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章 算卦/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杏花给他俩拿完衣服就回到里屋去了,毛日天和丁梅赶紧穿衣服,丁梅看了毛日天一眼:“转过去,我把裤子还给你。”

毛日天转过去,说:“你也不要偷看我呀。”

“我也转过来。”丁梅说,意思是俩人背对背换衣服,但是她一转过去,毛日天回头偷瞄了好几眼她的身子,她都不知道。丁梅那曾经令毛日天情窦初开的臀部还是那么的浑圆。

丁梅把毛日天的裤子还给他,穿上了杏花的衣服,虽然样式土了点但还算合身。毛日天穿回自己的裤子,又穿上一件黑色的大衬衫,显然这是件中老年的衣服,一定是杏花的爸爸的衣服。

大婶做好了饭,招呼俩人吃饭,然后又对里屋的杏花喊:“快去叫你爹回来吃饭,就说家里来客人啦,这老不死的一天就知道闲扯淡!”回过头笑着对毛日天说:“老牛家新买了个投影机,他爹去看放二人转跳大神了,这一天信神信鬼的,就愿意看那玩意!”

杏花出去了,毛日天忽然心里一动,对丁梅低语到:“你想不想成全一下这对奸夫**?”

丁梅说眉头一皱:“你别说那么难听的话好么,人家是一对小情侣,让你一说咋这么难听。你说咋成全呀?不会是逼着人家老爸嫁姑娘吧”

毛日天说:“你是不是以为我除了打架就啥也不会了,我脑子灵光的很,会的东西多了。”说着伏在丁梅耳边低语了几句,丁梅疑惑地问道:“能行么?”

“管他呢,你就装傻不说话就行,咱们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行的通,也算是成就一份美好姻缘!”

过了一会儿,杏花自己先回来了,告诉娘:“爹说他看一会再回来,让咱们先吃,他不饿,我说来客人了,他还不信。”

大婶骂了一句:“这个老不死的,不等他了,我们吃。”

毛日天和丁梅都饿坏了,虽是粗茶淡饭,但也吃得狼吞虎咽,感觉这顿饭简直就是山珍海味一样。

吃过饭,丁梅踮着脚帮着大婶捡碗,到厨房去收拾,杏花在屋里收拾,毛日天凑过去问:“姑娘,我看你面带桃花,今天是不是做了什么姑娘家不应做的事呀?”

杏花一惊,手里的抹布差点掉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毛日天,不知怎么应答。

毛日天笑道:“不用怕,我是半仙之体,能掐会算,我今天住到你家就是想来成全你的姻缘,但是你得听我的吩咐。”

杏花愣愣地点了点头。

杏花的爹回来时都很晚了,摸索着上了炕,拍了一把老伴儿说:“嘿,你还不去看,跳的可带劲儿了,?不信不行,这大仙真是厉害!”

就听一个男声说话:“大叔你回来啦?”

把杏花爹吓的噌一下就蹦地上去了,顺手拉开灯吼道:“谁?”

毛日天从炕上坐起来:“大叔,我是过路来借宿的,大婶在里屋和杏花还有我媳妇在一起睡呢!”

老头还是疑惑警惕地望着毛日天,杏花说家里来客人了他还没信,以为是骗他回家吃饭呢,这时他想起来杏花的话,就问:“你们是哪来的?到这干嘛?”

毛日天说:“我们是从万山县过来的。”

“万山县的咋跑这里来了?”杏花爹冷静下来,坐到了炕沿上,他可比杏花娘警惕性要高得多,忽然来了陌生人要问个明白。

“说来话长,我是一个给人看病的半仙之体,最近我媳妇得了邪病,一开始我说给她破破,但她不信我,结果前几天被脏东西附了体,睡到半夜起来光着脚就跑,我一直从万山县撵到这里才撵上她。”

“从万山县到这儿?光着脚?真的假的?”杏花爹半信半疑。

“大叔,咱素不相识的,我骗你干啥?”

“那咋住我家来了?”

“这不是我替她把脏东西驱跑了么,她这才知道脚疼,一步都走不了了,脚也肿了,所以在你家这借个宿,准备明早坐车回万山县。”

杏花爹看看里屋,见也闭了灯,就没说啥,要不他一定见去看看毛日天的媳妇到底病啥样。

山沟里的乡下人心眼实在,听说谁有难愿意帮忙,听毛日天白唬的有声有色的,也有些信了,爬到炕上靠着墙坐着和毛日天聊了一阵子家常,听说毛日天会看病他很感兴趣,一个劲儿地问这问那,毛日天跑江湖的那一套见多了,对答如流,还真把这老农唬住了。

毛日天说:“我不但会看病,还祖传的相术,可以人的面貌、五官、骨骼、气色、体态、手纹等推测吉凶祸福、贵贱夭寿。”

杏花爹来了兴致,一定要毛日天看看他什么时候发财,毛日天不用读心术就看出这个老头就是个财迷,说:“财运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心存不轨念更是会把运势都打乱。”

杏花爹问:“啥是心存不轨念?”毛日天解释就是损人利己,断送别人的幸福来满足自己就会招来祸宰!

杏花爹又问:“那你媳妇这病算不算祸灾?”

毛日天说:“当然算,就因为我媳妇是我花钱买来的,人家不愿意,但我拿了十万块钱给她爹当棺材本,她爹就把她嫁我了,结果娶来以后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就是来折磨我的。不过她爹也没捞着花那钱,去银行存款的时候遇上贼钱都丢了。”

杏花爹说:“那你也没算出来会是这结果?”

毛日天叹气说:“这不就是贪图我媳妇长得漂亮么,明明知道命相不和还要贪图美色,不折磨我折磨谁!”

毛日天给杏花爹看了手相,说道:“掌为龙指为虎,只许龙吞虎,不许虎吞龙,龙吞虎必享福,虎吞龙必受穷!你老这掌心长过手指这是福相。”把杏花爹乐的胡子直抖。

毛日天又说:“看你的面相也不错,通天的鼻子元宝耳,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本应是个富贵之人,落于农家也得是个财主,不过据我看来您老家境和你的面相不符呀!”他把以前听过的算命的词能用的全都用上了。

杏花爹疑惑:“那是为啥呢,是不是被谁方的我发不了财呀?”

毛日天像模像样的不端详一阵杏花爹,摇头道:“我还是别说了,说了你老该不愿意听了。”

杏花爹是个急脾气,话说一半哪能行,连忙表态:“你就直言吧,我听得进去,不会生气的,你说的头头是道,一定是有些本事,你要是能给我指条明路我发了财也不会忘记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