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章 收女徒弟/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见三丫丈夫火了,说到:“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治病呀,现在她左腿膝盖下的小腿骨折,大腿胯骨部位关节扭伤,要是不及时治,等骨头错位长好以后,就要瘸一辈子了。”

三丫一听,顿时就哭了:“大夫你说的都对,我就这两个地方疼的厉害,你不要生气,我脱!”说着就解开裤带。

三亚丈夫一看,赶紧赶旁边瞪着眼睛等着看三丫大腿屁股的男人们:“都上一边去!”

其中一个不服气:“我们大老远帮你把老婆抬过来,咋地也得歇一会儿呀!”

三丫丈夫说:“那你们就都到龙王庙那边去,不许偷看!”

那个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转身往龙王庙那边走,边走边说:“等我要是当上村长那天,第一个就点你老婆陪我!”

三丫丈夫骂道:“还是等你当上再说吧!”

原来这个岛上有个规矩,就是谁被推选为村长,当天可以在全村女人中选一个陪自己睡觉,并且有权决定以后还不还给这女人的家里,女人家里一定不许反对,否则在这个村子就会待不下去的。

村长在村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除了执掌全村的生活,外御敌人的领导,他可以在每次的祭祀时候,再为自己选择一个配偶,也就是说,他看中的女人,只要他开口,就必须跟他睡觉。

苏良村长是个大好人,他不忍心伤害村民的心,所以即便是自己老婆岁数大了,也没有再找别的女人,只是让老婆没有出嫁的妹子过来,一边伺候自己多病的老婆,一边帮着伺候孩子,后来老婆死了,小娅的小姨就做了她的后妈,苏良始终没有动过别人家的女人。

苏良村长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刚结婚的时候,上一任村长就把他的老婆叫去陪了一夜,后来因为苏良老婆不喜欢那个村长,一夜都在哭哭啼啼,村长才在第二天让苏良老婆回到了苏良身边。而苏良深深知道这一夜的滋味,那是辗转反侧睡不着,一闭眼就是老婆在村长的身子下边受蹂躏。所以他当上村长以后,虽然没敢废除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但是也从来不去睡别人的老婆。

三丫丈夫赶走了那几个帮着抬滑竿的人,然后告诉小娅:“丫头,你去帮着我看着那几个人,他们要是敢偷看,你就大喊大叫,叔叔一会儿给你掏鸟蛋吃。”

小娅歪着脑袋很认真地说:“鸟蛋我倒是很想吃,不过我还想和毛叔学习医术呢,还是你自己去看着他们吧,我在这里看着毛叔叔怎么给三丫姨治病的!”

三丫丈夫不放心三丫,但是更不放心那些探头探脑的村民,别看这村子有村长可以睡别人老婆的规矩,实际上所有人都很保守,男人不想戴绿帽子,女人不想被人指脊梁。只有被村长睡了的女人,才不会被人说不正经,其他的要是有花边新闻,一定会被人骂很久的。

三丫丈夫指使不了苏小娅,只好自己过去看着那几个抬滑竿的男人。

见他们都走了,三丫脱下来裤子,躺在石头床上,把裤子搭在腰部,挡住了重要部位。毛日天走了过去,苏小娅也凑到跟前看着,想和毛日天学习医术。

毛日天自己在这里呆不了多久,见小娅喜欢学,就一边给她讲解,一边给三丫诊治。

苏小娅不具有透视眼,毛日天就告诉她如何用手去摸断骨的位置,然后怎么样扶正骨位,再用夹板固定好!

三丫已经摔了好几天了,腿肿的挺严重,在摸她伤处的时候,毛日天忽然感觉自己的手里不知不觉发射出一股电流一样,这种感觉很是熟悉,自然而然就用上了灵气,帮助三丫的腿消肿化瘀。

在他的抚摸下,三丫居然没有感受到扶正错位骨头的痛苦,并且在毛日天给她接好断骨,用木板固定好了,她都没有感觉有多疼痛。

一切结束,毛日天顺手着了一根树枝给她做拐杖,一根手腕粗的树枝,被他轻轻一折就断裂下来,把用了很大力气的毛日天差一点闪了一个跟头。

毛日天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他的记忆消失了一部分,但是灵气功能却丝毫没有受损,只不过是他暂时忘记了而已。

毛日天帮三丫穿上裤子,期间难免要看到不该看的地方,三丫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西红柿一样,眼睛不敢看毛日天的脸。

毛日天扶着三丫站起来,三丫用拐杖支撑着走了几步,比先前要灵便的多了,不由大喜,不住口地感谢毛日天。

苏小娅一见三丫的腿经过毛日天医治,当时就敢落地了,还能垫着脚自己走路了,不由也很佩服毛日天的本事,冲着龙王庙那边喊道:“你们快来看呀,三丫姐能走了!”

那些抬滑竿的村民都跑了过来,看看三丫的腿虽然绑着夹板,但是已经不像先前那么疼的直咧嘴了,也都赞叹毛日天的本事。

三丫丈夫说:“大夫,你等着,我们回去就把土鸡给你炖好了拿来,中午我来陪你喝一杯!我们自家酿的烧酒,很好喝的!”

毛日天送走了三丫丈夫他们一帮人,等回头一看小娅还咋站在那里,就问:“你咋不回家?”

小娅说:“我要认你做师父,你肯收我么?”

毛日天笑到:“学医不是那么好学的,你真的要学呀?”

“是呀,只要你肯收我,我一定好好学!”说着,苏小娅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一个头磕下去:“师父!”

毛日天赶紧拉她起来:“不用不用,孩子,你想学什么毛叔都交给你,但是不用叫我师父,我在这里真的呆不了多久的!”

“为什么呀?这里的渔船不出海,你是走不了的?”苏小娅歪着小脑袋问道。

“那你们的渔船什么时候能出一次海?”

“半年,我们的渔船刚刚回来,下次出海得一个月左右,然后在海上转悠半年才能回来。”

毛日天刚想再问问平时这里怎么和外界联系,忽然脚步声响起,只见一帮村民又用滑竿抬着一个大肚子女人来,大胡子苏良村长跑在最前边,一看见毛日天就喊:“小兄弟,快,我的女儿难产了,快救救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