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章 咬老头屁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刚要起来,被南楠一把拉住,低声说:“先不要去。”

“为什么?”毛日天问道。

南楠拉着毛日天的胳膊说:“这样太危险了,我想……于老爷子是国安局出来的,应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毛日天笑道:“是不是舍不得我冒险了?”

幸好是洞里黑暗,南楠这时候脸都红成紫茄子了,又打了毛日天一拳,说:“你以后不准这么说话,出去以后你要是对别人说起这件事儿,我就一枪崩了你!”

毛日天说:“我要是敢说出去,不用你要了我的命,杨雪就要了我的命了。”

南楠虽然没见过杨雪,但是她调查过毛日天,自然之道杨雪是毛日天的现任女友,听了毛日天这么说,心里莫名起了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儿,黑暗中一片死寂,南楠说:“你不是本地人么,怎么不知道这个山洞么?也会在这里迷路?”

毛日天反问道:“你是云海市的人,知道云海市每一条胡同么?”

“差不多,我是云海活地图。”南楠又恢复了几分高傲的口气。

毛日天又问:“那你知道每一条胡同里的每一家屋里的格局么?”

“这个不知道,不可能知道那么细致。”

“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个山洞会这么深!”毛日天说。

南楠哼了一声,不再搭理毛日天。刚才不想毛日天贸然出去冒险,却被毛日天说中了心思,这时候拿出手机看看,一点信号都没有,肯定是打不通于木生的电话,就照着脚下的路,说:“我们再找找出路。”

俩人拿着手机照着脚下往出找,走了一会儿,发现前边一丝光亮,于是顺着光亮走,终于走出了山洞,外边已经是黎明了,朝阳初生,照进山洞,要是没有阳光引路,还不知要走多久能找出来。

他俩刚一出来,就听山洞里咚咚咚脚步声响,于木生满脸是血地跑出来,身上就一条大裤衩,裤子都没有了。

毛日天笑道:“老爷子,你这是什么钱情况?”

于木生说:“快走,那个娘们儿要吃人!”

话音刚落,只见阿九披头散发追了出来,嘴里大骂:“狗东西,竟敢冒充帅哥给老娘播种!”她呲着一口带血的牙齿,形象很是恐怖。

南楠一见,马上掏枪对准阿九,叫到:“站住,不然开枪了。”

阿九好像是真的发疯了,毫不在意,奔着于木生追了过去。

于木生以为有南楠手枪保护,已经安全了,就没有再逃走,却想不到阿九不害怕手枪,直接扑过来,一把按倒了他,对着他的屁股就咬了过来,裤衩的布都被撕开了,屁股被咬的鲜血淋淋,于木生吓得连声大叫。

情况紧急,毛日天顾不得惜香怜玉,对着阿九的后脑勺就是一拳,这一拳打在阿九玉枕穴上,阿九顿时昏厥过去了。

原来昨晚阿九在山洞中逮住了一个男人,毫不怀疑这就是毛日天,当即就脱衣扑过去,结果这个人非常配合,这俩人在洞里胡天乱地,几番大战之后,把阿九累了个气喘吁吁,最后趴在这个男人怀里睡了。

一觉醒来,阿九伸手来抚摸毛日天,忽然这个男人叫到:“谁,你是谁?”

阿九一听就知道坏了,不是毛日天,她顿时火冒三丈,正赶上这时候口干舌燥,肚子饥饿无比,扑上来就咬掉了这个人的耳朵。

这人就是于木生,本来是和南楠一起躲进洞里来的,进洞以后也是迷失了方向,拿出手机来找路,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再转回来,猛然看见前边挂着一个人,用手机照过去,这人浑身是土,眼球突出,竟然是先前被十一他们杀死的的那个胡子男人。

于木生虽然属于特工,但是突然遇到这和种情况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就在他浑身一哆嗦的时候,感觉身后一道黑影扑过来,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感觉怀里躺着一个女人,还用手不住地摸自己,于木生本能地问了一句:“谁,是谁?”

没想到这个女人立时就翻脸了,扑过来连抓带咬,好像要吃人一样。

于木生本来是能打得过阿九的,但是这女人拼了命,抓住就咬,冷不防一只耳朵就没了,用手机一照,耳朵被阿九给生吞了,这女人像疯了一样,这老头就抵挡不住了,急忙往出跑。

在洞里转了几圈,终于顺着光线跑了出来,遇上毛日天他们,才算是得救了。

于木生见阿九倒下了,这才松一口气,说:“抓回去!本来想要放线钓大鱼,但是已经暴露了,就不能再等了,叫后援吧。”

于木生爬到树上找了半天信号,电话还是打不出去,南楠在草丛里找到昨天藏起来的药篓,在里边拿出手铐,把阿九铐起来,然后看看毛日天,问:“你是救醒她,还是背着她?”

毛日天说:“当然叫醒她,这么远的山路,我宁愿背着你也不会背着她。”

刚说完,南楠一脚踢过来:“再和我说笑话有你好受!”

毛日天看看一脸疑惑的于木生,知道如果现在说出昨晚的事儿,南楠真的会杀了自己!

毛日天在兜里拿出针囊,用银针刺阿九的水沟穴,也就是鼻下人中。把银针撵下去,阿九“嘤”的一声醒了过来。看看毛日天,说:“我这是怎么了?”

毛日天说:“你这是被邪魔附体了,现在好些了么?”

“好多了。”阿九要起来,这时候才发现双手被铐在背后了,用力挣扎几下,怒喝:“为什么绑住我?”

南楠说:“你已经触犯了我国法律,我代表云海市警方逮捕你!”

阿九顿时火气上来了,拼命挣扎,但是纯钢的手铐,不是说挣就挣得开的。

阿九张嘴就要喊叫,南楠害怕她把同伙叫来,回手一抓,抓到一块破布,直接塞进了阿九的嘴里。

于木生捂着裆就躲开了,南楠这一把将他本来就破烂的大裤衩子给拽下来一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