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章 悲惨的阮氏秋银/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她一定是躲在暗处观察,她的目标是船,却不敢出来做交易,想知道你的船在哪,然后好偷船。我没猜错的话,她一定就在附近山坡上偷偷看着咱们呢!”

这时候忽然山坡上传来了一声叫喊:“师父!”正是苏小娅的声音。

毛日天一听声音来自背后的山坡,想也不想,回身就往那边跑去,苏良村长和三狼一开始还跟着毛日天跑,不一会儿就被他远远丢开了。

毛日天顺着声音冲过去,不住大叫:“小娅,你在哪?”却再没有声音了,一定刚才出其不意喊了一嗓子,现在是又被人控制住了。

毛日天上了山坡,林深叶茂,根本没法找到苏小娅,他侧耳倾听,好像是左侧有声音,纵身爬上一棵大树往左边望去,只见远处二百米左右有鸟雀惊起,他直接跳下来,就冲着那个方向急追。

过了一个山头,此时天色已亮,朝阳透过树叶照进森林中,前边一处断崖横挡住去路,一条溪水从断崖下潺潺流过。

他看见溪水旁有两行湿脚印,都是女人的脚印,有一行脚印小巧,也就是三十四五码的鞋子,一定就是苏小娅的脚印。

毛日天跟着脚印走了几步,前边进了树丛,树丛下有一个高大的山洞,呼呼冒着凉风,脚印一路进了山洞中去。毛日天怕中冷枪,躲在一边的石壁边,顺着石壁的边往里走,一步步步入黑暗中。

毛日天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洞里“嗖嗖”的冷风让人心里直发毛。

忽然,毛日天听到一声惊叫,不是苏小娅的声音,应该是那个红头巾女人发出来的。紧接着就响起了几声枪响。

毛日天赶紧加快脚步,忽然听见洞里传出脚步声,脚步急促。

毛日天急忙蹲在一边,眼见一个瘦小身影出现在眼前,感觉像是苏小娅,就叫了一声:“是小娅么?”

苏小娅赶紧回应:“师父,救我!”

毛日天赶紧一把将苏小娅拉过来,苏小娅说:“我们快跑,蛇王在身后!”

身后又响起脚步声,毛日天顾不得多想,一把将苏小娅夹在肋下,飞身就跑,他的速度要比苏小娅自己奔跑还要快,几个箭步就到了洞口,苏小娅说:“别跑了,我们趴在地上。”

毛日天问:“为什么?”

苏小娅说:“别问,听我的!”

苏小娅说着挣扎下来,和苏小娅一起卧在草丛边上。

洞里边脚步声响,阮氏秋银迅速跑了出来,在她身后不到五米,一条大青蟒蛇迅速游动,追了上来。

阮氏秋银此时已经顾不得毛日天和苏小娅趴在一边,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那条大蟒也没有搭理趴在地上的两个人,急速追了过去。

大蟒从毛日天身边过去,毛日天感觉一股凉风袭来,看着蟒头到蟒尾的距离,这条大蟒至少有**米长。

等蟒蛇过去了,苏小娅蹲起来拉着毛日天说:“快看热闹。”

只见阮氏秋银已经跑出几十米了,但是根本跑不过这条庞然大物,巨蟒忽然超越了阮氏秋银,身子一挺,头部已经抬起三米多高,居高临下,张开大嘴朝着她扑下来。

阮氏秋银不愧是久经沙场的雇佣兵,抬手就是一枪,打在大蟒的嘴里,大蟒身子一晃,头部挪开,身子一甩,尾巴已经把阮氏秋银打飞了,阮氏秋银身子飞起两米多高,挂在一棵树上。

巨蟒回头又朝着阮氏秋银咬过去。巨大的嘴好像一个大口袋一样朝着阮氏秋银的头咬了过去。

阮氏秋银骑在树杈上,双臂平端手枪,对着大蟒的嘴就射击,“呯呯呯”接连三枪,这三枪全都射进大蟒的嘴里,但是并没有阻止住巨蟒的攻势,一口把她的两只手臂连头头部咬进了嘴里。

大蟒身子一扭,阮氏秋银被它从树上脱了下来,它的身子迅速盘卷,把阮氏秋银的身子紧紧包裹起来,在地上来回翻滚。

阮氏秋银的枪还在响起,“呯呯呯”声音很闷,是在蟒蛇的嘴里发出的,一直等射光了枪里剩余的七发子弹,就再没有了声音。

只见大蟒翻滚了一会儿,渐渐舒展开了身子,嘴里依旧叼着阮氏秋银瘫软的身子,但是将近十米米长的身子已经长拖拖地舒展在地上不动了。

毛日天惊喜到:“不会是两败俱伤了吧?”

苏小娅拉着毛日天说:“走,我们过去看看!”

毛日天说:“危险,先不要过去。”

苏小娅说:“没事儿师父,这个你就不如我了,我经常和我爸一起抓蟒蛇的,我爸爸爬进蛇洞,然后把裹着兽皮的手臂伸过去,让它咬住,然后我在后边把老爸拉出来,蟒蛇的嘴被占上了,咬不到人,但是也吐不出来,身子一半在洞里,一边在外边,也缠不了人,所以就只有乖乖的等着我用刀夺掉它的脑袋。”苏小娅说起扑蛇,眉飞色舞,一点也没有刚才还被人绑架着的惊惧。

两人走到大蟒跟前,苏小娅这个扑蛇能手也不由不惊叹:“幸好我和老爸没有遇上这么大的蟒蛇,要不然只是老爸一只手臂是填不满它的,一定是连脑袋一起吞进去的。”

看看这条蟒蛇一动不动,脑后和背上有几颗小孔在流着血,看来阮氏秋银这几枪并没有白搭,已经射穿了它的头和身子,眼见着也是活不成了。

毛日天从阮氏秋银的腰里拔出一把锋利的短刀,豁开了大蟒的嘴巴,把阮氏秋银扯了出来,只见她一脸的粘液,脸色铁青,已经没有气儿了。

毛日天手掌按在她的胸口,想要输入灵气,但是手掌一碰她的胸窝,顿时感到不对,他用透视眼一看,不由一惊,她身上的骨头已经人全都错位断裂,看来这只力大无比的巨蟒在临死之前已经把她身上的骨头都给勒断了。

这种情况即便是把阮氏秋银救醒了她也也不会活的,白白再遭受一些痛苦,再者说这种女人死了倒好,免得害人。苏小娅从毛日天手里接过刀子说:“师父,这种大蟒实在罕见,我一定要送你一样礼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