101章 解开衣服我看看/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回头一脚踹出去,陈诚身子飞起来,撞在墙上又折了回来,毛日天再一拳打在他头上,这小子就直挺挺倒下了。

毛日天松了一口气,好在这小子不堪一击,要是动作再快一些,恐怕自己从窗子进来就来不及了。

回头看看金莎莎,这回露出害怕的神情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镜已经掉在床上了。

毛日天拾起眼镜给她戴上,然后伸手解开帮着她手脚的绳子,但是也不知道是被捆绑时间长了,还是被吓坏了,金莎莎还是保持着被绑着的姿势,而且短裙被扯到了膝下,也不知道提上,只是瞪着眼看着地上的陈诚。

毛日天伸手又帮她把裙子提上,金莎莎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赶紧往床里一缩,抬眼看着毛日天,大叫:“你是谁?”

卧了个槽,白天还看着自己笑,这功夫居然不认识自己了。

毛日天说:“我姓毛,和周镇长是朋友,白天还帮你拉选票了呢!”

“哦”金莎莎长出一口气,精神松懈下来,忽然看见胸口有血迹,又紧张起来,用手捂着胸口说:“我受伤了,快帮我叫医生。”

毛日天说:“上哪给你叫医生去,我就是医生,来,解开衣服我看看!”

金莎莎本能地往后一缩:“不行。”

毛日天说:“我真的是医生,你要是不用我那就打镇上的急救车,不过天黑路远,什么时候到可就不一定了,你这里受伤,不及时治疗要是感染了弄不好整个切除下去就惨了!”

金莎莎低头看看,前怀衬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伤口在左胸,试着很疼,也不知道伤口有多少深。听毛日天这么一说,真就没有主意了。

毛日天说:“你不用不相信我,我要是坏人还能冲进来救你么?你看看我的手。”说着举起来左手,他刚才在外边一拳打进来,被玻璃割破了手背,也流了不少血。

金莎莎说:“那……我相信你!”声音很低,都不敢直视毛日天的眼睛了。

“躺下。”毛日天吩咐。

金莎莎躺在床上,毛日天伸手解开了她的衬衫纽扣,然后把胸衣从道口那里撕开,一只鲜红的乳跳了出来。

只见金沙的左乳上有一道五公分左右的伤口,看着不是很深,但是还在不停流血。

毛日天伸右手罩在上边,涌动身体中的灵气,注入进去,现在用灵气杀菌消毒外加止血是最简洁的方式了。

金莎莎被他的手电的一抖,但是随即就感到伤口不疼了,不由感到奇怪,再看看毛日天一动不动,眼睛瞪着看着自己的胸脯,不由羞臊不已,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在成年男人面前展露过身体,也没有人碰过自己的小乳猪,没想到今天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和男人进行了第一次接触。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血止住了,伤口已经不那么张开着了,就连里边被破损的脂肪也愈合了不少,伤口看着不那么吓人了。

这两分钟的时间,金莎莎从一开始的惊恐,渐渐变成了害羞,这个时候又不那么害羞了,专注地看向毛日天,只见他剑眉虎目,齿白唇红,还真的是一个美男子,只不过一双大眼睛里时不时的闪烁出一丝狡黠。

毛日天收了右手,说:“我去找点纱布给你包一包,过两天我再用气给你治疗一下,就不用针缝了,免得留下疤痕。”然后一笑说,“要是留下疤痕,将来结婚了手感一定不好,不够滑!”

本来很认真地听着毛日天说话,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来,金莎莎一愣,下意识地用衣襟遮掩了一下露出来的那只乳。

毛日天说:“你先不要穿,我去找纱布,卫生室应该有。”

他刚说完,金莎莎忽然惊叫:“小心身后!”

毛日天也感觉身后有动静,头都没回,一脚反踹出去,陈诚一声惨叫,飞出去撞在墙上,然后再弹回来,落在毛日天脚下。

这小子刚才缓过来想要偷袭毛日天,没想到又挨了一下,这下踹的很重,趴在那哼哼唧唧真起不来了。

毛日天回头骂道:“小子,你还挺顽强。我先把你手脚砍下来,省着你不老实。”

毛日天回头把他的那把刀捡了起来,吓得金莎莎叫到:“不要呀!”

实际毛日天就是吓唬吓唬他,哪能真的那么残忍,但是陈诚不了解他,早已经被他的凶猛吓破了胆,真的以为会砍他的手脚,顿时吓得连声求饶:“大哥,我不动了,不动了!”

毛日天说:“卧草,我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好汉,那了半天就是个怂包。”说着把捆金莎莎的绳子捡起来,把陈诚的手脚捆死,然后才出去找纱布。

找到纱布回来,毛日天说:“金村长,我把你的衬衫全都脱掉你不介意吧?”

“为什么?”金莎莎用手捂住了胸。

“不脱下来怎么抱扎呀。”毛日天抖开纱布,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上的伤先缠了几圈。

金莎莎坐起来,也不说话,慢慢地抬着手臂,往下脱衬衫。

毛日天伸手帮着她拽下袖子,金莎莎除了胸前血红,小身板还是很白嫩的。

毛日天先用毛巾蘸着清水帮金莎莎擦净了身上的血迹,然后用纱布把金沙的伤口包裹起来,再在金莎莎在行李中找出一件衣服帮她穿上。他一边帮忙嘴也不闲着,说:“你看看我这个村长助理做的怎么样?来抬手……对了,擦擦这里……好了,对了,在抬手,我帮你穿衣衣……”就像一个哄孩子的保姆一样,把金莎莎弄得哭笑不得,心说这个小伙子长得挺帅,本事也不小,就是有点磨叽。

一切都收拾利索了,毛日天看看地上的陈诚,踢了一脚,问金莎莎:“这小子怎么样处理,报警抓起来吧,要不然贼心不死,你的安全就难以保障。”

金莎莎一犹豫,说:“让他走吧,他应该会长记性,不会再来了!”

陈诚点头:“是,我不来了,放了我吧!”

“闭嘴。”毛日天踢了他的嘴一脚,陈诚顿时就没声了。

毛日天见金莎莎可能是念及同学感情,不想做的太绝,但是这样一定会留下后患的。他正想这怎么样说服金莎莎的时候,忽然外边“噗通”一声响,像是有人从墙头跳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