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章 女人做赌注/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俩人平白无故把餐厅经理一顿损,然后出来买单,刁玉拿过账单看一遍,说:“别宰我们,不然砸了你们的店。”

这女人就是在毛日天跟前有些狗仗人势了,知道毛日天厉害能打,所以她就比毛日天还要嚣张。

这时候一阵木屐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下来,一个很媚的女人声音响起,汉语说得有些生硬:“谁这么大胆,还要砸了我的店呀?”

毛日天一抬头,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美女从楼上走了下来。看来这个应该是纯正的日本种了。

毛日天说:“你是老板么?”

女人微笑着摇摇头,她身后跟下一个人,就是刚才的经理。看来是刚才跑上去报信去了。

这个经理卑躬屈膝地伸着手对着日本女人一比划,说:“这位是井上太郎先生的三姨太,百合子夫人。”

毛日天点头:“原来是个小老婆。还是第三个!”

百合子并不生气毛日天的轻视,还是微笑着说:“这位帅哥,我们井上先生听说你对我们日本国成见很深,所以前请你上去喝茶,聊一聊。”

刁玉说:“不去,”回头低声对毛日天说,“小心他们使阴谋诡计。”

毛日天一笑说:“在中国人的地盘,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怎么样!”说完这话想想也不对,黑龙会已经做了不少混蛋事儿了,自己还被暗算了好几次了呢。不过这个做生意的小日本估计没有黑龙会的本事。

毛日天说:“走吧,我倒要看看这个什么井上还是什么炕上的,到底什么货色。”

百合子拿出一把折扇轻轻扇了几下,实际一点都不热,只是做做样子,说:“先生请吧,我带你去见井上先生。”

百合子扭着腰上楼梯,毛日天就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扭来扭去的屁股,心想,这女人不知和服里边穿没穿东西。

想到这毛日天想起以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上边写着,日本古代穿和服的时候是不穿内裤的,这是为什么呢?其实原因相当无奈。不是不穿,是根本没有现代一般女性穿着的胸罩和内裤,都是近代才从西方传进来的,在以前并不存在。

所以在那个年代,不是穿不穿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到了明治维新时期,西方的内衣内裤涌入了日本市场,但日本女人也不习惯穿内裤。另一个原因是内裤价格相对来说较为昂贵,一般的女人也不舍得买。

那日本女性从什么时候开始穿内裤的呢?据说日本女性开始穿内裤不是为了遮羞,而是为了保命。在1932年12月的时候,东京白木屋百货发生了一场因漏电引起的大规模火灾,许多顾客和售货员从4楼顺着救命绳子往下爬,但是冬天的风把和服的下摆吹了起来,没有穿内裤的女人们露出了下半身。为了不让和服的下摆吹起来,一些女人连忙用一只手去拉自己的和服下摆,结果单手抓绳子抓不住,许多人因此直接摔到了地上。

整个火灾死亡14人,摔成重伤的也有几十人。这一事件演绎出来的花边新闻,成了当时日本各大报纸报道的一个热点新闻,自然也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于是,日本女性出现了购买内裤热,所以,日本女人穿内裤,最初的动机是为了防火灾,保护生命安全。

毛日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着百合子走,用透视眼看了一眼百合子的和服里边,还别说,这女人里边真的没穿什么,而且她的后背和臀部上都刺着纹身,花里胡哨的图案,不知道是不是像柳小婵一样,刺着一副地图。

一直沿着楼梯上到三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到了最里边的一间。

木门一拉开,里边坐着一个穿着白色和服的老头,瘦骨嶙峋的,正在坐在矮几前喝茶,手里摆弄着一个骰盅,里边装着几粒骰子,哗啦啦来回滚动,老头侧耳倾听,忽然手上一停,然后掀开骰盅,三粒骰子都是红色的一点,老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百合子恭敬地在老头前鞠了一躬,然后对他说:“井上先生,这个中国先生已经带来了。”

井上太郎抬眼看看,然后对弯着腰站在门口的经理挥了一下手,那个经理像一条温顺的金毛狗一样,倒退着出去,在外边关好了门。

这个井上太郎看了看毛日天,说:“听说你很有骨气呀?”

毛日天说:“骨气我有很多,你要是没有我可以借给你点。”

井上太郎一笑:“小伙子很有意思,看来你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刁玉说:“那当然,哪方面都比你这个老头强!”

井上太郎似笑非笑,一脸的淫邪,眯着眼睛看看刁玉,说:“中国的女人,她们把贞操看得大于生命。但是现在……年轻的女孩已经不具有这种传统美德了!她们很随便的就交出身子,甚至和人乱交。”

刁玉本来想反驳几句,但是想想自己也确实不是看重“性”这个东西,要不然也不会初次和毛日天见面,就在餐馆里做了那种事。

毛日天一看这个老鬼子一脸的淫邪相,应该正在意淫刁玉,不由生气,说到:“我们的女人再怎么样,还是比不上你们的女人,在她们眼里,根本就没有廉耻这两个字。你们假装礼仪之邦,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尽干一些鸡鸣狗盗,奸淫掳掠的丑事。”

说到这,毛日天看了一眼一旁规规矩矩站着的百合子,她好像并不在意自己对她们的评价。

井上太郎笑呵呵地说:“先生你也很开放呀,刚才在我的店里还在做那种不耻的事儿,以为我们不知道么?”

毛日天也呵呵一笑:“我在你的店里和我的女人做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或许有一天在你店里干你的女人,那才叫爽!”

刁玉一听,拍手叫好!

井上脸色一变,说:“好,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就用女人做赌注!”

毛日天冷冷地说:“赌什么?”

“骰子!猜点数,谁猜中谁赢。你赢了,把我的女人领走,我赢了,你的女人归我,我要再你面前,和你的女人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