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章 男人回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良村长带人又抬来一个孕妇,苏小娅一看也叫到:“紫萱姐姐。”

这些人把滑竿抬到了草棚里,这回后边还跟了两个女人,急匆匆地问:“这个小伙子就是接生的么?”弄得毛日天好不好意思,啥时候自己成了接生婆了。

毛日天此时已经忘记了曾经给王迷瞪的女儿小翠接过生了,对他来说,这还是一项很陌生的工作,不过作为医生来讲,至少这方面的知识还是有的。

毛日天对这些人说:“接生可不同于接骨,这么恶略的环境怎么接,对产妇不负责任呀,这要是弄感染了怎么办?”

毛日天忘记了灵气的运用,不敢贸然行事。

苏良村长说:“你都需要什么,我让人去做,你只管吩咐就行了。”

毛日天连忙让人去准备热水毯子烈酒和剪刀。

本来是需要消毒酒精的,但是什么没有,就只能让他们拿来他们自己酿制的烈酒来了。

两个女人扶着紫萱到石床上躺下,村长苏良在一边瞪着眼睛看,毛日天说:“男人回避一下吧,哪个是产妇的丈夫,过来帮忙!”

村长的老脸一红,说:“她没有丈夫。”

毛日天不便多问,就说:“女人留下帮忙,其余的走开。”

苏良村长带着男人躲开了,跟前只留下苏小娅和俩个半大老婆子。

毛日天说:“先把产妇裤子脱了。”

两个老婆子一起神手,把紫萱裤子脱下来,让她弓起腿来,做好准备。

毛日天现在的记忆中。自己是见过李颖的那个地方,但是别的女人从来没有摆成这个姿势在自己面前,一看之下,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刚才的那个三丫也没有让他看得这么彻底。

这时候紫萱姑娘疼的满头大汗,已经忍不住一声一声叫唤起来,下边已经流了很多的血,看起来很危险。

毛日天掀开她的上衣下摆,用透视眼看了进去,只见孩子果然是站位,俗话叫做立生,这要是在医院直接开个刀抛开子宫就拿出来了,但是这功夫在这穷乡僻壤只怕就是硬往下生了了。

毛日天见紫萱,脸如白纸,下边血流不止,不敢耽搁,此时没有银针助阵,他的针囊在背包里,而背包还在海神号的船舱里呢。此刻就只能靠按摩帮助产妇了。

毛日天在紫萱合谷、三阴交、足三里揉搓几下,此三处穴位为主穴,还有配穴秩边、曲骨、横骨、太冲、阴陵泉、中脘、次髎。

这样按摩穴道可以加强宫缩,扩张宫口,加速产程,无论针刺、艾灸、电针、耳针还是穴位注射等,都具有类似的作用。按摩催产的有效率很高。虽然不如针灸作用来得快,但是经过毛日天这具有灵气的手一按,就有所不同了。针灸催产主要适用于子宫收缩无力,而无明显骨盆狭窄,头盆不称或软产道异常分娩。另外,对于妊期孕妇胎位不正也可起到正胎位的功效。

毛日天手中无针,但是催动灵气,也具同样功效,只是他这个时候灵气运用都是靠无意识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手上输出的气流有多牛逼,不过是觉得自己就应该这么做,这就是潜意识中的记忆。

不过现在单单是靠按摩的功效还是救不了紫萱的,毛日天干脆一咬牙,挽挽袖子,一只手按在紫萱的小肚子上,涌动灵气推动孩子转身,另一只手就从下边掏进去拽孩子了。

苏小娅本来是要学接生,这时候一见这个血淋淋的场面,已经吓得目瞪口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只盼着这一幕早早结束。

忽然间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孩子已经被毛日天从紫萱的肚子里拿了出来。

苏小娅乐得直接跳了起来,大喊一声:“我当阿姨啦!”

那边的男人们一听就往过跑,被一个老婆子又给截住了,说:“紫萱裤子还没穿呢,只有村长能过来,别人不行!”

毛日天真的是服了这个村子的规矩了,当村长这是真牛逼呀!

用毯子包裹上孩子,一个老婆子抱着,苏小娅在一边一个劲儿想逗孩子,老婆子来回转,不让她逗。苏小娅本身就是个孩子,这个老婆子还用怀里的孩子逗她玩呢。

苏良村长看上去只是放轻松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当外公的喜悦,帮着紫萱穿上裤子,用纱布垫在裆部,防止弄脏下身。

毛日天说:“产妇休息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回去多给她弄些补身体的东西。”

虽然毛日天很奇怪村长和紫萱的神情,生了孩子反而不如外人欢喜,但是也不好深问,叮嘱一番,就到一边的溪水中洗手去了。

等毛日天回来,那些人已经抬着紫萱走了,毛日天就又躺在青石上,望着碧蓝的天空,心想,我不能就在这里等着跟人家看病呀,而且这些人也不给钱!我要想法子回去湖山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记忆好像是缺了一块一样,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

这时候远处草丛哗啦一声响,一个女人钻了出来,她弯着腰,叉着腿,鬼鬼祟祟的走过来,毛日天顿时警惕起来,问道:“你是谁?要干嘛?”

这个女人走到毛日天跟前,忽然跪在了地上,说:“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得了很丢人的病,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是死了,都不敢说我是得了这个病死的!”

毛日天乐了:“你要是死了也就没人问你得了什么病了。你到底怎么了,快起来了,不用这么客气。”

那个女人从地上爬起来,说:“我下边肿了,村里没有医生,我也不敢和别人说,就忍着,到现在都已经烂了,流出脓水,走路都要叉着腿走,别人问我,我就说闪了腰,不敢实话实说。刚才他们说你能接断骨,能给女人接生,你一定也能治我的病,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和村里人说我得了这个病,羞死人了!”

毛日天闻到女人身上有一股怪味,很是难闻,不由一皱眉头,说:“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女人四下看看,见没有人,就解开裤带,脱下裤子给毛日天来看,毛日天一见之下,不由吓了一跳,感到一阵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