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章 扒我裤子干什么/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呆小萌说:“你能看懂什么?”

“我咋不懂,陈茜老师在和黑龙会的人相遇的时候,我的直觉就感觉,她和黑龙会的人认识,刚才你大哥也证实这一点了。”

“你是从哪看出来的?”呆小萌疑惑地问,平时净看柳小婵吃东西来着,原来还会观察人了。

柳小婵说:“在黑龙会的人从车里出来抓你的时候,陈茜一点都没惊慌,我打跑了两个以后,她被人家用刀指着,还是看不出她真的害怕。后来我偷袭那个拿刀的家伙时候,她明明看见我了,却一脚把那小子踹开了,躲过我一刀。接下来,我们找到面包车那儿,那两个被绑在一起的男人看向她的眼神,我就感觉到了,他们一定认识!”

“我去!你还会分析事情了?”呆小萌很吃惊地看着柳小婵。

柳小婵得意地说:“那当然,你以为我就会吃饭呀?”

呆小萌很高兴地说:“那好,既然你不是没有头脑的人,那以后你就帮助我,因为我一个知心的人都没有。”

“你哥哥不是你最近的人么?”

呆小萌默默摇头,说:“虽然他对我不错,但是我对他亲近不起来,这些事以后再说,我总感觉大哥有很多秘密瞒着我,现在我们联盟,一定要找到他的秘密。”

第二天,戴一龙让呆小萌和柳小婵还正常上学,只不过这回他们的车后边,又多了一辆载着四个彪形大汉的车。

毛日天和陈锋喝酒喝到半夜,后来干脆就睡在陈锋家里沙发上。陈锋也喝多了,自己上了趟洗手间就卧室睡觉了。

到了半夜,门一响,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是陈锋的老婆舒敏,县医院的妇科主任。

她做了个妇科手术,所以这么晚了才回来,一进门,只见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头上蒙着沙发垫,在打呼噜呢。

舒敏还以为那是陈锋呢,皱皱眉头:“又喝多了!”然背后就去洗手间,把外衣都脱了,换上吊带小衣,下身就穿了一条裤衩就出来了。

她过来就给毛日天裤腰带解开了,说:“脱了再睡!”扯着两条裤腿一拽,毛日天两条结实的大腿露出来,舒敏这才感觉不对,陈锋哪有这么结实的肌肉呀!

她刚要伸手把毛日天脸上的沙发垫拿下来,毛日天自己就扯开了,有人脱他裤子还能不醒,沙发垫一把扯开,一看眼前站了一个穿了很少的中年女人,他吓了一跳,一时忘了是在陈锋家,还以为是自己家呢,叫到:“你是谁,扒我裤子干啥?”

而舒敏也同时叫了一声:“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毛日天往起一坐,吓得舒敏操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

不愧是动手术刀的人,下手就是够狠,把刚睡醒的毛日天打蒙了,下意识地往后一躲,躲过了头顶,烟灰缸却砸在他的十八厘米上,刚才睡觉时候梦见杨雪了,正和杨雪滚床单呢,十八厘米支起来老高,这时候一烟灰缸砸下来,烟灰缸弹出老高,也把毛日天疼的跳起老高。

毛日天当时就火了,伸手把舒敏拉过来按在沙发上,脱下拖鞋,照着她屁股就开抽。

舒敏吓得尖声大叫:“陈锋,快救我!陈锋!”

她这么一叫,毛日天醒酒了,对呀,了自己这是在陈锋家里呢,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哪还有问,陈锋老婆呗!

他赶紧一把捂住舒敏的嘴,低声问:“你是不是陈锋的老婆?”

“嗯……”舒敏点点头。

毛日天这个尴尬呀,松开了舒敏,说:“婶子呀,我是来给陈局长看病的毛日天,咱俩误会了。”

舒敏早就听陈锋和栾兰说起过毛日天,今天栾兰说找毛日天给陈锋看病的事儿她也知道,陈锋的老毛病在医院都看不了,身为医生的她岂能不注意听这个村医毛日天的名字,只是没有想到毛日天会睡在他们家。现在一听,顿时脸红到了脖子,说:“你看你,那你不说我哪知道,你打我干啥!”

毛日天捂着裆说:“拉倒吧婶子,你把我裤子扒下来了我还不能不自卫么?”

舒敏赶紧把裤子扔给毛日天,说:“是我误会了。”

这时候屋里陈锋喊道:“舒敏是你吧,鬼叫什么,还不睡觉。”

说着,睡眼朦胧的陈锋走了出来,看见毛日天和舒敏站在地上,也才想起来毛日天在,一看舒敏就穿了一点点衣服,赶紧说:“有客人在,你咋还都脱了。”

舒敏红着脸跑进卧室,骂道:“死鬼,我哪知道你会留人在家过夜,羞也羞死了!”

这时陈锋的电话响起来了,是他兄弟陈铭打过来的,说他女儿陈茜住院了,到现在昏迷不醒,让他赶紧过去。

一听这个陈锋可是急了,一把抓住毛日天说:“小毛,快跟我走,我家你姐出事儿了!”

“你家我姐?那是……哦你家我姐呀!”毛日天迷迷瞪瞪刚绕过这个弯子,陈锋两口子衣服都穿好了,说:“快走呀,你还想啥呢?”

“哦,明白了。”

几个人出来,陈锋开的是警车,带着他们俩上车,打火踩油门,急匆匆直奔云海市。

天亮的时候到了云海市中心医院,在急诊重症病房,看见了他们的女儿陈茜。

医生已经忙了半夜了,陈茜还没救醒,一个中男人在门外急得团团转,一看陈锋来了,过来握住他手说:“大哥,对不住,我没照顾好茜茜。”

这个就是育才中学的校董,陈锋的弟弟陈铭。

陈峰说:“你先别急,我带来了一位神医,很有本事,让他看看陈茜。”

陈铭没有孩子,陈家哥俩就陈茜这么一个宝贝疙瘩,拿陈茜不比自己孩子差,一听说毛日天是神医,扯着他就进了重症室,对在里边抢救的主治医师说:“你们行不行了,不行让我们这位神医试试?”

医生一回头,怀疑地看看毛日天:“你哪来了的呀?”

“湖山村,我是个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