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章 抢车位/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等毛日天发完了牢骚,说:“你冷静一下,我还有话和你说呢。”

“说吧,你要怎么和柳小婵说你不用她了。”

“我会多给她一个月工资。而且你们要是想小萌了,随时可以回来看她。”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那一百万你就不用给了。”毛日天实际本来也想离开这里,听戴一龙这么说,正好就坡下驴,还显得很不自愿一样。

回头戴一龙又和柳小婵说了,柳小婵到不当回事儿,在那不是呆着,这丫头简直就是无欲无求,除了吃。

呆小萌可是不干了,非要让柳小婵留下,不让就不上学了,最后戴一龙答应她,寒假的时候可以在湖山村住一个假期,呆小萌才勉强答应。

呆小萌送毛日天和柳小婵一直送到车站,刀姐和四个保镖远远地等在一边。

呆小萌拉着柳小婵的手说:“小婵,你要是愿意可以留下来,我给你拿工资,陪着我就行。”

柳小婵一边吃冰激凌一边说:“也行。”

毛日天打了她后脑勺一下:“行什么你行?你没看出来戴一龙不喜欢我们和小萌在一起么?”

“为什么?”柳小婵问。

呆小萌也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大哥有他自己的秘密,不想让我们知道吧。”

柳小婵点头:“一定是她发现我们在窥探他,所以临时改主意不用我们在身边了。”

毛日天说:“你还不傻,我猜也是这样,本来你大哥想要利用我们,但是我发现了不少他的秘密,所以临时决定不用我们了,又或许危险真的解除了。总之我觉得你大哥不是那种舍不得钱开工资的人。”

“当然了,我哥平时捐钱给学校每次都是七位数了,怎么会差工资钱,我想也是另有原因!”

这时候开始进站了,呆小萌恋恋不舍地和柳小婵拥抱告别,毛日天说:“你不想再亲我一下么?”

呆小萌“呸”一声,也和毛日天抱了一下,眼角带着泪花。

“别激动,过几个月你就放假了,到时就可以再到湖山村玩去了。”毛日天说。

“嗯,今年春节我在你们那里过。”

毛日天和柳小婵进站,坐火车到了万山县下车,然后到陈锋家里取了自己的那辆东风面包,陈锋免不了又要宴请毛日天,毛日天急着回家,就推辞了,带着柳小婵就往水岭方向开。

到了水岭的时候都已经天黑了,毛日天说:“咱们晚上别赶路了,湖山村那一段路不好走,咱俩就在水岭住一宿吧。”

柳小婵说:“那你会不会趁机欺负我?”

“谁和你说的?”

柳小婵裹紧了衣襟儿说:“刀姐教导,男人无端的要求和你在外边过夜,一定不安好心!”

“我靠,那指的是坏蛋,我是好蛋,不会欺负你!我不但不欺负你,我还带你去花满人间玩,唱歌喝酒随你的便!”

“好耶,有吃的么?”

“当然有,干果水果,冷拼热炒,想吃啥都有,随你的便!”

“我想吃火锅!”

“那还是等唱完歌出来再去吃,歌厅没有火锅。”

“切!那还啥都有!”

这俩人开着面包车就到了花满人间了,天一黑这里就是水岭镇最热闹的地方了,这个功夫连个车位都没有了,围着停车场转了一圈,柳小婵趴着窗户笑道:“咱们最牛了。”

“为什么?”

“你看他们的车都那么小,数着咱们的车大。”

“那是因为狗剩子没把箱货开来。”

停车场停的都是轿车,最大的是越野,果然都没有毛日天的车大,在柳小婵看来,谁的大谁的车就好。

只有一个停车位,毛日天刚要往里进,后边来了一辆悍马,直按喇叭。

毛日天回头看看,没搭理他,直接把车开了进去。叨咕道:“按个屁喇叭,就一个车位我还能倒给你呀?”

毛日天开进去,领着柳小婵下车,悍马就横在他车头位置了,上边下来三个大汉,开车的是个秃顶,二十几岁的样子,长了个五十岁的头型,这小子拦着路说:“你小子挺倔呀,让你让道你不知道么,这个车位是我的!”

毛日天看看地上:“这里写你名字了么?”

旁边一个穿花衬衫的指着秃顶说:“这是我们海哥,他说这里是他的车位,这里你就不能停!”

柳小婵问:“你们海哥是这里看车的保安么?”

花衬衫立刻火了:“你他妈才是保安呢,滚开,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别以为你还长得漂亮我就不打你!”

柳小婵不说话了,把脚抬了起来,像是要跑的架势,花衬衫问:“干嘛?”

“嗨!”柳小婵狠狠一脚跺下来,正好踩在花衬衫的脚尖上,花衬衫疼的抱着脚尖跳到一边去了。柳小婵说:“告诉你,这是我们毛哥,他说这里能停车就能停车!”

秃顶的海哥叫张大海,是水岭镇的一个流氓,水岭镇最大的两家加油站都是他老子开的,老子绝对能赚钱,他的任务就是花钱,就是一个败家子,仗着和刁翔是酒友,每日里横行霸道。

毛日天看着柳小婵是要打人,也没阻止,抱着肩膀靠在自己面包车上,等到花衬衫抱着脚丫子跳到一边去了,毛日天对着张大海一笑:“这丫头,就爱开玩笑。”说着带着柳小婵就要走。

张大海一伸手:“谁他妈和你开玩笑,给我站着。”

毛日天说:“别逼我发火,我今天心情挺好来唱歌,别惹我不高兴!”

张大海气乐了,回头冲旁边另一个说:“听没听见,这小子说别惹他生气,他妈的,老子我已经生气了!”说着挥手就是一拳打了过去。

毛日天抬手一挡,张大海这一拳就好像打在柱子上了一样,震得胳膊生疼。

毛日天刚要打出一拳,柳小婵已经跳起来了,“嗨!”落下来的时候,狠狠跺在了张大海脚尖上,花衬衫刚放下脚丫子,张大海疼的又抱着脚跳去了。

花衬衫回头在车里找了一个扳手,和另外一个大汉吼叫着就奔毛日天来了。

毛日天也火了,用胳膊挡开一扳手,接连两脚踹出去,这俩小子飞出几米远,都趴在地上了。

“她踩的你们,你们来打我?知不知道我打人比她打得还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