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章 喝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老子今天心不顺,我警告你们,别惹我!”

小泥鳅揉着屁股说:“谁他妈惹你了,你过来不是找茬么?”

毛日天笑了:“恭喜你,答对了!”伸手抓过小泥鳅,问:“昨晚你在山上喊什么来着?”

小泥鳅说:“你松手,我爸是派出所的!”

毛日天说:“不行,官太小,吓不住我!”一挥手就把小泥鳅调过来,大头朝下插垃圾桶了。

刘大丰猛地冲过来,两只大拳头就开抡,酷似海老头的王八拳,只不过他个子大些。

毛日天一转身让过去,到他身后就是一脚,又踢在他环跳穴上,刘大丰又倒下了,捂着半边屁股直叫喊:“你妈的,能不能打别的地方了。”

这时候小泥鳅顶着个垃圾桶起来了,刚要往上冲,王胖子一只啤酒瓶子飞过来“呯”的一声打在垃圾桶上,震得小泥鳅三晃两晃被地上的刘大丰一绊,一个狗吃屎趴下了。

三个小姐起来要跑,毛日天吼道:“都给我蹲墙角,不然连你们一起打!”

三个小姐赶紧都到墙角呆着去了。

毛日天过来一把夺下王胖子的另一只酒瓶子,飞出去又打在小泥鳅垃圾桶上,然后一脚踹倒王胖子,用脚踩着他的胸骂道:“我最他妈看不上仗势欺人的家伙,你说,你爹是干啥的?”

“我爹是乡长!”

“芝麻豆大的个官你也敢拿出来吓唬人!”

毛日天回手操起一瓶啤酒,对在王胖子嘴上,说:“给我喝!”

王胖子被毛日天踩着起不来,感觉毛日天的脚有千斤重,根本反抗不了,这时候酒瓶子顶上来,只好张嘴就喝。

王胖子酒量还不小,毛日天连灌他两瓶,这小子毫不在意。

这时候那三个躲在墙角的小姐,又开始要跑了,顺着墙角偷偷走到门口,还没出门,毛日天一瓶子过去打在门上,玻璃碴子四溅,这仨小姐吓得尖叫一声,又跑回墙角蹲着去了。

毛日天一看胖子不害怕灌酒,回手把一个装水果羹的大腕拿起来了,水果羹倒在地上,招呼一个小姐:“过来,给他来点你的自制烧酒。”

“什么烧酒?我没有。”小姐惊恐地看着眼珠子通红的毛日天。

毛日天一指她的肚子,说:“不是在你肚子里么?尿出来!”

小姐这才明白,接过碗,犹豫一下,到一边花盆后边去了,不一会儿端了一碗黄汤出来。

毛日天垫着餐巾纸拿过来,王胖子一脸的惊恐,双手捂着嘴说:“我不喝。”

毛日天一指刚把垃圾桶拿下来的小泥鳅:“你过来。”

小泥鳅一看大个子刘大丰都被瞬间打倒,体重接近二百斤的王胖子都被制服了,他想跑都不敢了,走过来说:“哥们儿,咱们讲和吧?”

毛日天说:“你把这烧酒给胖子灌进去,我就不揍你们了。”

王胖子说:“小泥鳅你敢?”

毛日天脚上用力,王胖子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小泥鳅还在犹豫,毛日天说:“要是不给他,我马上给你灌进去!”

小泥鳅说:“胖子,你就喝一口意思意思。”

胖子一个劲瞪眼珠子,两只胖手来回挥舞,却说不出话。

毛日天一挥手,召唤几个小姐:“你们都过来帮忙,不然都得喝!”

小姐们最会见风使舵,这时候一看见毛日天强大,赶紧过来帮忙,七手八脚按住王胖子的两只胳膊,小泥鳅拿着碗就开始往下灌,也是王胖子嘴大,大半碗的尿,基本没撒,都喝了。

毛日天一松脚,胖子爬起来就奔洗手间了。

毛日天对小泥鳅说:“记着,以后别见人就欺负,被人欺负的滋味好不好受?”

小泥鳅不吭声,毛日天回头看看坐在地上的刘大丰,刘大丰赶紧低头,就是揉腿,不敢和他对视。

毛日天出了气了,转身走了,回到自己包房,百合子已经醒了,抱着自己的衣服发呆呢。

毛日天问:“你在想什么呢?”

百合子问道:“天快亮了,你真的让我回去么?”

“当然,说话算话。”毛日天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

百合子一脸的失望,说:“你不能带我走么?”

什么情况,本来想要把老鬼子的老婆带出来虐他一下,没想到这个小少妇还动了情,想要跟自己私奔。这个真的不能要!

毛日天说:“我是个逃难的人,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还是回去和你老公过消停日子吧,虽然你是老三,但是毕竟他还很宠你,我看得出他很在乎你,我带你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珠子都绿了。”

百合子不说话了,低着头,很难过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说:“那你能把电话号给我么?”

毛日天摇摇头:“相逢何必相识,你我把这段偶遇保存在记忆里吧。”

说完就要往出走,到了门口说:“你也赶紧回去吧,安稳才是福。”

毛日天出了歌厅,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找了个地方吃了点早点,然后打车奔小客站。

坐小客到夹皮沟乡,然后还要改坐马车去拉拉屯,因为那里的路太难走,也不通客车,来来回回拉水果的都用马车或者拖拉机。

毛日天搭了一个拉脚的马车,往拉拉屯去,本来想买点水果来着,但是一听人家拉拉屯是个产地,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反正现在兜里有钱了,给八叔扔个千头八百的算不得什么。

进了村子,这里家家种果树,地里院子里,连旁边的山上都是果子。

这个时候东北已经上冻了,但是人家这里还有一片丰收景象。

听车老板说,拉拉屯之所以叫拉拉屯,就是以为住户不集中,十家八家在一堆儿,然后隔了几百米才是另一堆儿,这样哩哩啦啦,几百户人家拉拉出去五六里地。

进了村口,一棵大槐树下,围了一群人,大呼小叫,好像是在赌博一样。

毛日天跳下马车,说:“我去看看热闹。”然后就挤进了人群。

只见地上摆在一张白布,上边扣着两碗,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手里拿着一根筷子,正在表演三仙归洞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