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章 不娶我就杀了你/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叔被这个老女人吓得起来又跑,结果又撞晕了,再次醒来时候,月朗星稀,已经在山洞外边了,而且还是半山腰。

八叔挣扎着坐起来,头晕晕的,回头看看那个看着自己笑的老女人,想起来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白婆子说:“你不要怕我,我又不会伤害你!”

八叔说:“你什么来头,是人是鬼,这是里是阳间还是阴间?”

老白婆子笑了一下,一口牙还是洁白整齐的,不知道是不是镶的假牙。老婆子说:“这里当然是阳间,阴间是没有星星月亮的。我是来自云南边疆的,我在追一只大蜈蚣做药引,追了它半年多了,所幸的是今天被我捉到了。”

八叔一听,知道这个老婆子是人了,松了一口气,说:“那蜈蚣在哪?”

老白婆子拿起手里的一个大葫芦,说:“被我碾碎了装进这里了,留着将来做药引子。”

八叔一听长出一口气,终于不用自己来抓大蜈蚣了。他看看四周,又问:“这是哪?”

老白婆子说:“半山腰,这个蜈蚣洞不是一个出口,你们村里的人只是堵住了山下的一个,山上还有好几个洞口可以出来呢。”

八叔点头,说:“这么说大蜈蚣死了,我没死,那我岂不是可以娶村长的闺女香秀了?”

老白婆子一听不高兴了,说:“你刚才在山洞里亲了我,还摸了我,以后你不可以负我。”

八叔听了一跳老高,说:“这可不行,你都多大岁数了,我还是小伙子呢!”

老白婆子生气地说:“你要是不想要我,就不要招惹我,我长这么大没有被男人亲过,你亲了我,就得娶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八叔听了把眼睛一闭,说:“那你杀了我吧!”

老白婆子真的恼了,回头就搬起一块石头,但是对着闭着眼睛的八叔看了半天,叹了口气,扔了手里的石头,说:“”算了,我也不强求你,啥时候你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尽可以来找我,我随时可以养活你的。”

八叔听了感觉受到了莫大侮辱,起来踉踉跄跄走到山下。

村长他们没有在,山洞的洞口还堵着呢,八叔就回了村子,直奔村长家里。

他一进村长家门,村长一家吓得拿起棒子就打,说是打鬼!

经过八叔再三解释,在挨了一棒子头上流下血来,村长才相信,没有这么笨拙的鬼。

原来村长他们已经在外边等了两天了,也没见八叔出来,以为他早就死了,所以就回来了,没想到第三天晚上大半夜他跑回来了。

八叔说了自己和云南来的一个老婆婆一起杀死了大蜈蚣,已经碾碎了做成酱汁了,想让村长实现诺言,把女儿嫁给他。

村长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说他吹牛。

八叔来了犟脾气,第二天带着村长和村民他们上山,搬开洞口的石头,拿着手电火把在里边走了一圈又出来。大家一看八叔面不改色,都相信里边已经没有大蜈蚣了,而且八叔最有说服力的还在里边捡了一只大蜈蚣腿回来,证明蜈蚣已经死了。

但是村长说没有见到蜈蚣的尸体,拒不肯将女儿嫁给八叔,把八叔气得回家以后大病了一场。

后来听人家说有个姓白的老太太买了孙寡妇家的果林,那片林子正挨着八叔家的果林不远。

八叔跑过去一看,果然是那天晚上在山洞里的那个老太太。

老白婆子就在果林中的木屋居住,对八叔实在是好,热情款待八叔。

虽然八叔和老白婆子没有有成一家人,但是老白婆子有话,她的大门,永远都给八叔敞开着。

后来八叔听说乡里要占地,就想要把老白婆子的地给买下来赚一笔,但是老白婆子就是不卖,说八叔不务正业,只要他还上村里的赌债,才能考虑卖地给他。所以八叔先前就说,只要还上赌债,自己就有钱赚了。

听到这里,毛日天感到事情很奇幻,不是像八叔想的那么简单,一个老太太千里追一只大蜈蚣,如果要是真的,那个这个老太太绝不是一般人。这样不一般的一个人,居然对肥胖的八叔情有独钟,毛日天不由有些怀疑。

毛日天一说出了自己的怀疑,顿时就被八叔给踢了两脚:“臭小子,你是说这老太太很有本事,不会爱上我是不是?她都七八十了,我才三十多不到四十,你说我配不上她?你找死呀你!”

毛日天笑着躲避,说:“好吧,你不是说你要去和她买地么,我跟你去,我看看这老太太是何方神圣,居然这么重口味!”

八叔得意地说:“好吧,你跟着我来吧,免得你不相信!”

八叔带着毛日天,拎着一大堆钱,直奔村外的公路边果园。

走过一片苹果林,上边的苹果又大又圆,毛日天羡慕不已,说:“我们北方这个时候已经结冰了,你们这里果实才成熟,一年两岔庄稼,太让人羡慕了!”

八叔嘟囔道:“有个屁好羡慕的,一年到头捞不到歇着,哪像你们北方,一到冬天就是打麻将。”

再往前走,有一片果林出现,这里的果树可不像刚才看的那些长得那么好了,树枝枯黄,苹果一个个都不是很大,有很多都烂得掉在地上。

毛日天说:“八叔这片林子一定是你的。”

八叔嚷道:“才不是,我的林子都是雇人弄的,这片林子就是老白婆子的,我说她根本就不是果农,却非要买片地,这纯是自讨苦吃,所以我说,这果树林子都被她弄成这个样了,只要我出价钱,她就一定能卖给我。”

俩人穿过林子,不是地看见地上来回爬的肉虫子,伤痕累累的烂果子到处都有,过了林子,里边靠山有几间木屋,八叔大喊一声:“老白婆子,我来了!”

里边一个清脆的声音回答:“来啦!”随即走出一个妙龄少女,也就十六七岁,头上扎着苗族的大头巾,脖子上挂着银锁,一身苗族少女打扮,在往脸上看,把毛日天和八叔惊了个目瞪口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