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章 惊悚的回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老头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毛日天看着可笑,说:“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怎么样了,还全村人的麻烦,你不会是又看中女村长了吧?”

海老头歪着脑袋想了一想,说:“你别说,金莎莎长得可比李颖她妈强多了,今天剪彩的时候我就在她身后,那小屁股……嗨,怎么又扯到女人身上去了!我说的是那个日本人!”

“哪个日本人?”

海老头说:“村里居住进来一帮日本人你不知道么?就住在蝲蝲蛄家的厢房里。今天还来这里卖了几十斤的鱼回去,日本人很计较,非要我们给送回去,我就推着推车给他们送,去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不过我刚要问就被人家给推出来了。”

大贺骂道:“小日本,在我们国土上还敢这么猖狂,你没骂他们吗?”

“没有,他们骂我了,让我滚出去!”海老头说。

毛日天也皱眉头,这些日本人估计就是黑龙会的人,像大贺说的一样,到了人家国土上还敢耍横,真的是恶性不改!

海老头说“我当时看他们人多,也没说话,我就滚了……不是,我就走了,我把推车送回来我就又回去了,等到天黑收完了网,我就又去了村里,偷偷翻墙过去,去偷看那个日本人,看看是不是我认识。”

大贺点头:“爬窗户这到是你的强项。”

海老头说:“我当时爬进去,知道那个高个子日本人住在东厢,我就去东厢房的窗户那趴着一看,吓得我一大跳,你说这个日本人是谁?”

毛日天很配合地说:“是谁?”

海老头说:“那个老家伙竟然是七十几年前的一个日本鬼子军官,只是比那时候更老了一些。”

毛日天说:“时间过得这么久了,你确定么?”

大贺说:“海老头你就胡言乱语吹吧,我可不听了,忙了一天累坏了,小毛我去睡觉了。”

毛日天知道海老头没有胡说,而大贺不知道长生方这件事,所以很难理解,毛日天也不和他说明,就让他回去房间睡了,然后继续问海老头,让他说下去。

海老头心有余悸地说:“记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世事险恶,也不知道女人的屁股很好玩……”

毛日天正在很认真滴听着,忽然海老头冒出这么一句,气得踹了他一脚:“说正经的!”

海老头一本正经地说:“我可不就是说正经的,我是最近几年才知道男人可以和女人玩很多花样的!”

“好吧,不说这个,你还说那个日本人,你说的这个日本人长什么样?”

“很高很高的个子,我看我要站到凳子上才可以平视他,而且一张脸就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一样,惨白惨白的,一脸的皱纹,七十年前就这样,不过现在更老一些!”

毛日天猜到了几分,这个日本人既然是黑龙会的,又长了这么一副尊荣,那一定是前一段在云海市偷袭自己的那个巫师了。

海老头继续说:“当年我是在海边正在和一个小母龟聊天呢,它正问我是怎么能变成人的样子,我就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珍珠吃多了,有了一些灵气,所以就变异了。忽然就来了一队那么穿着土黄色衣服的人,后来我知道那是日本兵,他们用绳子栓了很多的中国渔村的老百姓,像赶牲口一样追着打。当时我看见就害怕了,刚要走,后边就有人喊:“看呐,那有两只大海龟!”接着就有几个士兵过来抓我们。

那时候我的智商还没有现在高,急着救我的朋友,自己没有走,把小母龟拿起来奋力一抛,她就回了大海了,可是我却被几个日本人兵按在了海滩上。

那些日本兵一开始喊叫:抓到了抓到了!但是看清我是一个人的时候,就揍了我一顿,所以为我是一只大海龟呢,其实他们不知道,我真就是一只大海龟!

这些日本兵把我也栓到了那些老百姓当中去了,然后带到了一个镇子里,被关进一个大院子,这个院子里都是中国老百姓,有男有女。

我来的第二天一个日本当官的训话,就是我说的这个日本人,他叫做佐藤裕,翻译说他是日本野田部队的参谋长,应该官职不低,他用中国话讲了很多,我当时能够理解的就是要听他们的话,他们为了和平才打架的,但是我没有相信!”

毛日天一笑:“那时候日本说是为了大东亚共荣,这话连只王八都骗不了,偏偏就有很多人相信。”

海老头说:“你别老说我是王八,我知道你们人类骂人才叫王八,请你叫我的名字,或者就叫海老头也行,最不济你也得叫我一声老龟呀!”

“行了,我叫你海老行了吧,接着说吧。”

海老头说:“那个大官训话完毕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女人跳出来,骂道:‘你们这些畜生,害死了我全家,我杀了你们!’用别头发的簪子去刺他的脸,但是她的手被那个高个子佐藤裕一把就抓住了,簪子把他的脸划开了一道口子,接着,我就听‘咔嚓’一声,女人的胳膊就被扭断了。

当时院子里上百中国人,没有一个吭声的,而日本人最多二十几个,虽然拿着枪,我想要是一起动手肯定能制服他们!但是谁也没动,我也没敢动。

就看佐藤裕抽出战刀,一刀一刀又一刀,接连四刀下去,这个女人的手脚都被砍断了,剩下的一截截断肢不停舞动,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佐藤裕最后一刀砍在她的脖子上,一棵脑袋飞出来,滚到了我的脚下,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女人的眼神,因为她的眼睛没有闭上,而是恶狠狠看着我,吓得我赶紧把她的脑袋转过去,让她看着佐藤裕,不要把我当成仇人。

之后那个佐藤裕又说了几句,就是说这个女人是在破坏中日合作的关系,死有余辜,他妈的,你说有这么合作的么?不过当时没有人敢反驳。

第二天日本兵让我们去干活,修建战壕,我在跟着牛车拉水的时候,跳进了河里,那些当兵的大呼小叫下水来抓我,不过到了水里,谁还能抓得住我,我就跑了。不过从那我就落下病根,一看见带枪的我就害怕……喂,小毛,你咋了,咬牙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