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章 警察抓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要柳小婵贴身保护雯子,柳小婵点头:“没问题,呆小萌他大哥雇我的时候是一个月三万,咱们是朋友,你看着给吧。”

“一天一条单目鱼。”

“成交!”

狗剩子在一边看着不平:“傻丫头,一条鱼充其量二百块钱,三万那可是一天一千呀!”

柳小婵说:“小毛这不是我好哥们儿么。”

毛日天说:“你看看人家小姑娘的觉悟。”

柳小婵又对狗剩子说:“要是二妮儿姐和你有事,我一分钱都不要。”

毛日天笑道:“合着我还成了外人了。”

狗剩子说:“行了,别扯了,先让我问问这个丫头吧,好过一会儿让警察问了。”

毛日天说:“就好像你问完了警察就不问了一样。”

狗剩子不理毛日天,半蹲着身子问坐在床沿上的雯子:“小姑娘,你知道杨剌子是谁吧?”

雯子一个劲儿看毛日天,毛日天冲她摇了一下头,雯子就冲狗剩子摇了一下头。

狗剩子看看毛日天:“你出去,不要干扰办案。”

毛日天出来了,狗剩子把柳小婵也推出来了,自己在里边问,问了半天,垂头丧气出来了,说:“这孩子说话比以前流利了,但是就是不说实话。”

“她说啥了?”柳小婵问。

“她一开始啥也不说,就是摇头,我说你要是不说话,我就把毛日天掐死,她就说了,她说杨剌子是被蚊子婆婆给吸干了血。”

毛日天叹气,到底是不懂事的孩子,一骗就啥都说了。这还是智商不高的狗剩子,这要是换了警察更别想瞒着了。

这时候外边车响,警灯闪烁,高所长和县局的齐喜还有金立过来了。

他们一进屋就要把雯子带走,雯子吓得赶紧躲在毛日天身后,拽着毛日天衣服不松手。

毛日天对齐喜说:“你们有什么话就在这里问吧,这孩子胆小,别吓坏了孩子。”

齐喜说:“马上给我让开,不然我就告你妨碍公务,拘留你。”

毛日天火也上来了,骂道:“你叫唤个屁,你要是给我吓着孩子我把你扔出去!”

金立一看,当时就怒了:“你个乡巴佬跟我装啥呀?”伸手就来推毛日天。

毛日天一把就把他的手抓住了,冷笑说:“哥们儿,这么好动手,别伤了手脖子。”

金立手腕子就好像是被铁钳子捏住一样,疼的直咧嘴,叫到:“你敢袭警?”

毛日天说:“是你想要打人的!”

高所长一看,叫到:“赶紧松手,还反了你们了!”

狗剩子连忙劝阻:“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齐喜一把推开狗剩子,过来就抓雯子,但是旁边忽然伸过一条腿来,在他脚脖上一绊,齐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旁边柳小婵说:“别碰这小姑娘,我是她的保镖。”

再看金立,汗珠子都下来了,身子也堆下去了,毛日天嘴角带着冷笑,就是不松手。

高所长过来想抓毛日天,被他膀子一晃,撞到一边去了,毛日天说:“你们好大的威风,是不是想官逼民反呀!”

齐喜拿出电话,说:“反了反了,我叫支援!”

柳小婵手快,一把就把电话夺过去了,问毛日天:“怎么处理他们?”

毛日天其实也犯难,面前这三个都是正编警察,打不得的,人家属于正常查案,又不是贪赃枉法,不过就是讨厌他们这种嚣张的气焰。

双方正在这里僵持着呢,外边金莎莎进来了,赶紧过来解劝,毛日天这才松开了金立,只见金立的手腕子上一圈青紫,他的这只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金立用另一只手驮着这只手,把手腕子举起来给高所长看:“这小子袭警,这就是证据,抓他!”

毛日天过来一把又给他手腕子抓住了,金立吓得赶紧大叫:“快掏枪!”就觉得一阵电流通过手腕,电的他浑身一爽。

齐喜真的把手枪掏出来了,但是刚掏出来就被狗剩子挡住了“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这时毛日天放开了金立手腕子,说:“你还告我袭警么?”

金立一看手腕子,刚才还青紫的一大片,这时候竟然散开了,只是淡淡的一层印记,估计用不多大一会儿就会消失了。

毛日天在他耳边冷冷地说:“我还可以把你骨头打断再接好,别人也验不出伤来!”

金立是真的害怕了毛日天,赶紧跳开两步。

金莎莎过来劝阻毛日天:“小毛,别干扰警察同志办案。”

毛日天说:“我怕他们吓到我妹妹,雯子的胆子很小,一受刺激说不定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齐喜和金立都知道毛日天和局长有关系,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大,有了金莎莎做调解,也就坡下驴了,缓和了语气说:“我们就是问问,你这么紧张干吗?难道我们不知道杨剌子那么大个子,还能是一个小女孩能杀人偷尸的么?”

毛日天说:“你们知道就好,问归问,在这里问,要不然你们就把逮捕证拿来。”

齐喜默不作声地掏出来了一张逮捕证,说:“这个我还真有。”

毛日天一看,也无话可说,毕竟不能真的把警察给扔莲花湖里去。

毛日天对雯子说:“你别怕,警察问你几句话,你知道就说,不知道别瞎说。”他已经不抱有希望雯子能保守啥秘密了,反正她说出来真话,警察也不一定相信。

狗剩子和高所长带着大伙出来,让齐喜和金立问雯子。

过了十分钟不到,齐喜出来了,说:“这孩子满嘴胡言,我看是精神不太好,她的话也不能相信。”

“不信就别问了。”毛日天进去,看雯子老老实实在墙角坐着呢,就问:“都和警察说啥了?”

“啥都说了,我要不说,他们说就把你抓去坐牢。”

“靠,都会拿我威胁小孩子。”

警察走了,狗剩子不放心地说:“小毛呀,我看着两个警察一脸的不服气,不知道会不会再来。”

“来就来呗,有啥好在乎的。”

果然不出狗剩子所料,第二天县局刑警队来了两个车,七八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由公安局副局长刁一德亲自带队,要传讯雯子。

毛日天当时不在,去了猪场和丁梅谈业务去了,就柳小婵和大贺在,海老头一看有警车早就跳进莲花湖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