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路遇匪徒/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梅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路中间横着一辆农用三轮,在它一边还倒了一辆牛车。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了公路边,双手来回摆动,示意他们停车。

“难道是车祸?我们停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他们什么。”丁梅说。

“我咋感觉这个男的不像好人呢,会不会搞事情的呀!”毛日天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停下了车。

那个魁梧男人有三十几岁,一条脏兮兮的迷彩裤子挽着裤角,穿件格子衬衫敞着怀,露出里边黑黝黝的肌肉,像是一个农村的汉子。这人拉开毛日天的车门说:“兄弟,我们车撞人了,能不能帮忙送一下医院,帮我抬一下就行。”

毛日天看看丁梅,丁梅向他点了一下头。毛日天跳了下来,走到了三轮车旁边,地上躺着一个人,也没有血迹,车子也没有损坏,车旁还站着两个年轻人,二十几岁的样子,眼睛都盯着毛日天看。

毛日天心里一惊:不好,这帮人来者不善!毛日天一看不对劲儿,赶紧往回走。但是已经晚了,魁梧汉子上了他的车,一把刀已经架在了丁梅的脖子上,威胁着丁梅也下了车,丁梅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地上躺的家伙也起来了,牛车上的那个农民打扮的人也下来了,这伙人一共是五个人,牛车下来的人手里还拎着一只猎枪,毛日天认识,那枪俗称叫双管洋炮,一共能放两枪,都是铁珠子,虽不及远,但近距离杀伤力很强,这人下来就把枪对准毛日天了。

毛日天一看对方有枪,知道现在硬拼是不行了,还是静观其变吧。

毛日天问道:“哥几个,有话好说,别动刀动枪的,吓坏了女孩子。”

大个儿一手抓着丁梅的手腕子,一手用刀指着她的脖子,笑着说:“我们就是求个财,你也不用害怕,不会杀你的,不过记得听话,把钱全拿出来。”

丁梅虽然心里怕得要死,但还是强作镇定,说:“钱在我车里的包里。你们拿去吧,然后放我们走。”

大个子应该是他们中的头子,向刚才躺在地上的家伙说:“蛮牛,去把包拿下来。”然后又对没拿枪的那个说:“别愣着,把这小子绑上。”

有一个家伙过来就绑毛日天,说:“站……站……站好了,手……手……就背后边来!”感情还是个结巴。结巴拿出绳子捆住了毛日天的手腕。

那个叫蛮牛的从车里拿出了丁梅的背包,递给了大个儿:“壮哥给你,就这一个包。”大个儿接过包,把丁梅推给了蛮牛,“抓着她,别让她跑了。”

壮哥弓着腰,把丁梅的背包翻了个底朝上,只找到了五百多块钱,骂道:“你妈的,跑长途就带五百块,钱都藏哪了?”

毛日天说:“我们是去要账的,结果没要回来,就剩这么多了。”结巴抬手就打了毛日天一个耳光:“没、没问你……你接……就接……就接……”

矮胖的蛮牛在一旁听得着急,说:“你接啥话!”

结巴说:“对!接……接啥话!”

壮哥翻出一部手机,看看也没有信号,又放回兜子,又翻出几张名片,念着:“湖山村煞子沟野猪生产基地总经理丁梅,这是你吧?”丁梅点了下头。壮哥说:“这么大的买卖,不可能不带钱呀!”突然他看见兜子里有几张银行卡,不由眼睛一亮,于是狞笑着对丁梅说:“赶紧把这钱取出来,要不你就别想回家了!”

“已经汇走了,都是空卡?”丁梅说。

“你到底取不取?”壮哥过去就钳住了丁梅的脸,丁梅想反抗,双手却被蛮牛死死地扭在了身后。壮哥用手里的尖刀在丁梅胸脯上拍了拍,说:“小娘们儿长得是真不错!你要是实在不想拿钱也行,那就做我老婆。”说着,用刀尖挑开了丁梅的一颗纽扣,里边的胸衣露了出来。

毛日天一看就急了:“大哥,都是道上混的,讲点道义行不,她是我的老婆,你给兄弟留点面子,钱不是问题!”

壮哥冷笑着说:“她是你老婆?现在不是了,是我的了!”说着把丁梅纤细的身子搂在了怀里,丁梅对他怒目而视,却又无可奈何。

旁边结巴又上来了,一手抓着毛日天头发,另一只手用拳头在他脸上狠击了三拳,嘴里还说:“让你……让你……让你不听话!”

毛日天被打的嘴里全是血,牙齿都是红色的了,但还笑着说:“大哥,出来混都是求财,不过要是祸害女人就太无耻了,你要钱我可以想办法,你放了这女的,我给你当人质!”

壮哥说:“放屁,这女的是老板,比你值钱,你别想骗我。”说着在丁梅脸上亲了一口,引得众贼哈哈大笑。

毛日天忽然飞起一脚,把拿着双管猎枪的小子踹出五六米远,进了壕沟。

然后双臂一震,挣断了绳子,一把抓过身边的结巴,对着他就是三拳,叫到:“让你……让你……让你打我!”

三拳把结巴给打晕过去了,毛日天一个箭步就奔壮哥。

壮哥放开丁梅,拎着匕首就奔毛日天,俩人对接在一起,这个壮哥还真的是好身手,躲过毛日天一拳,挥手一刀就扎过去了,毛日天一闪身,退到一边,顺手把那个叫墩子的一拳也打进壕沟里了。

这时候那个赶车的农民打扮的人忽然从腰里扯出一只手枪来,对着毛日天就是一枪。

毛日天不由吃惊,他妈的哪来的装备这么好的劫匪,居然这么多枪。

他翻身躲开农民的一枪以后,再看大壮也从后腰拿出一支手枪来。

这时候被他踹下壕沟的那小子拿着猎枪也爬出来了。

毛日天身手再快也挡不住三枝枪呈三角式围攻,赶紧一个跟头跳进壕沟,顺着壕沟跑出几步,飞身跳出来就进了路边的树林子,身后子弹在身边“嗖嗖”的飞,忽然间肩膀一疼,一颗子弹穿透了自己的右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