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章 赢了一个日本娘们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这一次猜中骰子的点数,得意地招呼百合子跟他走,井上太郎脸色很是难看,说到:“你只赢了一半,我还没猜呢,我要是猜中了,我们还是平局。”

毛日天说:“刚才你都没猜中,现在还猜什么?”

井上太郎说:“那也不行呀,你刚才还没猜中呢。别耍赖,赶紧摇!”

毛日天笑道:“摇了你也猜不到。”说着用骰盅扣住三粒骰子来回晃动。

井上太郎一边倾听个,一边说:“不许大喊大叫。”

毛日天手一停,井上太郎让他把手拿开,然后说:“一一二,四点小。”翻开骰盅,果然不差,竟然和毛日天透视眼一样精准。

卧了个槽,这要是没有透视眼和他赌,还不把内裤都得输给他呀!

毛日天说:“不行,这么赌下去到天黑也分不出输赢来,咱们得换个方法。”

井上太郎说:“只要是赌骰子,怎么赌都可以,我没有这个把握,也不会把太太押到赌注上。要不然咱们比大小也可以,看看谁摇出来的点数高。”

毛日天一听,心说:都他妈是你练熟悉的,我才不上套呢,想了一下说:“这样吧,让我朋友来摇,我们俩来猜。看谁猜得准。”

井上太郎在神户已经是有名的骰子王了,要不是因为赌得罪了强敌,也不会到中国来开酒馆。由于赌,他在日本差点被人杀了,本来想要戒掉赌瘾,不在涉足赌业,但是从小练会的东西,还是不想抛弃,所以就每天自己躲在家里,有时间就自己和自己赌,此时的骰子玩的,反而比在日本时候更加精纯了。

所以井上并不害怕毛日天出题,反而觉得这样更具有挑战性。

他让百合子拿来纸笔,和毛日天每人一张,然后让刁玉来摇骰子。

刁玉摇了几下,停下手来,毛日天和井上太郎同时在纸上写下了四五五,十四点。结果一点不错。

井上太郎很佩服毛日天,毛日天更加佩服这个老鬼子的耳朵。

再来一次,还是平手。

毛日天说:“再换个玩法行不行?”

井上太郎点头:“只要是骰子就不怕你。”

毛日天说:“不要反悔,是不是只要是玩骰子就可以?”

井上太郎此时也是豪情大发,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毛日天伸手过去拿着骰盅扔到一边,扯着刁玉的两手攥着三粒骰子,说:“你用手摇,然后扣在桌子上。”

井上一听有些发蒙,心说听骰子完全是因为骰子六个面的坑洼油墨不一样,撞击发出的声音就不一样,要是用手来摇,根本没有声音,那怎么听呀?但是大话说出去了,也不能反悔,他到想看看毛日天是怎么听出来的。

刁玉拿着骰子双手合十,在手里晃动几下,一点声音都没有,按在了桌子上。

毛日天用透视眼当然看得清,在纸上写下了点数。

井上刚才也侧耳倾听了半天,结果越听越糊涂,最后在纸上点了几下子,放弃了。

刁玉放开手,三粒骰子是三个二摆开,一共六点。

井上看着毛日天说:“我不信你猜得中!”

毛日天拿出纸来,铺在桌子上,上边写着三个二,六点!

井上都傻了眼了,不会这么神奇吧?

刁玉一声欢呼,跳了起来:“我不用陪老鬼子了!”其实他刚才就打算好了,要是毛日天输了她就报警,绝对不会陪这个东洋老鬼子过夜的。

毛日天笑眯眯看着井上:“怎么样,是不是愿赌服输!”

井上在赌桌上一辈子了,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老千,但是让他当面耍无赖,他还真舍不出这张老脸,当年在赌桌上赢得人家倾家荡产的时候,可从来手下没留过情,他自己也曾输过动辄上千万的财物,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给人家拿过去。这一次输了十万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但是这次带着百合子就有些让他挂不住面子了。

百合子是他的小老婆,他在中国别的城市还有产业,大多数在他的大老婆和儿子手里,他之所以喜欢待在三山市,就是因为安置在这里的三老婆百合子是最漂亮的,这时候让他拱手让人,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老婆不像是车子,借出去骑一圈就骑一圈了,多有损男人的威严呀!

眼看着毛日天把十万元收了起来,然后伸手拉住百合子的手,说:“走吧,我带你出去玩一天,明天这个时候保证给你送回来。”

百合子不敢跟着毛日天走,眼睛看着井上太郎。

毛日天也回头看着他,用的是质疑的眼光。

井上太郎挥挥手,愁眉苦脸地说:“跟这位先生去,明天就回来了!”

百合子行了一个礼,然后站起来,任由毛日天牵着往出走。

到了门口,井上太郎叫到:“等一等!”

毛日天回头:“想反悔么?”毛日天都想好了,这老头要是反悔,自己也不能硬抢人家老婆,但是必须踢他两脚,让他知道中国人的厉害。

但是井上太郎没有反悔,说:“先生,请问你的名字叫什么?我井上太郎决不能输在一个无名氏的手里。”

毛日天一笑:“我姓钟,名字叫国仁,欢迎以后到东北找我,不过你得多带两个女人,要不然不够你输的。”

毛日天带了百合子出来,井上还在屋里念叨呢:“钟国仁,我会记住你的!咦,有些不对,钟国仁,中国人?这小子在耍我!”

毛日天拉着百合子的小手,从三楼走下来,外边吧员和门迎都很奇怪,太太怎么这么大胆子,老板还在店里就和别的男人手拉着手走路?

百合子一反先前那种淡定自如的神情,脸一直红着,像一个新娘子一样低着头跟在毛日天身旁,心里像揣了一头小鹿一样,不知道这一天的时间,毛日天会怎么样对待她。

一出饭店,刁玉问毛日天:“我说,你还真想带着这个日本女人走呀?我看吓唬他们一下就行了!”

毛日天说:“我费这么大力气赢来的,当然不会轻易放回去,你没啥事儿可以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