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章 查案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看这道人影瘦弱纤细,动作灵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柳小婵,但是从门里露出一张稚嫩的脸,一双清秀带着惊恐的眼睛,却是雯子。

“是你?”

毛日天赶紧进来关上大门,到了屋里,开了灯一看雯子这个狼狈呀,身上衣服脏兮兮的,赤着一只脚,畏畏缩缩地站在那里,好像是在大地震里逃生的孩子。

毛日天扳着她的肩头问:“雯子,我问你,你是不是杀人了?”

“……”雯子就是摇头,啥也不说。

“你的鞋子为啥掉到村部墙外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是谁你告诉我1”

“婆婆……”

“哪个婆婆?”

“那人要扒我衣服……我害怕……婆婆来了……我也害怕,就跑……”雯子说话就好像语言障碍一样,断断续续,也说不明白,不过通过表情来看,毛日天猜想雯子肯定没有杀人,胆子这么小,怎么会杀了人又去吸光人家的血,这得多凶残的人能干出来!

这时候门外有人敲门,雯子吓得一下子躲在角落,毛日天说:“你不要害怕,有大哥在,没人能欺负的了你!”然后毛日天出去到院子里问道:“谁?”

外边狗剩子的声音:“小毛,快开门。”

毛日天骂道:“这么急干啥呀?被狼撵的呀?”

一边说一边去开门,是听身后声音响起,雯子跑了出来,在毛日天开门的同时,雯子腾空而起,飞越了墙头。

毛日天喊道:“雯子,别跑,自己人!”

狗剩子一脚闯进来,问道:“谁跑了?雯子回来啦?”

见毛日天呆呆看着墙头,狗剩子推了他一把:“你傻啦?”

毛日天说:“你见过会飞的人么?”

“谁会飞了?我只见过被你踹飞的!”

毛日天不再理狗剩子,冲到墙边,纵身跳起来,伸手把住墙头,借力一抬腿就上了墙。

狗剩子跟着冲过来,问道:“你这就叫飞呀?这墙头我也上得去。”

毛日天站在墙头上向外看看,外边黑茫茫啥也没有。

毛日天跳下来说:“刚才雯子轻轻一跳就飞过去了,我做不到,柳小婵估计也做不到!”

“那我试试。”

“拉倒吧。”毛日天一把拉住笨手笨脚的狗剩子,说,“那丫头实在是神秘得很,我要不是亲眼所见一定不会相信,也没见她助跑,到了墙边只是一跳,然后消失在夜色里了,我感觉她是直接飞出去的,没有落地!”

狗剩子说:“你说的是雯子,她刚才来了?”

“是呀。”

狗剩子说:“她既然在这里,那刚才我家的鸡都是谁给咬死了?”

“啥意思?”

“你快来,看看我家的鸡,五十多只呀,一直没有剩下,都死了!”

毛日天听着奇怪,就跟着狗剩子去了他家,到了鸡舍,只见遍地死鸡,都是被咬断了脖子。

“你不会是有怀疑是雯子干的吧?”毛日天摸摸死鸡,身上还温热呢,“雯子一直躲在我家,她身上可是没有一滴血迹。”

狗剩子挠着头说:“那会是谁呀?我也没得罪谁呀?”

毛日天说:“先别想是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些鸡秃噜了,然后冷冻上,要不然都臭了就不能吃了!”

“卧草,就知道吃,到是帮我查一查谁干的呀!”

毛日天说:“你不是治保主任吗,发挥你的洞察力,自己破案吧。”

狗剩子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说:“还是先把小鸡都秃噜了吧,要不然臭了真就白瞎了。”

第二天,村部住进来两个警察,是邢队长派来查案子的,一个叫齐喜,一个叫金立。这俩人一来就挨家挨户地调查走访,镇上高所长为了配合县局的同志,把杨明派回来协助调查了。

这天调查到了毛日天头上,毛日天正在湖边拿着鱼竿钓鱼呢,过来了四个人。

齐喜是个小队长,领着金立杨明还有新任治保主任狗剩子。

狗剩子一人身兼二职,即是丁梅养猪场的保安队长,又是湖山村的治保主任,都和安全有关,宛如自己就是个神探,可是人家县局的警察来了,再加上镇里派出所的协警杨明,他就只有跟在人家屁股后边帮忙了。

杨明离老远就招呼毛日天:“小毛,过来,问你点事!”

毛日天听见了也没回头,反手招了招,意思是让他们过去。

齐喜哼了一声:“这小子架子不小呀?”

狗剩子急忙解释:“他一定是不知道你们来了,杨明是他小舅子,他自然不会拿他当外人。”

杨明听着总觉得别扭,但是还没法反驳,谁让自己姐姐不争气,非要和毛日天在一起了,本来是毛日天虐自己,现在全家子都被他虐。

四个人来到毛日天身后,齐喜拿出警官证给毛日天看了一眼,说:“我是县局刑警队的,在调查你们村子的失踪案,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毛日天眼睛盯着水面,没有看他的警官证,说:“问吧。”

齐喜对毛日天的态度很不满意,说:“你能不能站起来?”

毛日天说:“我坐着不耽误说话,你问吧,要是不问就站远点,别吓到我的鱼。”他对县里的警察没有意见,但是看着是杨明带来的,就不愿意搭理。

齐喜忍着气说:“我问你,你前一段是不是收留了一个流**孩,叫雯子的?”

“是呀,失踪案和她有关系么,她自己都已经失踪了!”

齐喜说:“这个女孩儿曾经吸干了狗剩子家的一只鸡,紧接着你们村的杨剌子就被吸干了血,再接下来,那个女孩在你家里出现,而且身手很厉害,一跳就能飞跃两米高的围墙,你不觉得她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么?”

毛日天回头瞪着狗剩子说:“这又是你胡说出去的?”

狗剩子有点尴尬滴说:“啥叫瞎说,我这是配合破案,说的实话,我也想揭开谜底。”

毛日天对齐喜说:“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我相信雯子不会杀人,那女孩很弱,她很还怕人,如果没有人去侵犯她,估计她躲人还躲不过来的。”

齐喜说:“是不是凶手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你只要告诉我,那个女孩在哪就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