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章 乡下黑赌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脚下就只一家,深宅大院,一看门脸,好比过去的地主老财家,门口两个两米多高大石狮子,神威凛凛。

八叔和毛日天介绍,别看这个李瘸子现在落在山村,当年可是独闯过澳门,在大赌场做过马仔,和专业赌徒学过赌术,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物。

后来因为跟着老大在澳门和黑色会的人火拼,被打断了一条腿,这才回来退隐山村。

他是镇长的小舅子,官方有人罩着,黑的白的都混得开。所以他这里虽然没有挂牌,实际就是一个小型赌场,三山市赌钱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

在李瘸子家里玩的,最小的局就是本乡的一些赌徒,一场下来至少也是上万的输赢,李瘸子通常收取百分之五的利,一万收五百,一天下来多的时候收过几十万,乡里除了几个水果大王,没有几个收入比他高的。

八叔上前敲门,毛日天瞄了一眼,大门斗子上还挂了个摄像头,看来是监视门口动静的。

八叔一按门铃,忽然一声音响起来:“鸡老八你有钱么?亮亮货再进来!”原来还装着对讲呢。

八叔回头招呼毛日天:“日天,给他们亮亮货,要不然还不让进门!”

毛日天拿出来几摞钱,在摄像头跟前晃了晃,大门自动打开了。

往里走,过了一溜红砖瓦房,是一个小二楼,二楼后边还有一片杏树林子,就这块地的建筑,要是放在市里光是地皮就得上亿了。

进了小二楼,楼下是两个大厅,里边有麻将桌,有棋牌室,乱哄哄的有好几十人。楼上一个一个小房间,都是包间,那是给大户赌钱的准备的。

八叔一进去,打麻将的站起来三四个和他打招呼,毛日天以为八叔人缘不错呢,接着这几个人就问:“老八啥时候还我钱呀?”

八叔倒是个乐天派,也不感觉不好意思,挥手说:“马上,等我玩上几圈就还你们!”

这些人有的就开始骂他了:“你他妈有钱玩,没钱还债?”

八叔指着毛日天说:“这是我侄子,帮我玩的,我现在没钱,等我侄子赢了钱就还你们。”

这要不是看在小时候八叔整天抱着自己玩,还给自己讲黄色笑话的份上,毛日天绝对不想搭理这个烂赌鬼,不过有了小时候的情义,说什么也得帮助八叔摆脱困境。

毛日天低声问八叔:“我要是帮你也就帮你这一次,以后可不帮了,你要是再赌输了别找我!”

八叔连连点头:“日天你要是能帮我把饥荒堵上,八叔我只有生财之路。”

“你有啥生财之路?”毛日天好奇地问。

“等你帮我还完饥荒再说吧。”

毛日天回头问一直跟着的高利贷:“你想咋玩?”

“打麻将,推牌九,吹牛梭哈斗地主,随你便!”高利贷也是一个豪赌的人,自然不会害怕毛日天这种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八叔跳着脚说:“打麻将,打麻将,我最愿意打麻将了!”

“好,那就打麻将,再找一个人,我们凑一桌。”高利贷说。

毛日天看看八叔摩拳擦掌的样子,说:“你这在一边给我站着,我自己玩!”

八叔很不高兴:“我上去能帮你点个炮啥的,你自己我不放心。”

毛日天说:“你要是上去,我糊了只能赢两个人的钱,你要是不上,我胡牌一次就能赢三个人的钱,哪头大哪头小,你自己算算?咱们不是来过麻将瘾的,是来赢钱的。”

不一会儿,高利贷凑来了两个人,没算八叔,和毛日天组成了桌麻将。

那两个都是本村的村民,玩的不大,是这屋里最小的局,十元钱的,最多一把能赢一千九百二,还得是庄家才能赢上这些。

打了一小圈,毛日天一把没胡,输了一千多。

八叔急得一脑门子汗,在后边一个劲儿问:“你行不行呀?我看不懂你打牌的路数呢?”

毛日天也着急,他打麻将的水平实在是不高,刚才以为自己会透视就稳赢了,可是不是那么回事儿,会透视只能是不点炮,把自己的牌拆的稀巴烂也上不了听。

看见对家手里有三个二饼,他拿着二饼就不敢松手了;看见下家要吃幺四条,他拿着幺鸡也不出手,就不给他吃,但是留在手里也没用。把下家憋得够呛也吃不上牌,结果给下家硬是憋出一个站立自摸胡牌,还多输出一倍来!

毛日天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呆小萌是多么的了不起,居然再不会透视的情况下,赢得湖山村那些大老爷们望风丧胆。

在打了两个小圈,毛日天糊了一把,收了四十块钱,八叔给他一算计,都输了五六千了。

八叔拍怕毛日天的背包,问他:“日天呀,你带的钱的够不够玩到天黑得呀?”

毛日天有些急了,一推牌说:“不玩了,玩别的!”

这时候高利贷已经赢了四千了,看着毛日天,一脸的看不起,原本以为这个外乡小伙叫嚣得那么厉害,是个什么人物,原来还赶不上鸡老八会玩呢!

高利贷说:“你说吧,玩啥?”

毛日天说:“有骰子么?我们玩猜骰子!”

“卧草,你当这里是澳门赌场呀?我和你直接玩石头剪子布赌输赢得了!”高利贷骂道,旁边的人随声附和,都在笑话毛日天。

毛日天想了一下,刚才高利贷说得那几种玩法,斗地主还算是擅长,但是那东西也是随机性太强,捞不到好牌一样赢不了。还不如能有效利用自己透视眼的梭哈呢。

“梭哈”就是先发给各家一张底牌,底牌要到决胜负时才可翻开。从发第二张牌开始,每发一张牌,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有人下注,想继续玩下去的人,要跟注,跟注后会下注到和上家相同的筹码,或可选择加注,各家如果觉得自己的牌况不妙,不想继续,可以放弃。认赔等待牌局结束,先前跟过的筹码,亦无法取回。

高利贷有了刚才麻将的经历,就认为毛日天是个菜鸟,笑道:“玩什么都行,不过要进“梭哈”的场子,最低有十万现金,你有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