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 强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不敢停留,飞奔到了林子深处,躲在大树后边,看看那些人没有追来,这才撕下衬衫把自己的肩膀包扎一下,默运灵气,进行自我疗伤。

丁梅被扔在匪徒中间,早已经吓得不知所措,见毛日天逃走了,她不由长出一口气,只要小毛出去报警,自己还是有救的。

但是随后她就又紧张起来了,这五个人没有追毛日天,回来就把她捆绑了双手,拉上车了,又用手巾围住她的眼睛,然后开车就走上了山路。

也不知走了多久,总之道路颠簸的很,外边树枝刮在车上哗啦啦直响,应该是条偏僻的小路。

车停了,丁梅被拽下车,就听那个壮哥说:“你们把车送林子里去,然后就回来,那小子身强体壮的,动作快得吓人,一定要防备他回来救人,我先审问一下这丫头。”

农民问壮哥:“你不把他送给老大呀?”

壮哥说:“我这不是先帮老大审问一下么,要是有了意外收获,也是功劳一件呀!”

旁边那个蛮牛笑道:“大哥,你是不是得给这丫头做一个全身检查呀?”

“必须做,我做完检查,看安全了再让你们来查!哈哈”

壮哥说完,拉着丁梅就走,丁梅吓得尖声大叫,连蹦带跳。

壮哥身体强壮得很,一弯腰把丁梅扛在肩膀上,就进了一座木屋。

丁梅被扛进了木屋里,扔在地上,因为反绑着双手一时也爬不起来了。壮哥点亮煤油灯,迫不及待地脱去自己的格子衬衫,伸手又扯下丁梅的蒙眼布,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嘻嘻地说:“这娘们儿长得可真嫩,今天让你尝尝我老子的钢枪是不是比你爷们的硬得多!”说着就脱了裤子,伸手又来扒丁梅的衣服,丁梅用尽全力反抗,躺倒地上双脚乱蹬狂踢,闹得这个壮汉一时还真近不了身。

壮哥急了,身子压不上去就咔嚓几下把丁梅的裤子给扯开了,看着她乱蹬的两条大白腿,这壮哥更兴奋了,跳起来不顾一切就扑了上去,压得丁梅“妈呀”一声,壮哥搂住她的脖子就开亲,唾沫星子蹭了丁梅一脸,丁梅双手被压在背后,两腿也已被压住排不上用场了,急得她又哭又叫,心说我丁梅的清白没想到今天竟会毁在了这么一个龌龊的人手里!

丁梅被壮哥按在身下,手动不了,脚抬不起来,急得又哭又叫,正巧壮哥在她脸上脖子上乱亲,耳朵凑到了她的嘴边,丁梅一张嘴就咬住了壮哥的大耳朵,壮哥疼的直叫:“哎呀,松嘴,要不我打死你!”

丁梅狠狠咬了一口之后松了松劲儿,但把耳朵还是叼在嘴里,只要壮哥稍一动,她就加紧狠咬。壮哥说:“你松嘴,不松开我打你啦!”

丁梅本想要挟壮哥放开她,但是苦于嘴里叼着耳朵说不了话,壮哥在她肚子上打了一拳,但抬不起头来也用不上多大的劲儿。丁梅忍着疼嘴又用了一下力,壮哥还挺怕疼,生怕丁梅急了把自己耳朵咬掉了,嚷道:“好吧我不打你,你也别咬我,不过我兄弟一会儿就过来了,到时候没你好,我劝你还是松开我。”

壮哥趴在丁梅身上,丁梅嘴里叼着他的耳朵,俩人僵持在了地上,这场景要是有个第三者看见肯定觉得滑稽,但他们俩人的心情可都不爽,壮哥觉得丢人,一会儿手下哥几个来了要是看见还不得笑话他,但是真要他舍弃耳朵忍着疼挣开他还真没有这勇气。丁梅闻着壮哥头发上的油泥味不由觉得一阵恶心,但还是得忍着咬住耳朵,不敢松懈,虽不指望能就此逃脱,但可以暂时保身。

壮哥说:“丫头,要不这样吧,你松开我,我保证放了你咋样?”

“……”丁梅说不出话来。

“我保证不骗你,要不你这样也跑不了,松开我就放你走,保证放!”

丁梅知道他肯定是在骗自己,但是也没有良策,于是动了几下肩膀,壮哥还挺明智:“哦,好,我明白,我先帮你把手松开。”说着把手伸到丁梅身下解了绳子。

丁梅手一脱缚马上支撑着想起来,壮哥配合着她,扶着她的腰往起站,站到一半的时候,壮哥趁丁梅不备,突然一推丁梅用力一挣,居然被他逃脱了,丁梅吓得大叫,壮哥捂着耳朵乐了:“小样,还想困住老子!”

壮哥狞笑着又逼近丁梅,丁梅一步步后退,退到一个凳子旁,刚要抄起凳子防身,壮哥一步就扑了上来,从后边抱住了她……

毛日天可没有去报警,他担心丁梅落在这些人的手里哪还有好,多单隔一会儿就有可能被他们侮辱了。

毛日天在林子里跟着他们的汽车跑,汽车在山路上开不快,而毛日天此时心里着急使出全速,汽车和三轮车根本拉不下他。

毛日天追到汽车停住的时候,躲在大树后环视了一下,天虽已经擦黑了,但还看得见周围的景物,这是一片林子的中间空场,离他们几十米的地方山坡上有一排木屋。大概有十几间,都是用没扒皮的木板钉的墙壁。丁梅已经被壮哥扛着着往坡上走,进了一间木屋,其他人送车去了,结巴开着三轮车,蛮牛和那个农民打扮的人开着毛日天的箱货往林子深处去了。

还有一个赶着牛车的不知道哪去了,估计就算是来这里也得一会儿时间,现在是最好的救人时机。

毛日天等车都走远了,猫着腰悄悄地凑近木屋,隔着木板缝往里一看,只见丁梅这时候刚好被壮哥在身后抱住,毛日天一脚踹开门就冲了进去。

壮哥吓得赶紧回头,伸手就往地上的手枪伸手过去,毛日天一脚踢过去,手枪直接就进了地炉子了,毛日天跟着一拳挥过去,正中壮哥太阳穴,壮哥直挺挺就倒下去了。

丁梅气得拿起一只板凳就砸在壮哥脑袋上,壮哥的头顿时流鲜血来。

这时候就听门外牛车声音,一个人喊道:“都死哪去啦?”

毛日天回头在门口嵌开门缝一开,赶牛车的小子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