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章 半夜跳墙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剌子也是湖山村一个无赖,要是以前毛日天和他说话带脏字,这小子早就火了,但是现在毛日天就是说日他祖宗,他也不敢发火了,知道不发火就挨两句骂,发了火搞不好就挨顿揍。

所以毛日天骂他,他还是笑嘻嘻地说:“我想见见丁梅,问问她用人不。”

毛日天说:“我是副厂长,用不用人我说了算。”

“呵呵,那就更好了,那你们现在用人不?”

“用。”

“那你看我行不行?”

“不行,我们找的工人都得品行兼优的,长相也得过得去,你即没有品行,也没有长相,要你干啥?”

“嘿嘿,别闹了。”

“谁跟你闹,赶紧滚犊子!就你这种逗疯子、骂傻子、听窗户根、扒老太太裤衩子的败类弄你进来岂不是个祸害,不但不用你,再敢进这个院子看我揍你不!”毛日天想起昨晚他偷偷爬进村委会的猥琐样就生气。

“妈呀,这孩子咋还急了呢,行了,我走还不行么!”杨剌子不敢招惹毛日天,本来看见养猪场招工,想要过来混几天赚俩钱,再者说老板丁梅是个俏寡妇,万一相中自己也一步升天了,没想到还没见到丁梅就被毛日天一顿臭骂撵出来了。

他出了大门往回走,边走边骂,但是干生气,知道自己惹不起毛日天。

这时候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回头一看,猪场大院又走出几个人,新来的女村长金莎莎和小美女柳小婵出来了,身后的丁梅毛日天一直送出挺远。

杨剌子躲在一棵树后边看着金莎莎和柳小婵走过去,就在身后不远处跟着,看着这两个美女的背影,眼睛狠不得穿透她俩的衣服,可惜他不具备透视功能。

杨剌子是个好吃懒做还好色的痞子,就这么在身后十米跟着这俩美女,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像荼毒,他下边都能起反应,都能来个小高氵朝。

金莎莎和柳小婵也看见身后跟着个男人了,知道是湖山村村民,也没当回事儿,哪知道这小子在后边意淫她俩呢。

金莎莎还和柳小婵研究这几天要把宿舍窗户装上防盗窗,避免像昨天一样钻进人去。

杨剌子昨晚被毛日天吓拉了,回到家洗裤子的时候就翻来覆去琢磨,感觉自己见到的一定不会是鬼,说不定是谁在耍自己,回忆一下那个跳出来追自己的没有脑袋的人,应该就是在头上蒙了一件衣服。

这小子也不是傻子,当时被陈诚的叫唤声吓到了,所以才惊慌失措,回来一琢磨,就知道一定不是鬼了,今天在山路上跟在金莎莎和柳小婵的小体型一逗引,他的色劲儿又上来了,常言道色胆包天,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决定今晚在铤而走险,再去村部看看,要是有机会,就搞定这个初来乍到的女村长,估计自己就是把她拿下了,她碍着面子,都不敢张扬,要不然以后在湖山村她哪能抬起头来做人,别看这小子小学没毕业,平时还总爱看个犯罪心理学之类的书籍。

晚饭之后,村委会的人都下班散了,金莎莎和柳小婵一个看电视,一个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视,金莎莎看的是财经新闻报到的内容,柳小婵看的是外景地的路边摊都有卖什么吃的东西。

看着看着,柳小婵上眼皮和下眼皮就总接吻了,困得实在不行了,手里的零食一扔,一头栽倒就睡着了。

金莎莎一看,笑着摇头:“真是个孩子!”过来帮她脱了外衣,塞进被窝里。、

也不知道毛日天把这个孩子送来给自己当保镖还是让自己来照顾她,不过多一个人陪着自己,总好过一个人住,本来金莎莎胆子不小,但是经过昨晚一闹,她是真的不敢一个人住在村委会这么大的院子里了。

晚上十点左右,金莎莎闭了电视,然后闭灯,她的灯刚一闭,柳小婵“扑棱”一下就坐起来了,把金莎莎吓了一跳:“小婵你干嘛?”

柳小婵“嘘”了一声,跳起来也不穿鞋,一晃就到了窗子前边,这时候金莎莎也看见了,窗子上映出了一个人影,她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她一声也不敢出,死死盯着窗子,眼看着柳小婵把头从窗帘缝伸出去。

窗外来的就是贼心不死的杨剌子,他刚从墙上下来,正赶上金莎莎就把灯闭了,他急不可耐地过来就想过来听听动静,没想到屋里的柳小婵听觉比毛日天还强,他一落地就人家就警觉了,而且还是在睡梦中。

杨剌子用螺丝起子轻轻撬动窗子,没想到里边窗插一响,窗户开了,一张小脸悄无声息地伸了出来,虽然柳小婵长得很漂亮,但是忽然间从黑暗中伸出来也是够渗人了,何况柳小婵还一脸笑容。

杨剌子昨晚被毛日天吓唬,今晚心里有准备,忽然间柳小婵伸出脸来,他抬手就是一螺丝起子,扎了过去,这要是戳上柳小婵的脸顿时就是一个窟窿。

但是柳小婵稍微一动,螺丝起子贴着她的脸就过去了,柳小婵侧脸一口,咬住了咬住了杨剌子拿着螺丝起子的手腕子,她的牙齿最近越来越是锋利,要不然也不会把野狗都咬跑了,这一口下去,四颗尖牙穿破皮肤,像钉子一样扎进杨剌子手腕,杨剌子疼的大叫一声,另一只手就往柳小婵脸上打去。

柳小婵一晃头,带动杨剌子的胳膊,他另一只手就打偏了,一拳打在窗户框上。

同时他的手腕上被柳小婵咬掉了一块肉下来。

杨剌子捂着手脖子就往回退,骂道:“麻痹的,你是什么东西?”

柳小婵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出了窗台,两个脚尖勾着窗框,纤细的身子悬在半空,摇来摆去,忽然身子一探,脸就到了杨剌子跟前,一张嘴,呲出血淋淋的牙齿,在月光下很是可怖,接着“秃噜”一声,一条鲜红的舌头吐出来,舔在杨剌子的脸上,杨剌子受惊,往后一退,脚下不稳,一个屁墩坐了出去,紧接着就地一滚,回身就跑:“鬼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