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章 鞭打村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问牛田东是不是派人去给定丁梅捣乱,牛田东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上回他在煞子沟要强上丁梅被毛日天踩了蛋蛋,回来疼的好几天下不了地,后来能不打听打听毛日天么。不过虽然打听到了毛日天不好惹,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毛日天就找到自己头上了,他认定了人家一撮毛去要钱,毛日天不敢打人,一撮毛也不会把自己给卖出来,所以没想到毛日天会突然出现,感到有一些意外。

不过毕竟是当村干部的,善于打赖,楞了一下就稳定了,说:“什么丁梅?我和她不熟,骚扰她干什么?我告诉你小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现在私闯民宅,我要是报警的话最低是个拘留,别以为你能打就可以为所欲为。私闯民宅在美国我直接用枪打死你都不犯法!”

“那你咋不上美国定居去呢?”毛日天说,“我没有证据就不来找你了,最起码你上次在煞子沟要强暴人家丁梅的时候那次我就是证人,人家丁梅不和你计较,你却没完没了,自己不敢出头,还找人替你出头,你要不要脸?”

牛田东说:“我要报警啦!”

毛日天把手机掏出来,说:“我借给你电话,不过你先看一段视频。”说着把一撮毛说的话放给他听了,然后把电话往他手里递过去:“报警吧,要是蹲拘留咱俩一起去,在里边我再收拾你。”

旁边柳小婵说:“我也去。”

“一边去。”毛日天推开她,这丫头也不知是以前就这样还是活吞了毒蛇以后神经有问题,反正是不太正常。毛日天一推开她,她马上进屋到厨房找吃的去了。

一进去,只见一个女人围着块毯子蹲在那儿,就问:“有吃的么?我有点饿了。”

“没有”李婶摇摇头,紧张地看着柳小婵。

柳小婵四外翻了一下,牛田东打了一年光棍儿了,自己基本不起火,都是在外边吃,厨房里啥也没有。她看看李婶神情紧张地蹲在墙角,就说:“是不是吃的都被你藏起来了?”

“没有。”李婶摇头。

“那你把毯子裹那么紧干嘛,一定在里边有吃的。”柳小婵说着伸手就拽毯子。

李婶吓得起身就往外跑,柳小婵多快呀,一把就把毯子夺下来了。李婶一个没收住脚,一个踉跄出了门,就这么不挂一丝地站在了毛日天面前。

牛田东楞了,李婶蒙了,毛日天乐了:“婶子,你要回家呀,一回我用摩托带你回去,不过你也得把衣服穿上呀!”

“妈呀,臊死我啦!”李婶扭着大屁股,捂着脸就跑回屋里去了。

柳小婵把毯子里外翻了一遍,啥也没有,往地上一扔:“啥也没有你裹那么紧干嘛!”

牛田东被她俩一打岔,都不知道怎么应对毛日天了。

毛日天说:“怎么样,还有什么话说?”

牛田东说:“我啥也不说,你给我出去!”

毛日天一脚就把牛田东踹倒了,踩着他的头说:“你妈的,老子是来教训你的,你还敢和我耍威风?”

牛田东说:“姓毛的,你别欺人太甚,我们老牛家不是好惹的。”

毛日天说:“怎么了?你们老牛家还是老牛的屁股摸不得么?今天我还就想动动你的牛腚!”回头招呼柳小婵,“妹子,抄家伙,打牛!”

柳小婵从厨房跳出来,到院子里墙边扯了一根柳条回来。

毛日天指了指趴在地上的牛田东的大腚,柳仙儿会意,回手就是一柳条下去,打得牛田东“哎呀”一声。

毛日天说:“今天就打你二十鞭,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要是再有下一次,我把你拉到你们屯子的打谷场上,让所有村民看着你挨鞭子!”

柳小婵听毛日天报出数来,更是跳着脚开打,一边打一边数:“二、三、四、五……”

头几下子牛田东倒还忍得住,打到十来鞭子的时候,重复的抽打就疼痛难忍了,老小子大声叫唤:“哎呀,别打了,别打了,我再不去招惹丁梅了还不行么!”

说话之间,柳小婵已经打完了二十鞭子。毛日天说“你打得有点快了,最起码让这老小子多忏悔一会儿!”

柳小婵说:“那我重头再打一遍?”

牛田东急忙喊道:“不用了,我已经很后悔了!”

毛日天说:“好,我信你一回,但是记着,下次会比这次更疼,而且更加丢人!”

“是是是……我记住了。”牛田东俩手捂着红肿的屁股说。

毛日天抬脚放开他的头,带着柳小婵走了出来,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这时候李婶已经穿好了衣服,见毛日天他们走了,从屋里出来了。

牛田东歪在地上起不来,伸着手说:“妹子,快来拽我一把。”

李婶一打他的手说:“你不说心里只有我么?原来你还在奔着人家丁梅使劲儿,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人家丁梅能看上你么!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说着也走了。

牛田东挣扎着爬起来,狠狠骂道:“姓毛的,我绝不能和你善罢甘休!”

不说牛田东这边拿着电话找他的侄子牛大癞,单说毛日天驮着柳小婵回湖山村。

直接到了村委会,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敲大门,金莎莎出来问:“谁呀?”

柳小婵一答应,金莎莎马上跑出来开门,埋怨道:“你跑哪去了,害得我担心。是不是和哪个小伙约会去了?”一眼看见毛日天,不由脸上一窘,笑道:“原来和你走了。”

毛日天说:“是呀,小婵帮我办点事,你们村部是不是应该给小婵配个手机呀,到时候联系起来不就方便多了。”

“嗯,可以考虑。”金莎莎点头。

毛日天问:“伤口怎么样了?正好现在不算晚,我再给你看看,免得留下疤痕。”

金莎莎一听,脸马上就有些红了,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往屋里跑的柳小婵。

毛日天说:“这丫头心无邪念,不会笑话你的。”

金莎莎羞涩地点了一下头。

毛日天把摩托车支在门口,和金莎莎一起走了进去。

柳小婵脑子里想的是自己的大事儿,到办公室里打座机给狗剩子,问他有没有替她把酒席剩下的鸡腿捎回来去了。

毛日天和金莎莎来到宿舍这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