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给老板娘当马骑/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背着丁梅软乎乎的身子,感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鼻子里飘荡,不由深深闻了两下,这是丁梅的体香,很是醉人,要比香水味还要好闻,这才是典型纯正的美人味儿。

而这时候毛日天背上丁梅也在偷偷地闻着毛日天身上散发的男子汉气息,不由得面红耳赤。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心里对对方产生喜恶,气味也占有很大的因素,人是源于动物,动物的交流主要就是靠气味的,不过人已经进化了,视觉感官语言交流已经成为主导,但是原始的本性并没有丧失,对异性身上发出的气味还是很在意的,就算你是一个有着倾城倾国之貌的美女,身上散发着一股子狐臭的味道,恐怕也是难以让人喜欢的。毛日天和丁梅本来并不是相互多欣赏的人,但是通过这么近距离一接触,身体气息的一交流,相互之间就感觉更近了一层。

也不知有走了多久,毛日天的汗已经把背心和丁梅的衬衫都湿透了。丁梅说:“快歇一会儿吧,走这么远了,他们就是想追一时也找不到咱们的,你别累坏了。”

毛日天慢慢把她放下来,然后一下就躺在了草地上,丁梅吓了一跳:“你怎么了毛日天?”

毛日天一笑:“死不了,我早就累得不行了,就等着你说歇一会儿了,我就是想看你什么时候说。”

丁梅也笑了:“你个傻瓜,累了就歇呗,我要不说话你还走一夜呀!”

“是呀,作为一个合格的司机,把车丢了就得给老板娘当马骑。”

“我可没那么刻薄,不过你当马还是挺合格的,那就再当一会儿。”说着一屁股往毛日天的肚子上坐去,毛日天吓得赶紧躲:“你还真怕我累不死呀!”

丁梅坐在地上“咯咯”地笑,她就是和毛日天开个玩笑,哪会真的坐上去。

毛日天翻身坐起来,看着丁梅,皎白的月光映在丁梅的笑脸上,毛日天愣了一下神儿。

“你傻看什么?”丁梅问。

“姐,其实你笑的时候特别好看,为什么在猪场的时侯总爱板着脸呢?”

“唉,哪有那么多可笑的事。”丁梅叹了口气,收了笑容。

毛日天说:“我真搞不懂你,你这么年轻就这样有钱,为什么还不见你快乐呢。”

“钱虽然很重要。但它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有钱并不代表拥有一切,我也不是不快乐,可能是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儿子就总说我像个老太太似的。呵呵,妈妈也说我少年老成,实际我也很爱玩的,只是内向一些,不太爱表达自己的感情。”

“你现在不是在表达?”

“呵呵,是呀,和你这家伙说你也不懂。”

“你居然叫我家伙,看来你和我在一起也学得粗鲁了。”毛日天笑着说。

丁梅抱着双膝坐着,看着嬉皮笑脸的毛日天,他说话虽粗俗,但是直接,并不掩饰心里,做事虽顽皮但不失大义。经过这大半夜的共患难,她又发现了原来毛日天还是有不少优点的。

俩人歇了一阵,起来又走,走走停停,大半夜的时间过去了,始终是在山里转,还是找不到公路。又上了一个山坡,毛日天放下丁梅,一屁股坐到地上:“我可走不动了,再走别说那帮坏蛋找不到我们,我自己都快找不到自己了。”

丁梅从包里拿出手帕,替毛日天擦了擦汗水,说:“要不咱们就在这等天亮了再走吧。”

“在这儿呆着不动还不得喂了蚊子。”毛日天说着啪的一掌打死了一个叮在自己脸上的蚊子。这时两个人胳膊上脸上,裸在外边的皮肤都被蚊子叮了不少的大包,痒得要命。丁梅从包里又找出花露水来,在俩人的胳膊上擦拭,毛日天一抬大腿,指着大腿根儿说:“这里还叮了个包。”丁梅把花露水的瓶子往他怀里一丢:“自己擦!”

毛日天拿起花露水自己在腿上擦拭,问丁梅:“姐,你包里的东西他们没动吧?”

“嗯,都在。他们可没想到会被我们抢回来。”丁梅拿出电话看看,又举到头顶摇一摇,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

毛日天突然问道:“姐,我采访你一下,你说今晚我要是冲不出来,救不了你,你真被人那个喽,你会怎样?”

丁梅没想到毛日天会问这问题,想都没想就回答:“那就会去死,决对不会活着了!”

“你们女人把这事看得可真重,要是我被不喜欢的女人给强迫喽,我估计我也就是恶心几天,不会怎么样的。”

“孩子话,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丁梅问毛日天:“毛日天,我也采访你一下,面对他们的枪支,你怕不怕?”

“不怕,我从小胆子就大,从来不知道害怕俩字咋写。”毛日天心说,谁他妈那不害怕呀,刚才这一枪要是再偏一点,就从我脑袋穿过去了。

丁梅哼了一声:“你真勇敢,我被他们抓住的时候,也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过那时心里挺害怕的!”

毛日天继续装:“别怕,有我在,你就不会有危险!”说着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时头上的树枝上突然掉下一条东西来,正掉在丁梅的脖子上,毛日天吓得一下就蹦出老远,大叫:“蛇!是眼镜蛇!”

丁梅感觉脖子后冰凉的东西在蠕动,吓得不敢动弹,惊恐地说:“快帮我拿走它呀!”

毛日天一看,那只蛇已经挺起了头,对着丁梅的脸直吐信子。毛日天顾不得许多,扑过去一把就把蛇从丁梅脖子上抓下来,轮了两个圈摔在地上,跳起来一顿乱踩,丁梅已经回过神儿来了,看见毛日天还在地上乱蹦呢,嘴里嚷着:“踩死你,踩死你,我踩……我踩!”

丁梅看看地上,又看看毛日天,说:“蛇都跑了,你踩什么呢?”

毛日天这才看看脚下,啥也没有,不由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勇敢,竟然敢用手抓眼镜王蛇。”毛日天忽然感觉胸口有些疼,撩起T恤一看,脖颈下边的地方有两个小孔,像是蛇吻,忙对丁梅说:“你快看看我这里是不是被蛇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