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章 开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打倒了松本卓一,忽然人群中有一个瘦高个把他拉了起来,随即这个瘦高个的眼睛看过来,和毛日天对上了眼神。

毛日天心中一凛,好熟悉的目光,这个人不就是在云海市在陈茜家里下药,要偷袭自己的那个老头是一个人,当时戴一龙说了,这是个日本降头师,这老小子当时被自己打得吐了血,难道已经完全恢复了,又来找自己的晦气?

只见这个降头师伸手抓住了旁边刁翔,另一只手忽然把一根针管顶在了刁翔的后脖梗子上,刁翔惊问道:“师父,你干嘛?”

原来刁翔说的师父就是这个降头师,看来降头师一定是那出什么惊人的本事,把这个小流氓给折服了。

降头师不说话,把细细的针管里,一丁点红色的药液打进了刁翔脖子。

刁翔顿时脸上现出红光,两只眼珠都变得通红了。

降头师对着毛日天一指,说:“去把他打倒!”就好像放狗咬人一样的姿态。

刁翔嘴里“嗷嗷”叫唤,跳跃着就冲了上来,虽然马上就被毛日天一脚踹倒了,但是立刻又站了起来。

就这样,刁翔站起来倒下,倒下站起来,来来回回七八次,他身上的骨头已经断了十几根,但是就是往上冲,最后被毛日天一脚踹断了膝盖,他依旧一瘸一拐往上冲!

毛日天想要过去抓住那个降头师,可是刁翔就是死皮赖脸的缠着他,毛日天看着他放光的眼睛,知道他是中了降头师的道儿,要是在这么打下去,除非把他打得粉身碎骨,要不然他就会像疯狗一样扑过来咬人。

毛日天在刁翔再次冲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到,然后踩住他的后背,手在他的后脖梗子上一按,输出灵气,想要把他中的毒素逼出去,同时拿出银针,在他后脑玉枕穴刺进去,助他清醒。

刁翔被毛日天的灵气一逼,一张嘴,吐出一口红色血水,随即浑身痉挛,不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杨雪忽然叫道:“日天小心!”

毛日天听见背后有风声,想也不想,飞身向前跳了出去,一步迈出三米多远,回头一看,那个瘦高的降头师一脚踩在刁翔身上,把他另一条腿也踩断了,要是毛日天不躲开,这一脚就是踹向他的。

降头师借着毛日天给刁翔用灵气排出毒药的时候,一脚踹过来,本以为可以成功,没想到有被毛日天躲开了,毛日天随即手一弹,一个银针悄无声息射过来,正射中降头师手臂。

银针又细又轻,没有什么杀伤力,毛日天也没练过飞花摘叶伤敌的本事,这一下不过是刺破了降头师的胳膊皮肉而已。但是降头师善于用毒,不知道毛日天的针上是不是有毒,上次被毛日天反偷袭给打伤了,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对这个毛头小子心存惧意,所以被针一扎中,顿时就没有了斗志,回身拉起徒弟松井卓一就走。

毛日天叫到:“别走呀,你的事儿还没完呢,你得先留下……”

他刚要过去拉住这个老头,老头忽然回手一挥,一股烟雾奔他喷了过来,毛日天知道这烟雾有毒,一个跟头就翻开了,再起来的时候,降头师和松井卓一已经不见了,而距离很近的杨雪和身边几个人被毒烟熏到,都蹒跚几步摔倒了下去。

毛日天一看大惊,虽然戴一龙说过降头师的毒烟是一种迷药,过三天自己消除,但是也不确定这次和上次是一样的毒烟。他赶紧过去抱起杨雪就走。

这时候刁翔已经醒过来了,趴在地上哀嚎,他的双腿双手肋巴,到处都是骨折,疼的不是好声的叫唤,大声呼喊手下:“给我抓住毛日天这小子!快帮我报警!”

毛日天抱着杨雪往出走,刁翔的手下有心思拦截,却又不太敢,站在那儿都没让路,也没动手。

毛日天眼珠子一瞪:“草你妈你们想死呀,滚开,不然我打死你们!”

这些小子不约而同向两边让开,没有一个敢伸头阻拦毛日天的,会来事儿的赶紧去看刁翔的伤势。

刁翔已经瘫了,还谁也不让扶他,动哪儿哪儿疼。趴在地上哭喊:“快给我二叔打电话。”

毛日天抱着杨雪一阵疾奔,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给她治疗。

眼前看见一家宾馆,亮着牌匾,赶紧过去开房间。

宾馆的吧台吧员一看他抱着一个大姑娘,昏迷不醒,也不敢给她开房,问他:“怎么会事儿呀?”

毛日天说:“我是大夫,这是我女朋友,她中了毒,我要及时给她治疗一下,别废话了,这是身份证,这是钱,赶紧带我去房间!”

吧员见毛日天一脸焦急,再啰嗦弄不好就挨骂了,只好告诉一个服务员带着毛日天上三楼,在三楼给他开了一间房。

毛日天进房,把杨雪放在床上,然后就像是给陈茜驱毒的时候一样,先是把杨雪的衣物脱了下来,然后毛日天运针如飞,在督俞、臑俞、肝俞、胆俞、脾俞、胃俞、三焦俞、肾俞、夹脊穴下针,然后双手运劲,从杨雪头上开始向下推动,用灵气一点点把她身上所有毒素都逼向下边,一直推到肚腹一下,直到杨雪流出尿液。

毛日天累的大汗淋漓,不过功夫没有白费,他把银针起下来的时候,杨雪“嗯”的一声,醒了过来。

毛日天刚才打斗和给刁翔驱毒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这时候又救治杨雪,加上心急上火,已经是精疲力尽了,一屁股坐在了杨雪的床前。

杨雪醒过来,也是有些虚弱,问毛日天:“你没受伤吧?”

毛日天伸手拉住她的手,说:“没事。”

杨雪坐起来一看自己浑身没有一个布丝,不由怒道:“你干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脱衣服。”

毛日天疲劳地一笑,说:“你不觉得活着就好么,别的真的不重要。”

“你怎么说话这么怪呀?你以前打架的时候多了,哪次也没见你这么低沉。”杨雪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看到自己身下尿湿了一片,自己也不知所以。

毛日天说:“牵挂越多,胆子越小。”

“你又牵挂谁了?”杨雪问。

“你说呢。”毛日天坐在地上看着她。

杨雪忽然心头一热,扑过去抱住了毛日天。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