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章 抢蛇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到了狗剩子家的时候,狗剩子酒劲儿上来了,下了车脚步有些虚浮,进了门儿,二妮儿正在厨房大锅跟前烙饼呢,狗剩子照着她屁股就拍了一巴掌,舌头有些大了,说:“谁家的小妞,屁股挺圆溜呀!”

二妮儿被他吓一跳,回头一看他一身酒气,皱着眉头说到:“在哪喝的呀,一大早上喝多少酒呀?”

狗剩子对着二妮儿打了个酒嗝,说:“小毛拿回来的狗舔杯,老香了,你闻闻。”

二妮儿一个劲儿用手扇:“滚一边去,什么好酒到你嘴里都是狗粪味儿了。”

毛日天走进来,二妮儿打了他一巴掌:“你有没有点正经的,一大早上就把我家狗剩子灌醉了,枉费我还惦记给你烙饼吃。”

毛日天一脸无辜,说:“嫂子,我是拉都拉不住呀,你问问白婧她们,狗剩子抢着喝的。”

白婧点头:“是呀二妮儿姐,我想尝一口都没尝到。”

二妮儿手里拿着铲子就去拍狗剩子:“我让你馋嘴!”

柳小婵笑道:“看看,二妮儿姐给你治痒痒了。”

毛日天赶紧一把拉住,说:“别用铲子,咱们还得烙饼用呢。”

到大家吃饭的时候,狗剩子就躺在房里睡得呼呼的,还说梦话呢:“再给我满上!小毛,别把酒藏起来,我就再喝一口!”

二妮儿疑惑地看着毛日天:“小毛,你那是酒呀还是大烟呀,狗剩子平时没有这么贪杯呀?”

毛日天说:“我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老百姓研究出来的偏方。我准备加工它,名字都起好了,叫‘狗舔杯’……我呸,不对,叫醉添杯!”

二妮儿说:“你要是开酒厂还真有个好地方,牛尾巴村的牛二胖家开的烧锅窑不干了,正在往出卖设备,他是耍钱败了家,老婆正要往出兑呢。你把他的设备买下来,再雇个技术员不久可以了。反正镇长你都熟悉,执照不是随时都能开下来。”

“卧草,镇长我都认识?”

“当然,现在丁梅和镇长的好事都是你促成的,他能不蒙你的情么?”二妮儿不知道毛日天失忆了,还以为他开玩笑呢!

毛日天一说自己忘记了和镇长的交情,少不得二妮儿她们又帮它找了一会儿记忆。

这时候炕上的狗剩子说:“二妮儿,你好白呀,快来,再亲一下!”

二妮儿看看大家都在看她,脸都红了,骂道:“这个王八蛋,等他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毛日天说:“这酒还有做春梦的而功能?看来这个酒厂必须要开!”

吃完饭,毛日天让柳小婵开车,带他回去一趟,想要带上钱吗,然后再去牛二胖那里去兑他的设备。

白婧和小雯就是两个跟屁虫,也不说话,毛日天走到哪儿跟到哪儿,毛日天回鱼塘,她们也跟了回去,毛日天翻箱倒柜找银行卡,她们也跟着翻腾。

小雯忽然在毛日天的行李中忽然看见一个干巴巴黑不溜丢的东西,拿起来看看,问白婧:“这是什么?”

白婧说:“看着好脏,扔了吧,像是一只袜子!”

柳小婵凑过来看看,说:“这好像是蛇胆。”

毛日天一听,赶紧回身,就要抢回来:“这个可别动,这是我徒弟给我的礼物,稀世珍宝呀,蛇王的苦胆,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的。我得磨成粉……”

只见柳小婵一把抢过去,就要往嘴里扔:“我先尝尝。”

毛日天说:“我和你又不熟,为啥给你吃。”

柳小婵说:“我们很熟的,只是你不记得了。”说着就要往嘴里扔。

小雯动作也不慢,夺回来跳到炕沿上,手臂平伸,说:“谁先抢到谁先吃。”

毛日天一个箭步过去,伸手就抢。柳小婵不甘示弱,张开嘴就要咬,毛日天快了一步,直接张开嘴就把蛇胆咬在嘴里,柳小婵一口差点咬到他的脸上。

柳小婵不甘示弱,直接抱住毛日天的脖子,双腿盘在他的腰上,说:“你给我,不然我咬掉你的鼻子。”

毛日天嘴里叼着晒得半干不干的蛇胆,很不是滋味,但是真的不想千里之外带回来的就让柳小婵一口给吞了,白瞎苏小娅的一番心意了,干脆一伸脖子一瞪眼,直接就吞进去了。

柳小婵看着他的嘴,说:“你真的吃啦?”

毛日天张嘴给她看看:“吞下去了,你喜欢吃等我拉出来再说吧!”

柳小婵松开毛日天跳下来,埋怨道:“你真抠门,这要是放在以前,我要吃的你一定让着我,现在你失忆了,变得没有人性了。”

“你才没人性,人家千里迢迢带回来的,凭啥给你吃!”

毛日天感觉有些噎得慌,赶紧找了些水喝了进去。

柳小婵还不死心地问道:“好吃么?”

毛日天捂着肚子说:“有些发热!”

“烧死你。”柳小婵去一边了,白婧过来又问:“会不会有毒呀?”

毛日天只感觉肚子里有些翻江倒海的感觉,嘴里酸甜苦辣咸,无味俱全。他一听白婧这么说,赶紧坐到炕沿上,盘膝打坐,涌动身体的灵气,来调和翻江倒海的五脏六腑。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毛日天“咯”的一声打了一个嗝,一股腥味喷出来,白静和柳小婵都往后躲了几步。

毛日天睁开眼睛,说:“这东西真挺提神,我感觉好多了。”说着下地,穿上外衣,白婧问:“你要去哪里,不找银行卡了?”

毛日天说:“找什么呀,我的银行卡和支票都在二妮儿哪呢,我刚才也没话说回来取钱,要是说了二妮儿一定提醒我钱在他家呢。”

柳小婵说:“你的钱放他家干啥,咋不让我帮你拿着呢。”

毛日天说:“我把你吃了,走吧,回去,取钱,然后去兑酒厂。”

白婧心细,忽然问道:“毛日天,你脑子好啦?以前的事儿记起来了?”

毛日天这才一愣,站在地上想了想,一拍大腿:“是呀,我想起来了,我是在大海里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所以就失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