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章 吃吃火锅唱唱歌/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一起回到莲花湖边上的时候,已经是是第二天午后了。

柳小婵和小雯正在警车上玩得欢呢,小雯坐在车顶颠着屁股,车子就好比车震一样上下起伏,报警器滴滴响个不停。

邢队长气得离老远就大声吆喝,柳小婵“嗖”地一下就跑屋里去了,雯子从车上溜下来,直接躲车底下去了,毛日天过去哄了半天才把雯子哄出来,送到屋里去了。

邢队长等人都上车了,南楠和毛日天握了一下手,说:“谢谢你帮忙!”说着,手一松一紧,对毛日天笑了一下,这才回头上车。

毛日天把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笑道:“小妞两天没洗手了,还是挺香的。”

身后忽然一声断喝:“毛日天,你是不是人?”

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杨雪在屋里出来了。

她啥时候来的?毛日天赶紧回头:“呀,雪儿呀,啥时候来的,是不想我了?”

“想个屁,我问你,那个女警察是谁?”

看着杨雪怒冲冲的样子,毛日天心说坏了,她一定知道了,但是又一想不对呀,和南楠的事儿谁也不知道呀,南楠不可能自己往出说。

毛日天笑嘻嘻地说:“这不是专案组的警察吗,我也是配合人家查案,以后就好了,我再用不去了。”

“屁话,查案?查案拉拉扯扯干什么?她前几天是不是住到你家里了?”

杨雪连珠炮一样问过来,毛日天刚要一一解释,狗剩子有从屋里出来了,说:“傻了吧,该,谁让你和我抢功了。”

毛日天这个气呀,原来狗剩子给添油加醋了,杨雪刚才在屋里里等自己,看到自己回来了不进屋,还和南楠依依不舍的道别,自然生气了。

毛日天过去搂着杨雪说:“走,我们到一边说去,狗剩子属疯狗的,不知道好歹,得谁咬谁。”

杨雪跟着毛日天走,狗剩子在后边还说呢:“又花言巧语,这些话不知哄过多少女孩子!”

毛日天气得回头要去揍他,狗剩子吓得一步窜回屋里关上了门。只见窗户上趴了一溜脑袋,大贺小贺海老头,小雯柳小婵狗剩子,都在里边看着自己出洋相呢。

毛日天赶紧带着杨雪走开了,沿着莲花湖边,走到远处,见杨雪撅着嘴生气,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说:“妹子,这段时间又变漂亮了!”

“滚蛋,叫谁妹子。”

“对了,你比我大一岁,雪姐,这段时间你又变漂亮了。”

“这句话是不是对小女警也说了?”杨雪打开了毛日天手。

毛日天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说:“这样吧,我带你出去玩玩,咱们水岭镇,吃火锅,然后唱歌,一边玩我一边和说说这两天的事儿,我还要请你帮我分析一下遇上的奇怪事,柳小婵和狗剩子都是猪脑袋,帮我打架还行,动脑子的事儿就不行了,他们不像你,是上过高中的人!”

这几句话一捧,杨雪顿时心里就不生气了,抱着肩膀说:“什么事儿,说说姐听听。”

毛日天说:“你等我去取车,别急,我们路上说。”

毛日天让杨雪在这里等着,自己跑回去取车。狗剩子还探头探脑地问:“挨揍没有?脸上咋没伤呢?”

毛日天假装奔车库,没听见狗剩子说话一样,突然间一个箭步窜过去,一把扯开了门,薅住狗剩子脖领子,柳小婵和海老头本来在狗剩子身边,突然间毛日天冲过来,吓得俩人回身就要跑,毛日天飞起一脚,海老头直飞进屋,趴在地上。

毛日天扯着狗剩子骂道:“你们这都些东西,都不是东西。”

然后用力一抛,狗剩子狂叫着上了屋顶,屋顶瓦片溜滑,叽里咕噜又掉下来了,毛日天怕摔坏他,一把接住。

见毛日天作势又要扔他,狗剩子连忙叫到:“服了,别扔了,都是柳小婵给出的主意!”

柳小婵一听,嗖一下跑到小雯身后,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毛日天,小模样紧张得很。

毛日天一看她的小模样,忍不住笑,说:“我又不打你,你躲什么?”

狗剩子怒道:“毛日天你重色轻友,收拾我收拾得理直气壮,柳小婵是元凶,你就不收拾了。”

毛日天对柳小婵说:“狗剩子让我打你!”

柳小婵怒道:“狗剩子,你忘恩负义,我给你出主意你还出卖我!”

毛日天一脚把狗剩子蹬到了柳小婵跟前,然后转身就走,就听身后打成一团了,狗剩子被柳小婵拿着拖布追的围着房子跑。

毛日天看着面包车走了,狗剩子回头大叫:“小毛走了,你还打?”

柳小婵拄着拖布笑道:“不打你几下,小毛能解气么,谁让你嘴欠啥话都承认了。”

毛日天拉上杨雪,开车穿过村子,直奔水岭镇。

路上,杨雪急着问毛日天:“说呀,你都遇上啥解决不了的事儿了?”

毛日天就和她说了在盘龙山山谷里的见闻,杨雪惊得张大嘴巴,问道:“那……那些尸体呢?怎么会不见了?我见过那些来租房的日本人,好好地六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

毛日天不屑地看了一眼杨雪,说:“大姐,你不是帮我分析案情么,怎么同情上小日本了?”

杨雪这才托着腮开始分析:“我想咱们盘龙山里一定有点好东西,才会惹得这么多外地人,甚至外国人来这里。但是以前为什么不来呢?”

毛日天说:“因为以前这里的蚊子少,闹了一场蚊子,就都给引来了。”

“难道他们是来抓蚊子的?”

“是因为他们要的东西和蚊子有着莫大关系。你就说你听见这尸体失踪以后,你会想到什么?”

杨雪又认真想了想,叨咕说:“被狼叼走的可能不大,因为埋了那么多石头,狼应该不会搬石头!被人搬走了……也不太可能,难道是?妈呀,会不会是诈尸了?”

毛日天看着她,笑了笑,说:“也有可能,待会我和南楠警官汇报一下,就说你分析出来的。”

杨雪很认真地摇摇头,说:“先别说了,我感觉可能性也不大,理论上讲诈尸也不可能六个人一起诈尸。”

毛日天说:“不用想了,别晚上做恶梦。明天刑警队带着警犬进山,或许会有什么收获。”

杨雪乐得一拍毛日天,说:“对呀,我咋没想到狗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