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章 用铁棍捅你/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海盗岛上也有规矩,只有够身份的才可以配带手机,其余人不行,独角鲨也是害怕出现内奸,和政府军勾结,到时候暴露岛上的信息。所以除了几个亲信,都不给佩带手机。

毛日天拿着手机,看看虽然信号不是很好,但是应该还是可以用的,就拨通了李颖的电话,但是一打过去,居然说是空号,再打狗剩子的,一个男的接起来了,毛日天一问是不是狗剩子的手机,那个男人大骂:“你他妈说谁狗剩子,你才他妈狗剩子呢!”然后就挂了。

毛日天一脸的蒙逼,不知道咋回事儿这俩号码都不对!

毛日天的记忆在两年前,最近的事儿都忘记了,他记的电话号码李颖和狗剩子都已经换了,所以打不通。

看看手机闪烁,快要没电了,毛日天就赶紧揣了起来,翻翻大个子身上也没有充电宝,这点电一定要节省着用。

大家散开了在竹林中搜索,一来看看海盗有没有漏网之鱼,再者找找杨咪和娜塔莎两个女人。

正走着,忽然前边的一个村民一个跟头摔进了树丛里,毛日天赶紧过去,脚下忽然踢动了一根绳子,幸好小黑及时跟上去拉了一把毛日天,他才躲开一个机关,没有被树上吊着的石头打中。

绕了个道过去,只见那个村民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已经被勒得断了气,再看地上有血迹,顺着血迹追下去,前边出现一个穿着老沙衣服的女人,金黄头发,果然就是娜塔莎。

只见她一瘸一拐的跑着,腿上有一根竹箭还不住地颤动,显然是中了竹林中的机关。

毛日天气她下手狠毒,不但杀了老沙,刚才的村民走过也被她瞬间要了命,抖手就是一箭飞出去,直奔娜塔莎的另一条好腿。

娜塔莎很是机警,听见后边有声音,头都不回就向一边躲闪,却听“哎呀”一声,跌进了一个陷阱。

毛日天他们快步追过去,只见娜塔莎已经被里边的竹签穿成了刺猬,眼见是活不成了。

小黑一石头砸下去,骂道:“臭女人,临死也害人!”

毛日天看着娜塔莎的惨状,不由想起杨咪,虽然娜塔莎说杨咪是替身,并不是自己以前的偶像,但是总不想让她也这么死在丛林里,就加紧脚步到处寻找。

忽然听见前边有村民在笑,好像是阚村长的声音,赶紧带着小黑和苏小娅往前跑,到了跟前一看,杨咪被大头朝下吊在树上,脑袋离地将近两米高,一个绳套套在她的右脚上,原来是踩中了套子,被吊了起来。

阚村长站在下边一块大石头上,一边笑,一边用来复枪的枪管捅着杨咪露出来的肚皮,让她的身子来回荡漾,骂道:“臭娘们儿,还跑不跑了?你把老子捅伤了,害的老子不能用**捅你,老子今天就用这个铁棍捅你!”

杨咪知道在落入人手,那是凶多吉少了,也不哭喊,也不求饶,两只眼睛闭着,一言不发。

毛日天让小黑去树上送了绳子,自己在下边接着。

小黑动作灵敏,像只猴子一样上了树,解开了吊着杨咪的那根绳子,杨咪忽然身子下坠,吓得惊叫一声,但是有惊无险,已经落进了毛日天的怀抱里。

毛日天把她顺过来放好,说:“不要再跑了,在这个竹林中逃走等于自杀,你好好的,我会放你走的。”

阚村长说:“不能放走,这个女人我必须干她,以报一剪刀之仇。”

毛日天看看他,说:“等你的伤口好了再说吧。”

然后带着杨咪往竹林村走去。

阚村长跟在后边,还要用枪管捅杨咪,毛日天伸手把枪给夺下来了,说:“你不是说我现在代替你做村长么,那你就要听我的,再动她一下,我马上就走,你带着大伙儿来抵抗海盗!”

阚村长嘟囔道:“不捅了还不行么,谁让她的小屁股那么诱人了!”

杨咪走路一瘸一拐的,毛日天一看,她的两只脚上没有鞋子,全是血迹。就在身后一伸手,又把她抱在了怀里。

阚村长嘿嘿一声:“你这不是也喜欢亲近美女么!”

毛日天也不搭理他,就是跟着小黑后边往村里走,杨咪躺在毛日天怀里,和他的脸近在咫尺,两人吹息可闻,但是毛日天根本不看她,只是看着前边的路。

杨咪本来生气他和陶三姐睡觉,背叛了自己,但是此时经历了一翻生生死死,毛日天接连救她的命,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不由伸手抱着毛日天的脖子,伸嘴想要亲他一下,但是毛日天警觉,赶紧躲开了。

只是这么一躲,看过来那种陌生的眼神,杨咪的心一下就沉入海底一般。他什么意思?嫌弃我了?

一这么想,杨咪又伤心,又气恼,索性闭上眼睛,不言不语!

毛日天心里还纳闷呢,这女人忽然亲我干嘛?是不是想要用美人计诱惑我啊?也不知道她和那个金毛是不是一伙的,一定要小心,提放她忽然出杀招,那个金毛女人可是够狠!

到了村子里,大家陆续回来,把海盗的枪支都集中起来,大家已经把树林里的海盗尸体清理掉了,机关也进行了重新布置,要是没有本村人带领,估计海盗就是来了一百人,也轻易突破不进了。

毛日天把杨咪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帮她看脚上的伤。

阚村长插着腰往那一站,大吼一声:“今天的惨痛伤亡,是因为什么?”

村民们都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听阚村长又是一声大吼:“四楞子,你给我滚出来!”

村民这才明白,阚村长这是要问罪了。

四楞子连滚带爬跑出来,跪在地上,哭着说:“阚村长,都怪我,我实在是挺不住他们的折磨了,才带他们回来的,但是我也想不到他们会杀人,会要把女人都带走,他们只是说想要进村要点粮食。”

阚村长把一把短刀“当啷”一声扔在了四楞子面前,说:“少废话,大美老公和老孙婆子都是因你而死,你罪不可恕,自己了断吧!”

四楞子的母亲也跪爬出来,抱着阚村长的大腿哭喊:“村长,你就饶了我儿子一命吧!”

四楞子默不作声,伸手就把短刀拿起来,说:“我愧对父老乡亲,即便是村长不说,我也不活着了!”说着,一刀就往脖子上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