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章 白虎女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秀以前在学校毕业以后曾经谈过一次恋爱,那是她的初恋。

对方是她的一个高中同学,家庭条件好,长得也帅气,香秀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两人正值青春期,很快坠入爱河,就在一个月淡风清的夜晚,两人在河边约会,情到浓处,爱到深时,俩人嘴对嘴互吻,下边两只手就开始相互摸上了。

香秀摸小伙子不要紧,对方一切正常,反应也很强烈,但是当小伙子的手伸进香秀裤子的时候,就像被电击了一样,一哆嗦就把手抽出来了,推开香秀说:“你没有毛?你是白虎?”

香秀当时羞得要钻进地缝的感觉,傻傻地看着小伙子默默转身离去的背影。

当时这件事对香秀打击很大,她又找过小伙子两次,但是小伙子根本接收不了她,小伙子也和香秀说了自己的秘密,因为他的表姐姐就是白虎,所以嫁到丈夫家不久,丈夫就出车祸死了,婆婆悲伤过度,心梗犯了,也跟着死了,出殡的那天下大雨,灵车翻了,还把送殡小叔子和老公公都给砸死了。就因为去了一个白虎,短短几个月,姐夫一家人全都死了。

后来传出来,她表姐走到哪里别人都躲着她,她自己执掌着姐夫家很大一笔遗产,可是就是没人敢娶她,后来又一个不信邪的男人跟她交往,受到男人全家人的反对,这个男人瞒着家人夜里偷偷跑出来和表姐约会,结果夜黑风高,走路没留神,一脚踩进一个粪坑,没出来,淹死了!从此以后再没有一个人接近她表姐。

小伙子有着这么惨痛的例子在这里摆着,哪里还敢和香秀继续交往。

而香秀听了小伙子说的话,也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扫把星了,有男孩子接近她,她都不敢和人家深交往,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她的眼光太高,谁知道她还有这苦衷呀。

今天被毛日天毫不留情地点破,香秀一下坐在那里起不来了,颤声说:“神医,这你也能治么?”

毛日天笑了:“亏你还会是个学医的,这都不懂么?”

香秀说:“我试着治过,但是根本不好使,毛毛就是长不出来,我看卦书上说过,我这种就是天生的扫把星,没得救了,只能自己过一辈子。”

“屁话,那都是无知的表现,你听我给你分析一下。”毛日天又坐到香秀对面,像个长辈似的,把手这回放在了香秀的大腿上,说:“其实产生这种毛病有几种状况,第一,因激素原因的毛少,对女性的健康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她的内分泌、月经周期、性特征发育、性功能及生育力都是正常的。绝大多数“***”是此种原因。再者患有甲状腺功能低下的女性会有毛稀少的症状,而且会伴有性冷淡的现象。还有单纯性腺发育不全的女性也会伴有少毛症。再就是患上特纳氏综合症,会导致女性性细胞成熟过程中性染色体发生问题而导致性腺机能不全。

前者对健康可以说毫无影响,甚至西方女性有剃去的习俗,女孩子从小就得到包括需剃去这东西的好处的教育知识。浴室里都备有剃须刀,浴后都要刮一次。这样既干净又凉爽,大大减少下生殖道感染的机会。

不过后者就有些麻烦了,患有甲状腺功能低下,或者发育不全,就需要治疗了,不然将来会影响到夫妻生活。”

香秀脸一红,说:“我现在连男朋友都不敢谈,还谈什么夫妻生活呀!”

毛日天手在香秀大腿上拍了几下,说:“白虎克夫,青龙克妻的说法都是迷信说法,没有依据。不要看个别的家破人亡了,更多的家破人亡的女人也不见起都不长毛。许多人认为***不吉利、不能生育、不能给予男人爱、不能给家庭带来幸福,谁娶了***会晦气不说,家庭也会遭恶运。正是由于这样的观点,让人们谈“白虎”色变,好象是真的遇上虎一样。”

这几句话说到香秀心里了,不由落了泪,说:“神医,你有方法治疗一下么?”

毛日天说:“这个我倒是可以试试,我要用飞经走气的针法加上气功辅助,催生你的雄性激素,我想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这么一说,香秀又犹豫了,问道:“那你需要刺哪个穴位?”

毛日天掐指算算,说:“关元穴,会**,中极穴,曲骨穴……”

香秀听得连脖子都红了,因为这些穴位的位置她都知道,都是围绕着女人禁区的穴道。

香秀说:“这样……我怎么好意思……让你来治疗。”

毛日天说:“女人有三不避忌,幼年不避父,出嫁不避夫,生病不避医。我是医生,不会对你起淫邪之心的,你要是真的想要脱离白虎的这个名字,那就不要扭扭捏捏,羞羞答答的了。再者说,我在这里呆不了多久,如果我走了,不一定以后还会不会来,你再找我可就不一定找得到了。”

香秀咬咬牙,这个毛病困扰她太久了,她终于下定决定,说:“我治!”

毛日天点头,心说,“好吧,我这医生当的,也不收钱,却要央求别人来治病!”

实际上毛日天是心底善良,即便没有什么好处,也见不得别人有困难。不仅仅是毛日天这样,其实大多数人都有一颗良善的心,只不过有的人见了困难不上前,那是因为没有这个能力,如果给他蝙蝠侠一样的本事,估计喜欢做英雄的人一定大大超过喜欢做恶魔的人。

毛日天示意香秀脱了裤子躺倒炕上去,然后自己先回头开门看看,见八叔没有在外边就放心了,要不然这老小子一看自己让他梦中情人脱裤子,还不和自己拼命么。

毛日天在回过身子来,只见香秀已经把裤子脱了,只是横搭在腰际,挡住了重要部位。

毛日天拿出针囊,走过来,说:“我要动针了,你放松一些。”

香秀点点头,闭上眼睛,用手腕子挡住眼睛,她的脸已经像火烧云一样了。

毛日天抬手挪开她的裤子,只见那个地方光洁无瑕,像婴儿一样纯净,和隔着裤子看着就是两个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