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章 五毒使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听虫婆婆的口气不对,不由质疑起来。

只见虫婆婆慢条斯理地说:“小伙子,你说对了,老太太我就是经历过当年的事儿!我就是五毒教五大护法之一,混到今天,我已经等了三百多年了。当年的一幕幕,犹如还在眼前!”虫婆婆说完了,一双老眼眺望远方,仿佛回到了大明朝覆灭的战乱年代。

毛日天听得目瞪口呆,伸手摸摸虫婆婆额头,说:“大姨,你没发烧吧?”

虫婆婆说:“我几百岁的人,骗你干嘛?当年我们五毒教五个护法齐心协力的时候,没有谁能和我们抗衡,但是后来各留各的心眼,结果就四分五裂了!”

毛日天试探着说:“虫婆婆,你要是已经几百岁了,那就已经长生不老了,你还要找什么长生方?”

虫婆婆叹了口气,说:“我这哪里是长生不老,我这是老不死的怪物而已,不单是我,当年一起吃了长生丹的几个,估计都像我一样,变得老而不死!不过这些年我的体能越来越是虚弱,估计也没多少年活头了,只有找到长生方,才能让肌体细胞重生,回到年轻时代!”

毛日天说:“到底长生方是个什么方子呀,你又知道多少?”

虫婆婆说:“我这么和你说吧,九煞道人是偷了我们五毒教的镇教至宝,五毒液,来配置的长生方,它可以让人肌体免疫力超强,细胞再生功能大了,自然身子骨就不会老化。但是长生丹必须要每隔一百年再吃一次,否则还是会慢慢变老的,虽然比平常人老化的慢一些,但是终究有一天会死!你说的五毒教的五毒使者变身鬼魂,投寄到五种毒物身上,那不过是片面之词,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

虫婆婆坐到了一个树墩上,白婧站在她的身边伺候着,像一个乖顺的婢女一样。

虫婆婆说:“五毒教本来远在苗疆,根本不理官府与义军之间的争斗,教主逆天行当年也是闭关炼丹,他和他的师弟九煞道人同时研究出来长生之术,但是药方始终配置不全。其中一味最主要的就是养了几百年的五毒圣物,蛇,蝎,蟾,蜈蚣还有蜘蛛的血液混合而成的五毒液。

九煞道人有一天突然失踪了,而且重伤了教主,我们赶到的时候,教主已经奄奄一息,他说九煞道人偷走了五毒液,一定是找到了另一味药剂,所以想要独吞,而教主本事要大过他很多,所以他不甘心和教主师兄一起长生不老,所以自己逃走了。

教主下令,一定要夺回五毒液,或者是长生丹,作为本教的宝物。当年五毒教之所帮助李闯王夺取京城,就是因为知道了九煞道人做了崇祯皇帝的国师。

攻破京城的那一天,九煞道人带了一位公主逃走了,我们五大护法齐心协力追赶,原本我们五人联手,九煞道人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这时候九煞道人故意在他炼丹的房中留下几粒长生丹,仅仅是三粒长生丹,让我们五大护法就翻了脸,动起手来,最后我吞吃了一粒,天网护法小朱吃了一粒,而另一粒在打斗的时候丢落山谷了。

当时我和小朱貌美如花,所以动手的时候天蝎使者和神龙使者,还有金蟾使者都没有对我们下杀手。他们三个却都伤的不轻。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各自寻找九煞道人,后来神龙使者遇上了九煞道人,不过他根本不是人家对手。他侥幸逃脱以后,就乔装改扮,跟踪九煞道人,知道了他躲避的老巢,并且绘制了一张地图,然后召集我们,要带我们一起去抓九煞道人,神龙使者不愿意先说出地点,只是给我们展示了一下地图,我们当时只是粗略地看了地图,各自记下一些,约好了八月十五一起动身去找九煞道人。

但是由于上次的翻脸,我们之间少了信任,天蝎和金蟾两位使者合计一起去偷袭神龙使者,抢夺他的地图,然后自己召集人手去抓九煞道人。但是图没有夺来,天蝎当场被神龙使者打死,神龙使者和金蟾使者身受重伤,各自逃了。这个计划就有泡汤了。

天蝎使者死之前按着自己的记忆把神龙使者的图大概画来下来,留给他的儿子,金蟾使者知道这件事,带着伤去找他的儿子来抢那张图,却不想他重伤之下,连天蝎使者的儿子都没打过,反而中了剧毒,后来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有人传言他身子越变越大,而且浑身疙瘩,神志不清,越来越像一只癞蛤蟆。我猜测他是因为多年奉养毒蟾蜍,身体中已经满是蟾蜍毒素,所以一经重伤,控制不住毒素,就变得发狂,算是变了异型!

天蝎使者的后人也受了惊,从此隐姓埋名,再没有出现过。而神龙使者也伤重不治了,那张图在他后人手里一辈一辈往下传。

我和小朱本来已经吃了长生丹,起初的一百年里依旧年轻貌美,根本就断了要夺长生方的念头,但是后来发现开始衰老了,就赶紧找师父的遗著,这才翻出来他对长生丹的认识,这个长生丹并不是一次吃了,终身有效,而是需要隔上一段时间就再吃一次,最长是每隔一二百年吃一次,才能保持身体机能不老化。

我和小朱这才开始再次寻找长生方,但是是时隔百年,找起来比当年还要不容容易,一查就是二百年,终于找到了神龙使者的传人,就是神婆梅姑,我们逼问她那张地图在哪,但是这个梅姑也很狡猾,假意答应带我们去拿,却把我们领进了她的蛇阵,然后逃脱了,再以后就抓不到她了。我知道她得了一只老王八的深海龙珠,一定是找地方修炼去了,看她也不是多年轻,就知道她一定也没有找到长生方。

不过后来我想,就算我们得到那张图,也一定不是人家九煞道人的对手,何况金蟾使者现在估计早就死了,当年他没有后人,疯了以后更加不会有后人,他那一脉,算是断了。

现在能和九煞道人过上几招的就剩下我和小朱,我们俩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就不打算再找长生方了。不过后来我在苗疆又研制出来一种练功术,就是在我们百足使者功法的基础上,我开始养百虫,然后制成丹药服食,不但可以增长力量,而且可以控制很多虫类,这倒是一大法宝,所以我就又有了找到长生方的打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