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章 男人接生/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天就冷了,来调查杨剌子之死的警察也都回去了,这案子又是个悬案放下了。警察走了把狗剩子闪了个够呛,每天习惯跟着警察后边调查,警察一走就好像少了靠山了一样,不过他这段时间跟着刑警队齐喜和金立俩人没少学东西,最近都不看金瓶梅了,改看刑侦手册了。

柳小婵回来以后又回村委会混去了,金莎莎有了柳小婵壮胆,也不在狗剩子家住了。这段时间在狗剩子家住滋味也不好受,狗剩子两口子好客,对人那是没有挑的,但是一到晚上,农村的房门也不隔音,有时候那屋二妮儿一叫唤,金莎莎就睡不着觉了,二十八岁大姑娘了,啥都懂得,知道那屋两口子在干嘛呢,一想就浑身发烧,好几次想到厨房找根黄瓜都忍住了,这回柳小婵一回来,马上就和她回村部住去了。

这天毛日天正在莲花湖边上看雪景呢,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小轻雪见水就化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封冻了,封冻以后就等着年底冬捕就行了,到时候又能赚上一笔。

身后脚步声响,听声音毛日天就知道是杨雪来了,故意不回头,等杨雪走近了,他忽然回头喊道:“火龙果!”

杨雪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气得举手就打:“你有没有点正经的了?”

毛日天伸手抱住她说:“要正经的是不是,给你播个种子,咱们生个小孩咋样?”

杨雪极力挣扎:“那就更不正经了,我可不想结婚那么早,快松手,海老头爬窗户看呢!”

毛日天回头看看,果然海老头在屋里趴窗户呢,这老小子这段时间不往李颖家跑了,一问才知道,他手里那点钱都给了李颖妈了,再去拿不出钱来了,李颖妈连门都不给他开了。

毛日天搂着杨雪说:“对了,我还答应给海老头找个老伴儿呢,李颖妈太势力,也不合适呀。”

杨雪笑道:“他要是和李颖妈成了,那不就是你前老丈人了么?”

“什么话,现在你爹才是我老丈人,不过我是真不得意他,他还不如你二叔招人喜欢。”

“屁话,我爹用你得意么?要不是我看上你这个衰仔,我老爹讨厌你还讨厌不过来呢。”

毛日天说:“这话让你说的,就好像我非要认他当老丈人似的,上次喝酒你没听见他要和我拜把子呀?要不差着你没法称呼,我还真就收了他当小弟。”

杨雪一拳打在毛日天肚子上:“你再说畜生话我就不来了。”

“那哪行呀,你不来我的生理需要谁解决?”毛日天说着把杨雪抱起来,进了屋扔在热炕头上。

毛日天回手插门,杨雪上炕挡窗帘,这都形成默契了。

毛日天插上门以后对着外屋喊:“大贺,你看着海老头,他要是敢偷听你就告诉我。”

那屋的大贺答应了一声,嘟囔道:“大白天的就干,咋这么旺盛呢。”

海老头说:“我去听听,你别告诉他。”

“五十块钱。”大贺说。

“没有,我就二十五了。”

“那你就在这屋听得了。”大贺把海老头的二十五块拿了过来。

海老头趴在自己这屋炕上竖着耳朵听毛日天那屋的动静,忽然想起来了:“卧草,我在这屋听给你钱干啥呀?还我!”

大贺说:“要是不给我钱,我就唱歌干扰你,让你啥也听不着。”

“卑鄙!”海老头又骂了一句,趴在炕上伸着脖子,把耳朵放在地上门缝那里听着毛日天那边的动静。大贺还真守承诺,收了海老头二十五块以后,躺倒一边看从狗剩子手里借来的金瓶梅去了,一声不出。

半个小时,那屋开门了,杨雪面颊绯红地走了出来,毛日天跟在后边,手里拎着全是卫生纸的塑料袋。

海老头在门缝中伸出大脑袋说:“这次比上次快了五分钟。”

“滚蛋!”毛日天一扬手里的垃圾袋,海老头赶紧把头缩了回去。

杨雪的脸更红了,出了屋门说:“下次我们去你家那边吧,这个海老头太烦人。”

“那边也没人烧火呀,炕冰凉的,不是怕冰坏了你么。”

俩人就围着莲花湖转圈,边走边聊天,小轻雪下久了,地面上也是一层白。远处一个黑点在白雪地上渐渐变大,一个人跑了过来。

这人渐渐近了,毛日天说:“王迷瞪来干啥来了?”

这个王迷瞪连跑带颠的过来了,离老远就喊:“小毛,小毛,快,快跟我走,小翠要生了,快去帮她……接生!”

毛日天一听,脑袋直摇晃:“这是接生婆的事儿,你找我干啥,头道沟那边不是有个老王婆子接生么!”

“来不及了,羊水都破了,脚先出来的,被你婶子又给塞回去了,现在小翠都快憋死了,你快去吧!”王迷瞪说着都快哭了。

杨雪说:“日天,你要是能行就去看看吧,你小时候小翠姐还背着你玩呢么不是。”

“后来我商量让她背我她都不背了。”

“谁让你小子手老往小翠领口里边伸了,”王迷瞪说,“别说那没用的了,只要你救了小翠,我天天背你都行。”

毛日天说:“你还是留着劲儿背大喇叭婶子吧。”然后对杨雪说:“我走得快,你们随后来吧。”虽然嘴上说笑,但是毛日天知道轻重,哪能见死不救,回屋就去去针囊。

毛日天在前边走,杨雪和王迷瞪在后边走,不一会儿功夫就被毛日天甩没影子了。

杨雪拉着气喘吁吁的王迷瞪,一个劲儿催他,王迷瞪说:“闺女呀,叔都快六十了,跑了个来回趟,能比你快么,再追我就犯病了。”

杨雪埋怨道:“那你家早干啥了?小翠姐要生了不知道么,她咋还住娘家呀!”

王迷瞪说:“没到预产期呀,摔了个跟头早产了。”

毛日天他们三个前后跑到了湖山村王迷瞪家里,毛日天一进来,就听见屋里小翠细心裂肺地喊叫呢。

毛日天进门,一看小翠躺在炕上,下半截光着,她妈大喇叭趴在她腿间看呢,哭唧唧地说:“闺女,忍住,一会儿大夫就来了。”

毛日天说:“已经来了我。”

满头大汗的小翠回头一看毛日天,顿时把俩腿一夹:“出去,我不用男人接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