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章 陶三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咪跟着毛日天下注,也把输的钱赢了回来,不由不佩服毛日天的运气。

毛日天见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想要跟着自己来买了,就对杨咪说:“我去别的地方玩一会儿,你自己在这里玩吧。”

杨咪本想拉着毛日天一起玩,但是被毛日天笑话两句,小脾气一上来,说:“没有你我照样赢!”就继续玩百家乐。

毛日天把手里筹码扔给杨咪五十万,自己只拿了六十几万,溜达到了一个赌梭哈的台子,看着这里的几个人赌梭哈,不由想起了拉拉屯李瘸子的赌场,不由想起了第一次看见二燕子的时候,心里伤感了一阵。

这时候一个中年人输光了手里的筹码,骂了一句,推牌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发牌的美女荷官看看毛日天,问道:“先生,你想玩么?想玩就坐下来吧!”

毛日天拉过椅子,坐了下来,看看牌桌上的几个人,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光头,一个叼着烟的妖艳美女,长相很美,是个混血儿。还有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像个富商一样的人,毛日天看着他有些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再有一个是个带着圆圈眼镜的干瘦的老头,四个人的眼光都看向毛日天。

毛日天冲他们点头微笑一下,妖艳美女冲着毛日天吐了个烟圈,说:“帅哥,你手里就几十万筹码,好像不太足呀?”

毛日天天生喜欢调戏美女,嬉笑着说:“那姐姐就借我点钱玩喽。”

妖艳美女浑身珠光宝气,十个手指八个戴着钻戒,金耳环像手镯一样大小,一头的大波浪长发,就好像二十世纪大上海的交际花一样打扮,不过不可否认,那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很是勾魂。她冲毛日天眨眨眼睛,说:“小兄弟,借姐姐的钱可以,但是需要用肉来偿还呦!”

毛日天也笑:“好说,好说,等我输没了再说。”

旁边的独眼光头像是一个加勒比海盗一样,也不知道是哪国人,总之不是中国人,滴里嘟噜骂了几句,然后用生硬的国语说:“别啰嗦了,开始吧!”

开始发牌,底注就是十万,毛日天手里这六十万,也就够玩一次的。

第一轮发牌,毛日天的底牌太小,根本没法跟,白白丢了十万元。

妖艳美女扔了一只女士香烟扔给毛日天,说“别上火,姐姐是你坚强后盾,只要你肯开口,百八十万借条都不用打。”

毛日天真不知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历,不过看着这气度就绝对不简单。

毛日天冲着妖艳美女一笑,问:“姐姐怎么称呼?”

美女说:“别人都叫我陶三,你比我小,叫我陶三姐吧。”

干瘦老头听了呵呵一笑:“都说广聚财务公司的陶三是个多情种子,今天一见还真的是名不虚传呀!”

陶三姐瞟了老头一眼:“草,关你个屁事,像你这样的,给我五百万也不会对你发花痴的。”

老头也不生气,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陶三姐看了一下,问道:“老爷子,你是不是乐天的霍爷呀?”

老爷子微笑不语,算是默认了。

陶三姐一抱拳:“失敬失敬,霍老爷子是乐天赌神,想不到和你坐一张桌上了,以前我都是在威尼斯人和葡京玩了,今天我是第一次到这儿来。想不到就和你坐一张桌了,我倒真的要看看你的本事,不过说好了,可不能出千术呀!”

老头笑道:“赌是靠的技术,千术那是骗术,千门和赌术根本就是两回事,老头子可不想丢失信誉。”

旁边的光头独眼早就不耐烦了,冲着那个胖商人模样的人说:“这他妈的是赌场还是相亲节目,一个劲儿唠家常呢!”

胖商人一笑,脸上肥肉一颤,也不说话。

老头子对陶三姐说:“开始吧,人家等不及了。”

陶三姐瞪了秃头一眼,说:“又不是值着这个养家糊口,都是出来乐呵一下,急什么!”

秃头一拍桌子:“老子就是靠这个养家糊口的,你能怎么样!”

陶三姐又瞪了他一眼,做了骂人的嘴型,然后自己都笑了,冲着毛日天说:“姐姐失态了。”

这一轮陶三姐赢了,荷官开始了第二轮发牌。

这一回毛日天底牌是个红桃A,紧跟着牌面又是一张A,毛日天手里就是四十万,继续底子钱,哗啦一声推出去“搜哈”

秃头底牌是一张2,牌面是一张9,气得一甩牌:“你妈的,第一把就搜哈?会玩不?”

毛日天说:“你他妈规定第一把不能搜哈呀?从一开始你就尿尿唧唧,你还是来玩的还是找茬的?”

陶三姐听了双手鼓掌:“说得好,这才是爷们!”

光头一拍桌子站起来,旁边走过来两个穿西装的大汉,笑盈盈地说:“稍安勿躁,大家和气生财。”虽然一脸的笑容,但是如果你不给面子,谁都知道下一步人家赌场方面就会送客了。

光头狠狠瞪了毛日天一眼,说:“这就是在这里们在外边老子随时要你的命!”

毛日天一笑:“命就在这里,想要随时来拿!”

陶三姐又鼓掌叫好:“说得好,有范儿!”

光头气鼓鼓地坐下来,一只独眼全都是怒火。

这一轮没人跟,毛日天得了底子四十万,手里有了九十万本金了。

第三轮开始,毛日天的底牌还是一张A,面上一张老K,还是最大的,毛日天开始用透视眼扫视大家的底牌。

他有过了在拉拉屯赌的经验,已经会算计牌张了,根据底牌和面上的牌,可以算出谁会跟,谁会弃牌。

然后毛日天又扫视了一眼荷官牌盒中的那些牌,算计一下往下谁会拿到什么牌,然后叫牌,扔了三张筹码出去:“三十万。”

这一轮果然不出所料,都跟了。

毛日天得了一张K,桌面是K一对,还是叫牌,毛日天又是三十万扔出去。

秃头牌面是一对Q,当然不会服输,扔了三十万,再加了十万。

毛日天微笑着看着大家,实际在心里算计着往下的牌,胖子牌面和底牌都太小,这次弃牌了,继续发牌,都是在毛日天算计之中,毛日天得了一张A,继续叫牌,这回毛日天只剩下十万筹码了,秃头狞笑着说:“小子没钱了吧。老子踢你十万,拿不出钱就滚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