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章 蛇胆酒/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锁住娘是个爱唠叨的人,这时候卡巴裆里不疼也不痒了,就打开了话匣子,又说到:“我们一开始也全民起来反抗海盗,但是他们有枪,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就迁居到山里住,仗着地势难走,躲避海盗,而且在树林中满是机关和陷阱,要是没人领着,很难接近村子的。

海盗一开始是不甘心让我们这么躲起来生活的,但是攻打了几次之后,双方各有损伤,海盗也吃了不少亏,就不再到山里来找我们,派人过来,和两个村的村长签订了协议,每个月我们把贡品摆在海滩上,他们派人来取走,就从此相相安无事。

不过最近海盗又起了贪心,让村子里每个月送一个女人过去。一开始村长是不同意的,但是后来害怕海盗惹恼了还来攻打,就答应一年送一个女人过去,但是一个月之后必须给我们送回来,不然就毁了协议,到时候鱼死网破!

海盗逼迫的也不仅仅是我们一个村子,还有别的村子答应一个月送一个女人的,所以就答应了我们柳村的要求,第一个被送过去的就是村长的女儿紫萱,一个月以后真的被送了回来,但是第二年村里还是没有人愿意把女人送出去,紫萱就又自告奋勇,又去了一次,但是这次海盗说了,下一次一定要换人。

紫萱回来以后,没想到这次居然怀孕了,紫萱私下和我说过,她被十几个海盗祸害过,所以也根本不知道是哪个海盗的种,虽然苏良村长一家感到羞耻,但是大家没有人笑话他们,因为紫萱是为了村子而献身的!”

毛日天听得热血沸腾,只感觉替这个村子的村民们抱不平,什么时代了,全世界都在讲究人权,这里的老百姓还在受着压迫!

毛日天说:“海盗有多少人,你们这些村子又有多少人?为什么不反抗呢?”

锁住娘说:“反抗个屁呀,政府军打了几回了,都不能剿灭他们,我们这些人有没有武器,又没战斗力,反抗不就是找死么!”

毛日天叹了口气,这些人可能是被奴役惯了,要不就是被人家打怕了,不过这么一味地退让,只能助长海盗的疯狂!

毛日天又问锁住娘:“那邻村那个竹林村有没有船只出海?”

锁住娘说:“对了,他们村里有一条大船,算是来回卖山货的船,不过只是到临水市的码头,然后就回来。临水你知道么?是翰国的一个海港码头。”

毛日天听了也是犯愁,自己有没有护照,人生地不熟跑到瀚国去,还不当偷渡客抓起来。不过要是实在没有通大陆的船,就只能坐这一条了,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拉自己。

他的记忆中没有最近两年的信息,所以不知道其实自己这次就是因为要去瀚国而发生了事情,自己的护照还在海神号上边呢!

锁住娘正和毛日天聊得欢,丛林中又响起脚步声,三丫老公和二叔公端着大盆小罐的又回来了。

锁住娘一看来人了,就赶紧和毛日天道了个别就走了。

二叔公端的是一盆炖的熟烂的土鸡,三丫老公则拿的是他们岛上特制的蛇胆烧酒。

这俩人很感激毛日天给三丫治好了病,所以非要和毛日天和一顿不可。

毛日天试着喝了一口蛇胆酒,入口微苦,微辣,但是回味无穷,随即又有一股甘甜,并不是像自己配的那种药酒的味道,真不知这个方子是怎么配置的,就和三丫老公聊起了蛇胆酒的配置方子。

蛇胆酒最显著的功效就是可以祛湿散寒,能有效的治疗风湿性病人身体所出现的疼痛不适症状,而且对于中风受到风寒、出现半身瘫痪等症状都可有效进行治疗。

这些常年生活在海岛上的人,几乎每人都喝蛇胆酒,所以这个岛上的人很少有闹风湿病的。这酒的方子是岛上人祖上经年累月研究出来的,岛上的男人几乎都会酿酒,毛日天问起来,他们并不以为珍贵,就和毛日天说了配置方法。

这酒如果加了蛇胆的,会稍微有一些发苦,但是不加蛇胆的纯烧酒,入口时那会香甜无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毛日天还真的用心记下来这酒的方子,准备回去以后自己酿制一些。

二叔公说:“毛医生,你的本事太好了,我们村里就缺少你这样的救死扶伤的医生。村长现在在村里正开会呢,准备迎接你到村子里去住了。”

正说着话,只听锣鼓声响起,从村里方向那女老少的来了好几十号人,吓得毛日天赶紧站起来,不知道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苏良村长大步流星,走在队伍最前边,过来一把拉住毛日天的手说:“毛先生,别喝了,我们到村子里去喝,大家都在等着你呢!我们村里已经一致通过,请你去村里居住,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村医,怎么样?”

苏良身后的一个婆娘说:“也不是一致通过,还有三狼他们几个不同意的,不过被我们说服了。”

毛日天说:“我住在这里可以了,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反正我也住不了多久的。”

苏良大手拉着毛日天,根本不松开:“那可不行,我已经在乡亲们面前说下大话,一定把你请到村里去,你要是不去,就是让我这个村长说话不算数了。要不然这样,我这个村长也让给你了!”

这么一说,毛日天就不好意思执意不去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就暂时住在村里去。”

苏良村长大喜,回头一挥手:“上滑竿!”

刚才抬着产妇的那个滑竿又抬过来了,往地上一放,等毛日天上去。毛日天急忙推辞,自己轻手利脚,做什么轿子呀!

几个青年过来就要把毛日天抬到滑竿上边去,毛日天一看盛情难却,就坐了上去,被两个壮汉抬着进了林子,左转右转,眼前豁然一亮,前边没有树木了,是好大一片空场,盖着一排排整齐的草房,足有几百间。

在这些草房的外围,用木桩钉着一圈木桩,木桩上边缠着铁丝网,看着到像一个农场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