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章 发花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记忆忽然恢复了,随即想起来自己和杨咪的事儿,不由黯然,心说坏了,自己失忆的事儿杨咪不知道,本来就生气自己和陶三姐睡觉的事儿,现在自己在她面前又说自己湖山村有女朋友,这个醋瓶子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不过还好她现在没有啥危险了,不和自己相处对她来说也不施舍么大事儿,而自己也不习惯找个明星做女朋友,走到哪里都得像偷过人东西似的不敢见人。

大家往出走,毛日天还说:“一定是我徒弟送我的那个蛇胆起的功效,不然怎么会脑袋突然这么灵光!不过蛇胆会有恢复记忆的功效,我咋不知道呢?医书没有记载呀?”

提到蛇胆柳小婵又生气了,说:“早知道这东西这么好,我一口就吃了,让你一直傻啦吧唧的得了。”

毛日天说:“别后悔,一会儿我上厕所你跟着,说不定还能拉出一半来。”

柳小婵一脚踢过去,毛日天赶紧跑出去了。

大家上了面包车,柳小婵开车又往二妮儿家去,柳小婵余怒未消,说:“我又不是你的司机,给你开车要给我钱的知道么?”

“多少钱?”

“至少得买几个蛇胆给我赔罪。”

毛日天笑到:“看你馋的,你等着吧,我这酒厂开起来主打酒就是一种用蛇胆,到时候只怕知道你吐。”

一说到这儿,柳小婵忽然若有所思,说:“你把一条条蛇抓来挖胆?是不是太残忍了?”

毛日天说:“我哪有时间去抓抓蛇,可以搜购蛇胆。”

柳小婵忽然不说话了,想象着一条条小蛇被抓住割破肚皮挤出胆囊,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说:“我坚决不吃蛇胆了!”

毛日天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继续和白婧闲聊,问问村子里自己走后的一些事儿。

白婧和小雯都是孩子心,村里的事儿根本不放在心上,柳小婵一心想着吃,也只是知道村里又多了一家小吃,是那伙日本人开的。

日本人居然在这里做买卖。看来是有长久打算呀,在乡下开一个小吃能赚多少钱,远隔重洋过来开一个一天卖不了几个钱的小吃部,这不是掩耳盗铃么。

车到了二妮儿家门口,毛日天说:“我自己进去得了,你们等着我。”

毛日天推大门没推开,扒着墙头一纵身就飞跃进去了。

屋门也没拽开,大白天的把门插上干嘛?毛日天到了窗子下边,里边挡着窗帘,毛日天对着里边用透视眼看了进去,只见狗剩子在炕上躺着,二妮儿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小背心,骑在狗剩子身上,像骑马一样上下颠着屁股。

卧了个槽,不会这么旺盛吧?刚吃完早饭就来这个?

只听二妮儿一边运作还一边叨叨咕咕,毛日天竖起耳朵一听,就听二妮儿说:“让你做春梦,老娘让你精力耗尽,免得出去了再发花痴!”

毛日天听了不由“噗嗤”一笑,这不是狗剩子发花痴,这是二妮儿自己发花痴呢,二妮儿这个惩罚方式还真的奇特,狗剩子酒醉之下再泄了精气,看来这一天不能有啥精神了。

这种情况毛日天也不好打扰,在外边看了一会儿,感觉眼睛有些疼了,这才收了透视眼,心说,二妮儿你看平时挺稳当的,真的干起来还是骚劲儿十足的,要不是好哥们儿的媳妇,还真想和她较量一下。

毛日天出来,蹑手蹑脚开了大门,像偷东西似的溜出来,上了面包车。

柳小婵说:“你是要钱去了还是偷钱去了?咋像小偷似的呢?”

毛日天说:“二妮儿让我在外边等一会儿,十分钟以后再进去。”

“为什么?”白婧和柳小婵一起问,只有小雯自己玩着车窗上的窗花,不管什么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等一会儿再进就行了。”

柳小婵说:“莫名其妙,我自己去看。”

她下去进了院子,不一会儿,也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悄悄地上了车,坐在驾驶位置上,脸颊有些发红。

白婧问:“咋了,也让你等十分钟呀?”

柳小婵说:“别问我,问毛日天那个不是人的家伙。”

白婧哼了一声,说:“我自己去问二妮儿姐。”说着就要下车,被毛日天一把拉住:“等着吧,再有五分钟就行了。”

大家在车上坐着,过了也就五分钟左右,就听屋门一开,二妮儿的声音:“呀,大门咋开了,我记得我已经插上了!”狗剩子接着嚷嚷道:“不用插了,我得上班去了。一会儿你也得去,小毛都变傻子了,他的买卖还得靠着咱们两口子帮她了。”

毛日天说:“行了,可以进去了。”

大家下车往里走,把出来关门的二妮儿吓了一跳:“你们咋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

白婧说:“回来十分钟了,小毛和柳小婵都进来……”她还没说完,被毛日天一把抱住捂住了嘴。但是身后小雯接着说:“两趟了,大哥哥说你让十分钟以后再进去。”

二妮儿眼珠子一瞪,问毛日天:“你刚才跳墙进来过了?”

毛日天说:“别听小孩子胡说,我是来取我的钱的,这不兑酒厂的用钱么!”

二妮儿回头一看窗户下,雪地中一排大脚印子,正是毛日天的脚印。

再回头的时候,毛日天已经跑了,在大门口说:“柳小婵把我的银行卡拿出来!”

二妮儿气得直骂:“姓毛的你就缺德吧,把你的臭钱都拿走,别往我这儿放!”

狗剩子出来问:“咋了?”

二妮儿一脚踹过去:“滚!”

等柳小婵把毛日天银行卡拿出来,毛日天已经把车开出半里地那么远等着了。

几个人开车一起往牛尾巴村去了,一进村就有一个挂着斗大的酒字的烧锅。这个烧锅就是小酒厂的意思,是牛尾巴村一个村民牛二胖开的,转烧粮食酒,产量不大,不过销路也不错,也算是发了点小财的人。

但是这小子一发财就有些飘了,除了吃喝就是嫖赌,他老婆气得都要和他离婚了这才收了点心,最关键也是把挣来的钱快败坏光了,发誓不再赌了,和外边的女人也断了,这他老婆才原谅他,酒厂也不打算开了,准备兑出去,回家务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