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章 还赌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顶大话说出来了,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看看眼前的一副崭新的扑克,心说自己不认识,毛日天比自己晚来的,更加不会认识。

他们玩一次换一副扑克,每次都是新的,所以谁都不可能从背面做出记号来,老顶做梦也想不到他遇上了一个能透视的对手。

毛日天手一伸:“你先抓牌。”

老顶手在牌面上晃了几下,抓起一张翻开,是一张k,毛日天再伸手,拿到一张A。

老顶接连四张牌,是一把散牌,最大的就是一张K。

毛日天盯着他的牌,始终保持比他大就行,要不然拿一副同花顺就过于高调了。

最后一张老顶拿到一对K,面露喜色,骂道:“老子就不信你能拿到一对A!”

毛日天透视扑克牌,另外三张A在哪,他都一目了然,微笑着说:“我的运气好像始终比你好一点。”说着翻开一张A。

老顶当是脑袋汗就下来了,眼睛盯着那副牌,有些傻。虽然他也是豪赌的主儿,但是头一次输的这么彻底,这么痛快。

八叔乐得差点没抽了,又过来要亲毛日天,被毛日天一把推开了,八叔趁机亲了一下同样看得出神的二燕子,二燕子气得一个劲儿擦脸。

老顶冷笑一声,说:“小子,你等着,过几天我再找你!”

毛日天说:“你还是别找我了,我赌过今天,就不赌了。”说着拿起两万扔回去给老顶,说:“小意思,请你喝酒的。”

老顶转身就走,毛日天回头问高利贷和另外两个赌客:“你们还玩么?我说的是真的,过了今天,你们再找我,我肯定不玩了。”

那两个客人还没有老顶豪爽,摇摇头说:“今天运气不好,改天吧。”

高利贷输了二十多万,虽然手里拿着要回来的四万,但是还欠李瘸子十九万呢,今天这一场钱要的亏了老本。不过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拉着毛日天说:“兄弟,咱哥俩合作吧,我出钱,你赌。赢了钱对半分,你说怎么样?”

毛日天说:“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么?我要想赌,自己会拿钱来赌,非要带上你干什么?”

高利贷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走了。

毛日天看看收拾桌子的二燕子,说:“妹子,你刚才的手法有些欠缺,收了老顶多少钱呀,帮他倒牌?”

二燕子脸一红,说:“没有呀。”

毛日天凑到她跟前,在她耳边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以后不要出千,对你爹赌场信誉不好。”说着手在二燕子翘起的臀部上拍了拍,拎起桌子上的钱,转身往外走。

二燕子看着毛日天背影有些发呆,心里瞬间就被毛日天的潇洒折服了。八叔在身后比划好几下,想像毛日天一样拍拍二燕子的翘臀,但是始终没敢。

二燕子回头看见盯着自己看的八叔,八叔吓得赶紧就要走。二燕子却招呼他:“八叔,你等一下。”

“啥事儿?我可没拍你。”

二燕子问:“你刚才说那个人是你侄子?他叫什么呀?”

八叔虽然没有结过婚,却很会察言观色,看着二燕子暧昧的眼神,不由一笑,说:“咋地,相中我侄子啦?”

二燕子扭捏一下,从自己的钱摞中抽出几张,塞给八叔,说:“八叔,留着买烟抽。”

李瘸子赌馆刚开始经营的时候八叔是常客,后来人家越做越大,而八叔越来越没钱,就连院子都进不来了,几时受过这等待遇,顿时激动得什么似的。说:“二闺女,你要是真的相中我们日天了,你就到我家去玩,我侄子最听我的。”

二燕子一听,又塞给八叔几百块钱:“八叔,这个买酒喝。”

把八叔乐的,还想和二燕子聊一会儿,外边毛日天喊道:“八叔,出来还债了。”

八叔出了房间,跟着毛日天到了楼下大厅里,站在楼梯上喊了一嗓子:“我都欠谁的钱,过来拿!”

“呼啦”一下子站起来好几个,过来和八叔算账,有有欠条的,有的是口头借的,一共又还出去两万多。

出了李瘸子家,毛日天拎着钱和八叔村头村尾走一圈,八叔欠的钱都还上了。

毛日天不愿意出风头,就让八叔自己拿着钱去还,就在身后跟着就行了。

钱都还完了,还剩一百三十多万,八叔说:“日天呀,这回咱们有钱了,你就在这住下吧,在这说媳妇,以后八叔老了,你把八叔伺候走了,八叔的遗产都给你。”

毛日天笑了:“八叔你除了一身饥荒,还有什么财产呀?”

八叔生气地说:“你也太瞧不起八叔了。你知道为什么八叔没有钱,这些人还敢把钱借给我么?”

“不知道,是不是你信誉好呀?”

“这年头没钱就没有用信誉,他们敢借我,就是因为八叔我在公路边上还有一块地,有八亩地,乡里要扩道路,马上就会占咱们这块地,到时候这块地不算果树,价值至少七八十万。”

毛日天点头:“哦,那就难怪了,不过你咋知道会给你这么多钱?我们那边占地可没有这么贵。”

八叔说:“我这是有据可依的,前年县城里占了王乡长家里的地,六亩半就给了一百多万。我这八亩呢!”

“你能和乡长比么?人家不是官官相护么。”

八叔跳着脚说:“那也得依照法律呀,我懂的,我那个红富士苹果树亩产量在5000斤左右,亩产值在12500元左右,按照两块五每斤,每亩投资在3000元左右,不含人工费,亩收入在八千到一万元左右。按着国家土地管理法规定,征收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六至十倍。最高不超十五倍。我这个按着一万元,八亩十年那不是八十万元么?”

毛日天笑道:“你算的还挺明白,不过你不能等着那个占地的钱,多买下一点地,一样发家致富。”

八叔说:“村里要占地修道这件事儿没几个人知道,是我偷听到村长和乡长通电话才知道的,我家地旁边有一个老白婆子,她也有三亩地,是买村里孙寡妇家的,现在我想要买过来,估计给她个万八千就能买过来,到时候一占地,我们就发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