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章 命根子被蛰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和八叔回到家里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俩人吃了口饭就睡了,八叔鼾声如雷,毛日天却有些睡不着觉了。

不知道家那边怎么样了,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永远背着逃犯的名字。但是两条人命都是被自己打死的,即便是陈锋想帮自己,恐怕也背不起这个黑锅。

毛日天想给狗剩子打个电话,又害怕连累的狗剩子,还是等两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八叔出去买酒,不一会儿急匆匆跑回来说:“日天,乡里已经开始征地了,还没到我这,先到的老白婆子那里,我得去看看。”

毛日天不想和虫婆婆深接触,反正虫婆婆对八叔没有恶意,他自己玩去吧,就没起来,继续睡懒觉。

八叔乐颠颠跑了出去,毛日天一觉睡到临近中午,醒来时候见八叔么还没有回来,不由奇怪,这热闹看的连饭都不吃了么!

他起来洗了把脸,然后出来往虫婆婆果林方向走去。

还没出村子,一个妇女看见毛日天,问道:“你是不是鸡老八的侄子?”

“对呀,有事么?”

“鸡老八被毒蜂子蛰了,你不知道么,送村卫生所了。”

“卫生所在哪?”毛日天一听可急了,八叔原来是出事儿了。

按着妇女指引的道路,毛日天飞快赶到了卫生所,这是三间大瓦房,门口围着不少人,离老远就听八叔大呼小叫的喊疼。

毛日天分开人群进去,只见八叔躺在诊床上,双手捂着小肚子下边,一脸的痛苦。

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子,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双手插兜看着八叔,说:“你不脱裤子我是没有办法!”

八叔说:“香秀呀,我不是不脱,我被叮得地方不妥呀,怪羞人的!”

旁边几个闲汉笑道:“老八你是不是鸡鸡被叮到了?”“你小子真是不知死活,是不是用尿去呲马蜂了?”

八叔奇怪地问:“你咋知道,我撒尿时候跟前没人呀!”

毛日天看看八叔也不是会更严重,所以站在一边看看那热闹,看看他这个没正事儿的怎么过这关。

穿大褂的就是这个村的村医,村长老木头的女儿木香秀,算是这个村的村花,长得清秀漂亮,是众多光棍的追求对象,也是眼光过高,所以一直到二十五岁了,还没有正式出过一个男朋友。

八叔虽然已经三十好几了,但也是香秀众多追求者当中的一个,而且追求的时间最长,从香秀上中学的时候到现在已经追求了十二年了,最早追求香秀的男青年都已经结婚生子了,现在刚加入的还有十**岁的,唯有八叔,十二年了,从未退缩过,因为这事儿都被老木头骂了不知多少回了。

香秀人还不错,不过就是有些看不起不务正业的八叔。

这时候八叔小便被咬了,在梦中情人面前实在是不好意思脱裤子,双手抓着裤腰,一个劲儿呻吟。

香秀也不着急,双手插在大褂兜里看着八叔说:“你要是能忍住就回家自己上点碘酒,或者用肥皂水洗洗也行,不过前提是先把毒针拿出来,不然它会往里走的。”

八叔说:“我自己不行呀,路都走不了了。要不这样吧,你把这些人撵出去,屋里就咱俩,我就脱给你看。”

香秀一皱眉头,还没有说话呢,旁边人就起哄了,说:“老八你想得挺美呀,你以为洞房花烛夜呀,还单独脱给香秀看?”

香秀说:“这样吧,为了保护你的隐私,我用屏风给你遮挡一下。”

八叔点头:“好吧,快点,疼死我了!”

香秀扯过一个屏风挡好了,屏风是一层纱布,平时给妇女检查时候用的,不过这时候通过后后窗户的照射,在外边看里边,还是能看得见,只不过模糊了一点而已。

八叔躺在床上看不清外边,就以为外边也看不见里边了,用手解开了裤带,但是一抬屁股,又疼的直叫唤。

“香秀,你得帮我,我这里疼的个不行了!”

香秀毕竟是学过医的,虽然没结婚,但是也不像一般女孩那么腼腆,过来扯着八叔的裤子连里带外都扒下来了,就听香秀惊呼一声:“哇,这么大?”

外边几个闲汉听了,过去就把屏风给挪开了,还有几个三十来岁的小媳妇,也都跟着伸头去看。

八叔一看屏风没了,涌过一大帮人来,顿时臊得俩手捂住了脸。

大家往他小肚子下边看去,只见黑紫黑紫的一大团,真的肿的已经没有了模样。

一个小媳妇说:“妈呀,这还能行了么?”

旁边的闲汉说:“你去试试不就知道能不能行了?”

小媳妇一巴掌打过去:“你咋不让你媳妇试试呢!”

只见香秀带上医用手套,用手来回扒拉着八叔的命根子,来寻找被毒蜂子叮过的地方,好把毒针拿出来。

八叔疼的直叫喊,俩手捂着脸,不敢看大伙。

毛日天过去把手按在八叔的肩膀上,把灵气稍微输入一点,帮他镇痛,但是不敢过于用力,害怕八叔要是一下子一点都不疼了,再坐起来调戏香秀,就把自己的本事暴露了。

八叔果然不那么疼了,松开了手一看是毛日天,就说:“日天呀,我说让你跟我去不跟,你要是跟着我,帮我看着点我就不能被蜂子叮。”

毛日天笑道:“你要是不被蜂子叮,哪有这个机会让美女给你看病!”

八叔心想也是这么回事儿,就不埋怨毛日天了,回头对探头探脑看自己下边的那些人喊道:“都滚犊子,没见过这么大的是不是?三嫂你看啥?三哥的那玩意你还没看够呀?待会儿送你家里去给你看,反正三哥不在家。”

那个三嫂被他说得脸一红,转身扯着十岁的儿子就走了,一边走一边骂:“谁稀罕看你的,要不是肿了,都不一定有我儿子的大。”

香秀听见毛日天说话,这才看他一眼,见不认识,就问八叔:“这人是谁?”

八叔说:“这是我侄子,你可别打他的主意,他这人信佛,不娶老婆。”

“你胡说什么!”香秀狠狠揪了一八叔命根子,八叔疼的“呕”的一声,身子拱起来。

这时候只听门外嘈杂,有人喊:“香秀在不在,快点,王乡长不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