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 尴尬的要死/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栾兰老公叫吴大力,是一个万山县一所中学的语文教师,是栾兰的中学同学,追了栾兰十年,本来栾兰对他并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被他十年如一日的锲而不舍精神感动了,在加上这么多年在外边拼搏,所见的不是花花公子,就是一些势利小人,论人品反而赶不上老实巴交的吴大力。

栾兰和吴大力结婚以后,吴大力从万分的欣喜,变成了万分的压力。因为栾兰很优秀,自己一人支撑着万山县远近闻名的大酒店,日进斗金,他这个小小的语文教师和老婆一比,就相形见绌了。偏偏吴大力人老实,不搞补课捞偏门的事儿,上课时候很认真地讲,不会想别的老师一样留后手,留到自己办的小课堂去讲,再说本来语文课补课的也少,他这么一认真讲,谁还来找他补课,即便有人找,他也是随时给讲解,不知道收点好处费。

这样就造成了吴老师只赚死工资的局面,在老婆面前,无论是经济上,相貌上,家庭背景上,都和栾兰相距很远,所以结婚以后吴大力才知道,婚姻并不是你喜欢就行,外在因素会压得你透不过气来,而且最要命的就是,由于压力很大,吴老师在性事方面也成了失败者,每次不到一分钟就完事大吉了,一开始还能用分钟计算,后来就可以用秒计算,再后来直接用下计算也可以,不出二十几下,就趴下不动了。

虽然如此,栾兰并没有嫌弃他,毕竟是自己的选择,至少和他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再说自己一天到晚的忙,也不太计较他那方面的本事。但是人毕竟在那方面也是有需要的,有时候在吴老师冲刺完了之后,也是不经意的一声长叹。这时候这一声轻轻的叹息,就好像钢针一样扎在吴老师的心窝里,恨不得钻到床底下睡去。

吴大力越是不行,心里就越是害怕,越是害怕,每次就越是紧张,越是紧张,速度越快,最近一次刚弄进去就一泻千里了。

吴大力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和栾兰过日子,栾兰和任何男人有交往,他都会疑心栾兰不喜欢他了,会不会抛弃他。但是又不敢说出来,栾兰虽然不和他发火,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万一惹火了她,就不是他吴大力能控制得了的了。

所以今天毛日天一进来,这个地地道道的妻管炎小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不敢表露,身前身后地端茶倒水,出去的瞬间,他又有意偷听两人说话。

毛日天眼尖,也是旁观者清,看出这个吴老师一肚子山西老陈醋了,趁他到厨房去给茶壶续水,就问栾兰:“兰姐,我给你看病的事儿,姐夫真的知道呀?他不会生气么?”

栾兰一笑,说:“不会的,我那天回来就和你姐夫说过了,他还说要好好谢谢你呢,我每次肚子疼他看着也心疼的。”

“那就好。”看着栾兰表现的很幸福的样子,毛日天还以为她真的事事如意呢。

这时候吴大力端着壶回来了,栾兰说:“老公,小毛说再给我治一治。”

“好呀,好呀,那……是在这里,还是在房间?”吴大力挤了个笑容出来。

“别在这儿了,在房间吧,床上躺着舒服。”栾兰到没在意,随口说了一句,但是吴大力脖子都红了,却不敢反驳,说:“那我收拾一下你们再进来。”那感觉,就好像是要给毛日天腾出地方搞他老婆一样。

吴大力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退出来说:“行了,进来吧。”

栾兰进来,知道毛日天要诊治的部位,直接就脱了外衣把裙子的裤腰推到了肚脐以下,躺在了床上。

毛日天让她取仰卧位,下肢屈曲。气海用3寸长毫针先直刺进二寸,上下徐徐提插三五次后,再将针提至皮下,向中极方向透刺两寸,按上法徐徐提插三五次,栾兰有强烈的沉胀感后留针不动;天枢针二寸,刮针手法,然后留针;足三里针二寸,提插捻转手法,持续行针至腹痛减轻后或消失后留针,以上两穴再同时起针。

栾兰在毛日天一双手的抚慰下,双目微闭,脸颊红润,气息稍微显得有些急促。

吴大力看了一会儿,感觉很不舒坦,转身到客厅抽烟去了。

毛日天又用灵气给栾兰按摩一会儿,说:“这回你再试试以后还疼不疼了。”

栾兰坐起来,整理一下衣服,说:“毛兄弟,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这么有本事,你咋不到城里来行医呢。”

毛日天笑道:“我会的,不过现在我自己对自己的医术都不摸底,至少等我熟练了,知道自己都会治什么病再说。”

栾兰也笑了,她以为毛日天是谦虚,实际上毛日天说得还真的是实话。毛日天要是凭着以前和老爸学的那一小点中医本事,在城市里还真的很难立足,但是有了灵气以后就不同了,现在欠缺的就是经验,像他说的,就是搞不明白自己还能治哪些病。

栾兰问:“那你都治过什么病呢?”

毛日天说:“治过很多了,就像上次我们村有个爷们儿,多年的阳痿不举我都给治好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的针灸加按摩有这么大的工效。”

“你说的是真的?”栾兰心中一动。

“你看我像是吹牛皮的人么?”

栾兰说:“你等着,我和你姐夫说两句话。”然后留下毛日天在房间里,自己跑到了客厅。

吴大力正抽烟呢,看栾兰出来,问:“治完啦?”

栾兰说:“老公,小毛说他能治得了阳痿不举!”

吴大力脸色一变,说:“我又不是那样!”

“但是你早……你不是时间短么,你让那个他给你看看,说不定真的能治好!”

吴大力憋红着脸说:“你和他说我时间短了?”

栾兰这才注意到,自己这么直接,可能是伤到老公自尊心了。赶紧拉着吴大力的手说:“没有的啦,只是随便聊,他说他能治这病,我就想到你每次时间都不长,所以出来问问你,难道你不想拥有高质量的夫妻生活么?”

吴大力虽然尴尬的要死,但是栾兰这句话说到心里了,自己要是总这个样子下去,只怕早晚有一天,漂亮的老婆会红杏出墙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