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章 大长腿刀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着,拿出银针,让陈锋脱了衣裤躺在沙发上,先用酒精消毒,然后手撵银针,在太冲、太白、三阴交大都、太冲、中封、昆仑、解溪、丘溪、丘墟、委中、绝骨;膝眼、阳陵泉、曲泉等穴位下针,然后双手不住在他疼痛之处按摩,输入灵气。

等毛日天把银针从他的穴道上取下来,陈锋试着站起来,居然一点也不疼了,不由双挑大拇指:“小伙子,你真有本事,你不用会别的,就这一招,就足够你走遍天下的了。”

栾兰笑着说:“干爹,人家小毛可不是就会这一下子,他会看很多病呢!”

“是吗,那小伙子,你这么大本事,就不要窝在乡村了,到县医院来,我向院长推荐你。”陈锋乐得来回走动,不肯坐下。

毛日天说:“我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到大医院吃不开的,再说我还在家养着鱼呢。”

陈锋听了栾兰介绍毛日天,知道他还在农村搞副业,也很是赞赏,说现在这么务实的年轻人不多了,对毛日天很是喜欢,一定留他下来吃饭。

陈锋老婆是县医院妇科的,今天有手术,没有在家,陈锋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留毛日天和栾兰在这里吃饭。

吃到一半,陈锋的手机响了起来,陈锋到一边接了电话,回来以后,问毛日天:“你们村那个失踪案,和一个叫雯子的女孩有关,你认识她?”

毛日天说:“是不是有人告我的状了?”

陈锋摆手:“没有,是邢队长和我汇报工作,他说到了你,知道你在给我看病,所以就想托我问问你。”

虽然陈锋说的客气,但是毛日天知道这件事儿也不好不和他说,不说反倒让他感觉自己亏心,就把认识雯子的事儿,从头到尾和他说了。

陈锋点头:“听你这么说,雯子不过是个精神有些问题的女孩子,我也感觉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杀死一个壮汉还吸干血,不过这件事或许和她有关,你要是再有她的消息,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了。”陈锋说着,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毛日天,这俩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傍晚时候,毛日天喝了酒,陈锋不让他开车,就留他住在自己家里。

谈到家庭,陈锋说起有一个女儿,是在云海市一中当老师,提到云海市,毛日天不由想起了呆小萌和柳小婵两个女孩子,这俩丫头跟着戴一龙回了云海市,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

那天柳小婵跟着戴一龙他们一直回到了云海市。

戴一龙住在半山区的别墅区里,后来柳小婵才知道,这里边住的人非富则贵,都是多峰市的名流。

戴一龙的别墅院子好大,花园里边各种稀奇乖乖的树木和怪石凛冽,流泉飞瀑,像一个小公园一样。

当晚戴一龙在宴会厅请柳小婵吃了一顿,坐陪的就有刀姐和雷豹,呆小萌对她哥哥态度不冷不热的,戴一龙对她也是一样,但是对柳小婵倒是很热情,一个劲儿让刀姐给她夹菜。

柳小婵狂吃一会儿,看看身边的雷豹,问道:“我看你好像很能打的样子,毛日天和人打架从来没有像和你打这么长时间。”

雷豹稍有尴尬,对戴一龙说:“龙哥,我回公司那边看看,就告辞了。”说着起身出去了。

柳小婵一笑:“这问句话还给问跑了。”

戴一龙说:“雷豹从小在少林寺做俗家弟子,一身的铁布衫童子功,居然被你的那个大哥给打败了,自然会有些不适应,你别怪他没有礼貌。”

柳小婵说:“怎么会呢,其实他也不必不舒服,毕竟又不是他一个人打不过毛日天。”然后眼睛又看向刀姐,刀姐的脸也红了。

要知道刀姐和雷豹那是戴一龙的左膀右臂,神盾公司的元老,今天输得这么惨,那是从所未有过的事儿。

戴一龙问柳小婵:“你哥哥说你也是一个会家子,不知道你是和谁学的本事?”

柳小婵说:“我有什么本事,不过是比毛日天厉害一点点而已。”

戴一龙知道柳小婵是在吹牛,就说:“你是个女孩子,我就让刀姐带你一段时间,把你打造成一个保镖,然后你就可以贴身保护我妹妹了。”

柳小婵看看刀姐,个高,胸大,臀翘,标准的一个服装模特形象。虽然她的两条大长腿神出鬼没的,不过让她来教自己?柳小婵呵呵了一声。

戴一龙看出柳小婵的怀疑,说到:“你不要看今晚刀姐没有赢毛日天,那是因为我只是让那个她试试毛日天的身手,她不可能下杀招,要是生死相搏,你的哥哥未必是她对手。刀姐今年二十七岁,她七岁开始练武,十三岁进入泰国特工总局进行魔鬼式训练,二十岁已经是一个特工高手。后来因为和领导不和,所以退出特工局,从此步入社会,做了一名职业保镖,跟我之前曾经是金三角乃猜将军的贴身保镖。”

柳小婵看看刀姐,又看看龙哥,想问一个将军的贴身保镖为什么会跟了他,但是忍住没有问。

戴一龙好像看出了柳小婵的疑问,说:“五年前我创立神盾安全公司,想要打造品牌,必须要有过硬的人才来捧我,我是花了重金才把刀姐请过来做我的保镖总教练的,她和雷豹不同,雷豹负责行动,而刀姐负责培训!”

柳小婵看看刀姐,笑道:“刀姐长得倒是很高,但是不知道本事高不高,不知道到教我什么呢?”

刀姐正在柳小婵对面,忽然对她横扫了一脚,柳小婵本能地向后闪了一下,躲过她的一脚,但是感觉肚皮一凉,低头一看,衣服上一道口子,露出了肚皮。

“什么情况?你的脚这么厉害?”

这时候刀姐又是凌空踢了一脚,这一次是对着桌子上的半个西瓜,脚在西瓜前扫过,西瓜纹丝不动,但是柳小婵看出了眉目,伸手一推,西瓜已经齐刷刷上下两节断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