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章 两伙不速之客/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雷豹是奉了戴一龙的命令,先过来安营扎寨,过两天戴一龙会亲自过来,考察湖山村的位置,准备投资在这里建景区。

他昨天租了柱子家的西厢,没想到东厢房早就有一伙人包住了,这伙人是云南那边过来的,据说是缅甸人,好像都是会家子,这帮人相互称呼都是按着数字排序的,都是什么老四老五,老七老八什么的,那个黑瘦的汉子大家都叫他十一。午后十一出来上厕所,正巧雷豹也上厕所,俩人在厕所门口撞了一下,相互瞪视了一会,言语不和,就约了个架,吃过晚饭就在院子里开打,几个罩面雷豹就中招了,被十一一顿暴打,胳膊腿都断了。

毛日天听完又笑了:“我说豹子哥,你说你拉个屎也能和人家打起来,让一步步就过去了么,你说这脾气大有什么好处!”

雷豹说:“小毛呀,你是不知道这个缅甸佬有多嚣张,不信你和他对视一分钟,你要是不想揍他,算是我雷豹没事儿找事儿了。”

旁边狗剩子笑着说:“我就不信那个劲儿了,俩人相互看一眼就能打起来,我刚才和他对视半天了,我也没想打他。”

这时候十一走了过来,一拍狗剩子肩膀,用生硬的语言说:“你……是不是,想打?”

毛日天说:“是呀,你是不想打人家,人家想打你了,看来你比他欠揍多了。”

狗剩子一看这个浑身黑疙瘩肌肉的汉子,个子也高出自己将近一头,哪敢和他打,笑着指了指毛日天,用同样生硬的语气说:“我地,不打。他地,能打!”

毛日天笑道:“哥们儿,他不是东洋人。”

那个叫十一的汉子还真就转向毛日天了:“你打吗?”

毛日天看看他,感觉这小子是有些傲慢,就说:“打可以,不准用暗器伤人。”

十一抬手,把手上的一枚戒指摘了下来。那戒指上带着一根尖刺,想必就是刚才刺雷豹的暗器,上边一定是涂抹了麻药。

雷暴一看,骂道:“娘的,这也可以?原来说一声就可以不用暗器!”但是现在他用不用暗器都打不了了,骨头都断了。

毛日天也生气这个叫十一的汉子下手太狠,上厕所撞一下就打断人家骨头,看来这个缅甸佬是应该教训一下。

十一见毛日天迎战,往后退了几步,严阵以待,等着毛日天站出来。

这时候大门口车响,一辆跑车停在门口,十一往门口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惊惧,赶紧倒退了几步,站到人群里去了。

大门此时半开半掩,一个穿着裙子的中年女人搀扶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女人颤巍巍走了进来,毛日天认识这老女人,来人竟然是在万山县赌石会遇见的朱姨。

只见朱姨走进来,也不看毛日天,对着那些穿着打扮怪异的汉子骂道:“你们这些兔崽子,让你们先来这里好几天,什么事儿也做不成。”

那十几个汉子异口同声:“妈。”

这一称呼让毛日天和雷豹他们大跌眼镜,什么情况?这是些个汉子形态各异,长相也不相像,年龄相差悬殊,最大的看样子已经五六十岁了,比朱姨看着都老,最年轻的十**岁,像个高中生一样,居然都叫这个朱姨做“妈”?要是亲生的这老女人够能生的了!

朱姨回头对扶着她的中年女人说:“阿九,去搬张椅子过来。”

还不等阿九动,刚才气焰嚣张的十一赶紧把自己做的那张竹椅子搬了过去,毕恭毕敬说:“妈,您坐。”

朱姨用拐杖支撑,慢慢坐在椅子上,状态好像老态龙钟的样子,可是昨天还开车跑车追毛日天他们呢。

朱姨一坐下,看看对面打着夹板的雷豹,忽然一拐杖对着十一打过去,骂道:“臭小子,我就担心你好勇斗狠的,是不是你又打伤人家了?”

刚才飞扬跋扈的十一这个时候低着头一声不响,任凭朱姨的拐杖落在身上。

朱姨打了两下,然后对着雷豹这边说:“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是老太婆对犬子管教不严,多多得罪了。”又对站在身后的女人说:“阿九,把我的红伤药拿过去给他们,再拿些钱来赔给人家。”

阿九答应一声,从背包中拿出一个装着红色药水的小瓶,又拿出一摞钱来,大概有一万多,走到了雷豹跟前,说到:“药水敷在断骨处。我妈让我替我兄弟赔礼,多有得罪了,不过我这个兄弟在缅甸是连任几年的黑市拳王,被他打死的人已经上百了,你还是不要招惹他。”然后又把钱扔在他身上。

虽然是过来赔礼的,但是这态度好比大人对一个淘气的孩子,一边教训,一边怜悯,让雷豹实在接受不了,说:‘拿回去,我不用你们假装好人。’

阿九脸色一沉,低声说:“你不要不要是抬举,把我妈惹烦了,可比惹我十一弟还要严重!”

“卧草,老子是你吓大的?”雷豹腾就站起来了,退伤一疼,又坐下了,要不阿九就是个女人,他一拳就打过去了。

朱姨在身后叫到:“阿九,回来。”脸上显然已经露出不悦。

毛日天问站在朱姨身后的十一:“喂,老兄,咱们还打不打了?”

十一默不作声,低头看着朱姨。

朱姨说:“呦,我还没看见呢,这个小帅哥在这里呢。”这话说得显然是太虚了,毛日天始终站在雷豹旁边,只要看见雷豹,就没有看不见他的道理。

毛日天一笑:“老太太,你不玩赌石了,又来推销跌打药了么?”

这句话一出口,老太太身后的十几个大汉顿时都火了,大声呵斥毛日天无理。

朱姨举了一下手,身后顿时一片安静,雷豹的手下本来是纪律严明的,但是这时候一看老太太轻描淡写的动作,却有号令群雄之威,不由心中敬佩。

朱姨对毛日天说:“小伙子,你刚才说要和谁打架来着?”

毛日天一指十一,说:“你这个儿子手太黑,打伤了我的朋友,我先要和他切磋一下。”

朱姨慢悠悠回头看看十一,说:“去吧,不要使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