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章 借酒撒春/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瓶二锅头也没了,这回这几个人可就都醉了,连喝的最少杨雪也有些晕了,说:“你们喝吧,我可回去睡了,头有些疼了。”

杨雪起身要往出走,毛日天跟着站起来,说:“我上趟厕所,你扶着我。”

这俩人一起出了后门,屋里这边杨二虎抱着杨大虎哭上了,大虎说起来哥俩小时候就没有妈,他们老爹常年在外倒蹬小鸡儿,一个月在家呆不上个三五天,都是大虎伺候年幼的二虎,那时候的苦是没少吃,但是俩人从来没红过脸,二虎听大虎的,大虎也知道照顾兄弟。

小莲看着这哥俩在这忆苦思甜,笑着指给狗剩子看:“你看看……挺大老爷们儿……说哭就有眼泪,我真是服了!”

狗剩子这时候干张嘴,说话都费劲了,嘎巴了半天嘴,说:“你说谁呢?”

小莲给了他一巴掌,说:“傻东西,我这不是说你爸呢么!”

“我爸早死啦!”

“傻孩子……不能这么咒你爸……来,扶小妈回屋去。”小莲也多了,把狗剩子当成杨明了。

小莲扯着狗剩子就往出走,要上西屋躺一会儿去。

狗剩子东倒西歪地往出走,俩人走到西屋七八米的路程,连摔了三个跟头。

进了西屋,小莲就脱衣服,狗剩子看着直乐,说:“你要干啥,热啦?”

小莲说:“我浑身上下都发热!”

狗剩子说:“我去给你拿凉水去……”

小莲一把抱住他后腰:“不要走……陪着我!”

狗剩子吃得酒足饭饱,被她一下子勒住肚子,上边打着酒嗝,下边放了一个臭屁,小莲的脸正在他屁股上贴着呢,震得耳朵一动,皱眉说:“你哼哼啥,我抱着你不高兴呀……呀,你吃臭豆腐啦,嘴咋这么臭呢?”

狗剩子一把推开她,说:“不行,我要吐……”捂着嘴就往外跑,门槛子没过去,一个跟头摔到厨房去了。

这时候杨大虎和杨二虎听见外屋咣铛一声,这时候才发现桌上没人了,就剩下他们哥俩了。

杨大虎说:“他们跑哪去了……我去看看……”然后就往起站,结果刚站起来,一头栽进杨二虎怀里了,哥俩一块倒下去了。

这俩个大块头倒在地上就站不起来了,挣扎了一会儿,抱在一起睡着了。

毛日天把胳膊搭在杨雪脖子上出了房子后门往前走,杨雪勉力扶着他,埋怨说:“喝不了就别喝那么多,丢不丢人?”

毛日天笑道:“这不是……和你喝酒么,和别人……我还不喝呢,本来想把你灌醉了,谁知道……你这么有酒量。”

到了杨雪房间门口了,毛日天还要往后院厕所走,杨雪说:“你自己扶着墙走吧,小心些,厕所那边没有灯。”

毛日天说:“那你倒是扶着我去呀……万一我站不稳……一头扎进粪坑淹死咋办!”

杨雪骂道:“看你这本事,喝点酒再让尿淹死!我才不去呢,你自己去吧。”

毛日天扶着墙往后院走,拐过房山就没有灯光了,就听“噗通”一声,杨雪赶紧问:“怎么了?”

没有声音。

杨雪赶紧跑过去,一看毛日天在地上趴着呢。

杨雪费了好大劲儿把他扯起来,说:“你到底行不行呀,不行我把你送回家去吧?”

毛日天搂着杨雪的肩膀说:“别动,等我尿完的!”

“哗”

不知道啥时候毛日天把鸡鸡掏出来了,身子靠在杨雪身上就开尿。

黑暗中也看不见他往哪边尿呢,杨雪一动也不敢动,怕他呲到自己身上,直到毛日天浑身一抖,说:“好了!”她才打了毛日天两巴掌:“混蛋,你咋这么坏呢!”

毛日天说:“火龙果,我现在……浑身难受,你快扶我躺一会儿!”

杨雪说:“那你跟着我走,别全压在我身上,我可擎不住你……哎哎……别躺下……”

毛日天说着就要躺下,杨雪吓得赶紧用力支住他,说:“你坚持一下,到屋里去。”说着,费尽力气,把毛日天搀进了自己的房间,放在炕上。

毛日天被二锅头掺着五粮液烧的难受,抓心挠肝的,忽然身体中好像升起一道气息,来回窜动,所到之处,顿时感到清爽不少。毛日天赶紧引导这股气流运行,知道这是吃了龙珠以后的那道灵气,在自己启动来保护自己了。

这股灵气在体内不住壮大,毛日天血液中的酒精渐渐被逼出身体。

杨雪打开灯,回头一看毛日天,不由吓了一跳,只见他脸色苍白,满脸是汗。

杨雪赶紧拿了一条毛巾过来给他擦,触手冰凉冰凉的,杨雪吓得连忙推他:“小毛,你没事儿吧?”

毛日天的酒精被灵气逼出去大半,身体已经不那么难受了,头脑也清醒了,睁眼看见杨雪俊俏的小脸近在咫尺,忽然伸手把她抱住了。

杨雪措手不及,来不及推开他,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挣扎不开。

毛日天一翻身,把杨雪压在身下,用嘴吻住了杨雪的小嘴……

这俩人在炕上翻来覆去,一开始杨雪用力推搡,想要挣扎出来,但是几分钟之后,毛日天已经亲遍她的脸颊脖子,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杨雪渐渐不动了,刚才喝酒脸都没红,这时候却连耳朵都红了,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动着,说:“小毛,你要我也行,但是必须对我负责,我在这方面可是很认真的人,你要是以后干对不起我,我做鬼都要你的……”

没等说完,嘴又被毛日天给吻住了,这回毛日天已经完全征服杨雪了,俩人也是借着几分酒劲儿,平时心里想的,不敢做的,潜意识里压着的,这时候都激发出来了,毛日天见杨雪不动弹了,把她骑在身下,在炕上跪起来,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衣服裤子全扔地上去了,然后又趴在杨雪身上来亲。

杨雪不愧是外号叫小痞女,这时候痞子劲儿上来了,一把将毛日天推翻在炕上,把牛仔裤往下一脱,一翻身又把他骑在底下,说:“亲什么亲呀,没完没了的,来点痛快的吧。”说着来手一抬,身上的T恤也扯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