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章 半夜偷窥/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又把眼神看向陈茜,用读心术看她,只见她脑海里那张丑脸变得无比狰狞,像是在承受痛苦煎熬一样。毛日天向前一步,把眼神挪向戴一龙的额头,只见他的脑海中情景竟然和陈茜一模一样,果然是心意通!

“让开些!”刀姐一巴掌打在毛日天后脑勺上,毛日天两只眼珠子在眼眶中跑了两圈才停住,到一边揉眼睛去了,不敢再看。

这时候戴一龙把手从陈茜头上拿下来,对刀姐说:“还是黑龙会的人,这个降头师功力大减,好像是受了严重的伤,即便我不出手,估计他也控制不住陈茜多久了。”

戴一龙去洗手间洗手的功夫,陈茜明白过来了:“我这是怎么了?”

“好了么?”毛日天问。

“好点了。”陈茜点点头。

“那说吧,我救过你,你为啥还要害我?”毛日天手指头又点在陈茜的额头上说。

陈茜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你说什么要害你,我没有要害你!”

和刚才的对白一样,下一步就该拿水果刀捅自己了,毛日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茶几,水果刀早就被他打掉到地上去了。

这时候戴一龙出来了,说:“她再次中了迷魂降,刚才的事儿是不会记得的,估计这一次要大病一场了。”

他走过来看看陈茜脸色,有些以外地说:“看她精神不错,连中两次迷魂降,一般人早就支持不住了。”

毛日天知道或许是自己刚才用灵气给她增加免疫力的效果,也没和戴一龙说,只是和他说起了刚才瘦高个的事儿。

戴一龙说:“那就难怪了,这个老家伙吃了你一拳,受伤不轻,估计一定会找个地方养伤去了,一时半会不会在产生威胁。不过也不排除他伤好以后,会卷土重来!”

陈茜听了有些害怕,说:“为什么这个降头师总是找上我来?”

戴一龙说:“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我看你还是辞去工作,到外地一段时间,你不在云海,他或许不会跋山涉水的去找你回来,这样我们也省心。”

陈茜说:“那我就和叔叔说一声,去美国待一段时间。”

戴一龙点头:“越远越好。”然后回头对毛日天说:“你留下还是跟我走。”

毛日天看看陈茜,说:“我把她送到他叔叔那里去,然后再回你那里。”毕竟陈锋走的时候有嘱托,不能就这么把她自己扔下。

毛日天把陈茜送到了陈铭的家,并没有上去,陈茜此时虽然没有病,但是也很虚弱了,也没和毛日天客气,自己上了楼。

毛日天往回走,打车到了戴一龙的家里,刀姐把毛日天安排在了客房中休息。

睡到半夜,毛日天起了个夜,然后就精神了许多,坐在那里想刚才的事儿,觉得戴一龙的本事真的是很高强,听柳小婵说他力量很大,而且又会法术,看来比自己强多了。

再看看人家的家,金碧辉煌的,连洗手间马桶都镶着钻石呢,不知道自己靠卖鱼什么时候能赚到这么多钱,再者戴一龙说自己要是给呆小萌当保镖,可以给一百万,不过感觉是不是有些低贱了,凭什么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就要给人家当保镖呀,自己的命不值钱么?

想来想去,他决定不给呆小萌当保镖了,要是她害怕日本黑帮,那就跟着自己回湖山村去,到时候有了难处,自己一样可以保护她。

但是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成了免费保护她,连一百块也赚不到了,那不是更贱么?

不对!毛日天自我安慰到,这样我保护她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她是我朋友,朋友有难,我自然挺身而上,谈钱就俗了,超越利益的帮助,这才是高大上!瞬间毛日天又觉得自己伟大了!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忽然听见窗外好像有动静,他趴在窗子上一看,戴一龙和刀姐一起往后花园走去。

啥情况?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往没人地方去,这个大长腿明摆着喜欢这个假正经,那么现在去一定是要搞些事情!嘻嘻,走,看热闹去!毛日天闲的睡不着,穿上衣服就往出走。

一边走一边想,好像不太合乎逻辑,这里是人家戴一龙的别墅,要是想和刀姐啪啪的话,在哪个房间不行,还非得到花园里去?难道这俩人有特殊爱好!就好像杨明和李颖一样,不害怕蚊子叮屁股,跑到芦苇荡中船震去……他妈的,想这个干吗?说好了以后不要再想李颖!

戴家的大院子花草成林,虽然点着照明的路灯,阴影部分也不少,毛日天隐身在阴影里潜到了楼后花园门口,顺着一片矮树丛过去,只见里边有一个凉亭,凉亭上边点着一支吸顶灯,照的里边很亮,戴一龙坐在石桌跟前,刀姐就站在凉亭外边,像是一个护法一样束手而立。

戴一龙一手拿了一只铜铃,一手掐着剑指,闭目盘膝,一言不发。此时正是午夜,皓月当空,院子里除了偶尔的一两声铃铛响动,静悄悄别无声息。

这啥意思?练功呀?

毛日天在树后边看了半天,这俩人连姿势都没换一下。

卧了个槽,还以为有肉肉可以看呢,结果人家俩人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邪恶!

毛日天刚想走开,忽然花园里无端的起了一阵冷风,紧接着一阵旋风从身边刮过,直接奔亭子那里去了。

毛日天瞪大眼睛看过去,旋风中竟然有一个人影,时有时无。

旋风到了亭子跟前停住了,只见戴一龙收了刚才的姿势,到了这股旋风之前,伸手对着旋风一扫,这股风平地消失,一个垂头丧气的人影站在他的面前,像一个待审的罪犯。

变戏法呀?大变活人?本来想走的毛日天停住了脚步,趴在树后接着观看。

只听戴一龙问那个人:“秦长青,你都打听明白没有?”

那个人阴沉沉的声音:“龙哥,黑龙会的人果然已经走了,听他们说话,他们的会长好像是受了伤。”

戴一龙点点头,说:“回去吧,回头我给你烧些纸钱下去。”

“谢龙哥打赏。”那人对着戴一龙行了一个礼,纵身又架起一阵风,往树丛中飘去,忽然间“妈呀”一声,吓得退了回来,对着树丛喊道:“龙哥,这里藏着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