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章 出人命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眼镜的财会女经理赶紧把条子递给会计,合完了账目,让出纳给毛日天过账。

毛日天往出走的时候,眼镜女跟着送了出来,说:“毛先生,你看这钱我们都结完了,你是不是把那个视频删了吧?”

毛日天说:“删了倒是好说,不过你刚才在电梯里的表现让我很不爽,你在我面前说一句,刚才的屁是你放的,我马上那个就删了。”

女经理一愣,很是尴尬,说:“不是我放的。”

“我认为就是你,你说不说?”

“好了,”女经理四下看看,走廊没人,小声说:“刚才在电梯里是我放屁。这行了吧?”

“是你放屁还诬赖别人?”

“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嗯,你还挺听话的,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合作,我就不和你为难了,不过记着,以后在办公室亲热插好了门!”

毛日天说完,在女经理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转身走了,女经理气得直骂:“臭流氓!”

毛日天开丁梅的宝马车,直奔车展销售中心旁边的一溜4s店,和售车小姐扯了好半天,好车看了个遍,最后终于看中了一款几万块钱的东风小康面包车。毛日天买车不是来装逼的,是来回拉鱼的,所以还是买了一个经济实惠的,等以后有了钱再买装逼的车。

把手续办完,约好了明天来提车,毛日天就开车回家了,忙活了大半天,回到鱼塘的时候都是傍晚了。

大贺小贺做了饭,红烧三斤重的大鲤鱼。

海老头这段时间也不吃生鱼了,他觉得还是把鱼做熟了好吃。

毛日天刚要吃,狗剩子在外边风风火火跑进来了,手里拎着一桶散装酒,说:“我在村口就看见你开车回来了,干叫你也不停,你是不是带了啥好吃的不想让我吃?告诉你,你还欠我一万块钱呢!”

毛日天拿过酒来倒满一碗,说:“先别提那一万块钱,那个小姑娘呢,县里来人接她了么?”

狗剩子手一摊,说:“接个屁呀,县里来人了,结果到处找不到那个小姑娘。”

“咋回事儿,你先把筷子放下,说说那姑娘哪去了?”

狗剩子说:“你走了以后没多久,那个丫头就发现你不在了,也不说话,屋里屋外地找,我问她找啥,她就说‘毛毛’俩字,在就不说了,二妮儿猜她一定是找你,就问‘你是不是找小毛呀?就是毛日天那个混蛋?’那丫头就使劲儿点头。”

“后来呢?”毛日天想象着雯子焦急地找自己,而自己却偷着跑了,多少心里有些不安。

“后来她找不到你,就要走,我拦着她不让走,这个小丫头急了还要咬我,我和二妮儿一起把她抱回屋里去了,我按着她,二妮儿给她找电视节目,总算是找到一个她愿意看的,她才不再挣扎了。”

“她愿意看啥节目?”一边的海老头问。

“动物世界,赵忠祥解说的。”狗剩子说。

“哦,我喜欢看拉丁舞,那里女的穿的是真少呀!”大贺说。

“谁问你了。”狗剩子说。

“你问不问我我也是爱看拉丁舞。”

“别几巴打岔,爱看回家看去!狗剩子接着说。”毛日天有些心烦,让狗剩子快说。

狗剩子又说:“好歹的哄了这丫头一上午,中午咋吃饭她说啥不吃,二妮儿先后做了六个菜,她连看都不看。就在这个时候外边方嫂领人来了,我就和二妮儿出去接方嫂,因为害怕被雯子听见要带她走,所以我们是在院子里说话的,和福利院的人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在进屋的时候,雯子不见了,我屋里屋外地找,比雯子找你的时候还细心呢,可是没有!而且我发现家后院的鸡丢了一只!”

“鸡有啥重要的,快说找到雯子没有?”毛日天关切地问,雯子这女孩儿对他很是依恋,他也不由自主对雯子有一种亲近感。

“雯子没找到,后来在院外找到我家那只鸡了,死了,脖子血忽淋拉的,身子里血被吸干了!”狗剩子说。

“啥意思?你是说雯子吸了你家鸡的血,然后跑了?”毛日天问。

“是不是雯子干的我不知道,但是那只鸡旁边全都是雯子的脚印。雯子也到现在没找到,福利院的人走了,说有消息再找他们。”

毛日天一听,有些吃不下去了,一口把碗里的酒喝了,说:“走,到你家看看去。”

狗剩子说:“我还没吃呢,再说雯子中午就走了,现在你上我家看啥呀,啥也没有!”

毛日天说:“那你吃吧,我自己去看看,二妮儿不是在家么,我问问她。”

狗剩子一听,拎着酒桶要跟着毛日天走,被海老头一把夺下去了:“都拿来了还带往回拿的,我们还没喝呢。”

狗剩子骂道:“草,一口没吃着,还把酒搭上了。”不过他还是跟着毛日天出来了。

毛日天刚进村子,就接到金莎莎的电话:“小毛你在哪?”

“村口。”

“你快到村部这里,有人死了!”

毛日天一听大吃一惊,一扯狗剩子,说:“快走,出事儿了。”

狗剩子眼珠子一下瞪起来了:“是不是谁又骚扰二妮儿了?”

“二妮儿个屁,是金莎莎和打过来的,在村部呢!”

“谁骚扰金莎莎了?”

“……”

俩人撒丫子往村部跑,到了村委会大院,只见里边已经围了不少的人,毛日天扒开人群走进去,只见杨大虎和杨二虎都在,地上躺着一个人,也可以说是一张人,因为这个人已经憋了,枯干的皮肤贴在骨头上,又是一具干尸。

金莎莎她们害怕,早就躲到一边去了,尸体旁边蹲着一个老女人在哭,是杨剌子的老妈。

杨大虎在那一劲儿吵吵:“你们村里也没弄个能管治安的出来,我兄弟的事儿咋办?”

他对村委会里本来就带着恨呢,这时候遇上这事儿,就好像抓住了金莎莎的把柄一样,在这张牙舞爪要说法。

毛日天问:“咋回事儿呀?”

杨大虎也没回头,说:“咋回事儿啥呀,你好使呀?”回头一看是毛日天,一下不言语了。

杨二虎说:“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婶子到我家和大哥家找了两趟杨剌子,就说没见他哪去了,我就出来帮她找找,结果在村部后院这儿看见杨剌子躺在草丛里,外边露一双鞋,我婶子认得这是杨剌子的鞋,我过去一提,杨剌子居然被吸干了,就和以前胡大彪是一个样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