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章 尿炕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秀试着腿上凉飕飕的,半天毛日天也没有动静,把手拿开,睁眼一看,毛日天两眼瞪得溜圆正盯着自己的私密处看呢。

香秀气得差点要抬脚踹他:“你看什么,不说要针灸么?”

毛日天这才回过神儿来,他觉得女人那里纯净的还是很吸引人的不知道那些讨厌白虎的人是怎么想的,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些迷信说法。

毛日天用酒精给香秀身子消毒,酒精冰凉,香秀的身子抖了一下,赶紧又把眼睛闭上,手腕搭在了眼眶上,毛日天从下边看上去,香秀脸上只露出小巧的鼻子,和晕红的双唇,这羞答答的神情,很是迷人。

毛日天害怕香秀再发火,不敢过多欣赏,拿出银针,现在关元穴下针,这一招用的是青龙摆尾的针法,不退不进,左右摇动,以推进经气运行。

第二针是曲骨穴,用手指捻针入穴,用中指轻轻拨动,然后再上提,手腕轻轻晃动,像摇铃一般,这叫做白虎摇头。

第三针刺入中极穴,叫做赤凤迎源,入针到地,提针到天,摇针如凤凰展翅。

再一针,直入前阴与后门之间的会**,一退三进,钻剔四方,这一针法叫做苍龟探穴。

这四根银针刺入,香秀只觉得小腹以下一阵阵酸麻,就好像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尤其是会**的那一针,让香秀浑身颤抖,竟然忍不住尿了出来。

香秀羞愧至极,就想要起来,被毛日天按住了,说:“不要动,顺其自然,尿就尿吧。”

香秀一泡尿全都到了八叔的炕上,毛日天心说,尿就尿吧,这边炕梢是八叔睡的。

毛日天等香秀稳定一点了,双手按在她的两边胯骨上,输入灵气,然后游动双掌按摩,香秀顿时感到无比的舒服,四肢百骸都像是有一股热气在按摩一样。

十分钟左右,毛日天收功,把银针也全都拿出来,让香秀起身。

香秀问道:“这样就可以了么?得什么时候能长出来?”

毛日天伸手在香秀那里摸摸,说:“没有那么快,不过从今天开始就应该可以生长了,你看见我的胡子没有,一天不剃就长出很多,你的那里过个十天八天,应该就能和正常女人一样了!”

香秀虽然感到难以置信,但是事实上毛日天对病情的判断又令她不得不信,于是半信半疑穿上了裤子。

她刚穿好裤子,前门拉锁还没有拉,八叔一脚就迈了进来。一看香秀双手拎着裤子,满脸通红的样子,再看看毛日天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不由问道:“你拉干啥了?”

毛日天说:“看病呗,还能干啥?”

八叔眼珠子一瞪:“看病脱裤子干啥?”

毛日天还没说话,香秀火了:“关你什么事,毛神医,不要和他说。”

毛日天笑呵呵看着八叔,说:“想知道就自己问。”

八叔一看香秀发火,哪敢问她,挠挠头说:“不问了,我刚才去买了点菜,想留你在这吃饭。”

香秀说:“不吃,我要走了。”回头对毛日天说,“记得帮我保密,我不会让你白辛苦的,回头我把我家那颗老人参给你拿来,我爸说那是我爷爷在山里采的,拿回来的时候七两半呢!”

八叔嫉妒地说:“那么好的玩意可别送人,自己留着吧。”

香秀说:“和你有关系么,让开。”说着一把拉八叔,八叔没站稳,一下坐在炕上了,手按在尿水里,吓了一跳:“呀,炕上咋还湿了?”放在鼻子下一闻手指头,“呀,骚哄哄,这不是尿么,毛日天,是不是你干的?”

香秀早就羞臊得抬不起头了,赶紧跑了出去。

毛日天说:“你别问谁尿的了,赶紧收拾吧,我去做菜,你的手脏了,就别碰菜了。”

八叔说:“你告诉我谁尿的,你俩不是在屋里看病吗,咋还尿炕上了额,你今天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今天……我就……”

毛日天脸一撂,说:“今天你要干什么?”

八叔想想,一个是自己的财神,一个是自己的女神,谁也惹不起,挠挠头说:“不告诉我我就不收拾。”

毛日天看看他的头发,说:“那你就先洗头吧,尿都挠到头发上了。”

毛日天吃完饭出去又和二燕子溜达一会儿,这回李瘸子也不管了,反而觉得女儿要是能和毛日天在一起,反而是二燕子的福分。

俩人到天黑分手回家,毛日天拿这手机,忽然想起家那边,虽然那边没有亲人,但是那帮朋友他也很惦记,这么多天过去了,警察应该不会盯着狗剩子他们了吧。

毛日天给狗剩子把电话打了过去。

那边狗剩子接起来问道:“谁呀?”

毛日天说:“我是小毛,要是有警察在你身边,你就说打错了挂了。”

狗剩子骂道:“哪几巴来警察,我身边就海老头和大贺,我们喝酒呢,你小子跑哪去了,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毛日天说:“我这不是害怕连累你么,我不是越狱出来的么,刁翔那小子让我给打死了,你不知道么!”

狗剩子忽然妈呀一声,说:“对呀,你是越狱跑的,我都忘了,你没让人家抓住吧?”

“……”毛日天真的是无语了,这个狗剩子这个智商真是有待修理,自己的灵气可以修复神经,可以增强肌体免疫力,就是不能让人智商提高,要不然真的给他好好弄弄脑子。

狗剩子那边开始吵上了,海老头大贺都要和毛日天说几句,这时候开门的声音,柳小婵问道:“你们抢什么电话,是美女打来的么。”

狗剩子说:“是毛日天那狗日的……哎呀,你别抢……”

接着电话那边已经换了柳小婵了:“我说毛日天,你跑哪去了,也不带着我,家里都下雪了,小雯冻得不敢出屋,整天围着被子坐在炕上。警察过来找你好几回了,王艺潇也来过,栾兰也来过,都说人不一定是你杀的,说你一有消息就告诉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