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章 骚媳妇/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直接进办公室,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女人招待他:“你好先生,是来买酒的么?”

毛日天说:“我是来找牛二胖的,他在不在?”

长头发女人说:“哦,我俩是一家的,我是他媳妇,你有啥事儿就和我说吧。”

毛日天说:“我是来看你们厂子的设备的,我自己要开酿酒厂。”

一听要来兑设备,牛二老婆高兴了,赶紧带着毛日天里里外外地看,几间厂房的设备看完了,和毛日天说:“这房子是我们的,你要是有财力就都一并买下来,设备就不用动了,直接就可以出酒,工人都是这附近的村民。你要是钱不凑手,就只兑我们的设备,然后你每年给我三万块钱房租,这样都省事。”

毛日天说:“场地我自己有,就只要你的设备吧,你要多少钱?”

牛二媳妇说:“我算过了,所有设备我们买的时候是花了三百多万,现在虽然也不旧,但是毕竟不能当新的卖,你就给我二百万整数。”

毛日天笑了:“嫂子你这就不实惠了,不说你这三百多万有没有水分,至少你二百万要的也太高了,我给你一百万,你看怎么样?”

牛二媳妇一撇嘴:“兄弟,你这不是来兑设备来了,这不是占便宜么,我们这个酒厂不是不盈利的,是因为家庭原因才不想再做下去了,这个价已经是赔钱了,你就给一百万,我们赔的也太苦了。”

牛二媳妇说着把进设备的清单拿出来给毛日天看,连同这发票,一共三百三十多万,牛二媳妇果然没有说谎。

毛日天说:“既然这样,我就再给你加二十万,我这也是刚起步,赚不赚钱不一定呢,也不想投入太多。”

牛二媳妇说:“赚不赚钱就看你自己经营了,也不能从我的身上往下找平衡呀,我这已经够惨了,要不是自己男人不争气,我还不准备往出兑这个厂子呢!”

身后的柳小婵偷偷扯了毛日天一把:“你就给她二百万吧,反正你有钱,看着女人多可怜。”

毛日天瞪她一眼:“你以为我是福利院呀,谁可怜就给谁钱,这是做生意,你不砍价就是大头知道么?”

毛日天正和牛二媳妇砍价呢,价钱已经递到了一百五十万,牛二媳妇只给降下十万,一百九十万,少了一个子儿也不行。

毛日天把大拇指放在太阳穴上假装揉头,用了一下读心术,读到了牛二媳妇的心声,果然在想,至少一百八十万,少了真不能卖了!

毛日天刚要给出一百八十万的价格,这时候忽然一个男人风风火火跑进来,叫到:“大姐,快走,牛二哥不行了!”

牛二媳妇问:“咋了?”

男人说:“你就别问了,再不去最后一面你都见不到了!快跟我走。”

牛二媳妇一听眼泪就下来了:“大崔,你别吓唬我,到底咋了?”

别看牛二输耍不成人,但是牛二媳妇还是很在乎他的,要不然也不能因为挽救他把这么好的生意都不做了。

大崔说啥不肯说,只是拉着牛二媳妇往出跑。

柳小婵问毛日天:“有热闹看,咱们跟去么?”

毛日天说:“看看那去吧,能帮上忙还好讲价钱。”

柳小婵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势利了?”

毛日天说:“因为我现在是生意人了么!”

这几个人跟着出来,看见大崔带着牛二媳妇上了一辆丰田车,他们也赶紧上车,跟着丰田就开了出去。

到了一个屯子,一个大院外边围了不少人,一个老头在门口挡着,说:“谁也别进来,患者需要新鲜空气。”

毛日天认识这个老头是牛尾巴村的一个老中医,也姓崔,都叫他老崔头。

老崔头一看牛二媳妇来了,就说:“快进去看看吧,我们打过镇上120了,你男人这风流性子也到了头了。”

牛二媳妇赶紧问:“崔叔,牛二他怎么了?”

“缩阳了!”崔老头叹口气,“没得救了,我试过我的鬼门十三针都不管用!”

旁边的人有人说了:“在老蔫巴家缩阳?不用问,一定是和老蔫巴媳妇大喜鹊搞一起去了!”

只见外边墙角蹲了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不住地咳声叹气,毛日天认识他,他就是牛尾巴村有名的老实人,外号老蔫巴,他为人老实,但是祖上积德,前几年国家开道占地,把他的自留地占了不少,一下得了二百多万补偿款,这下子快三十岁的老光棍家里说亲的踏破门槛子。

老实人也有花花心,后来老蔫巴选中了这些女人中长得最漂亮的苇子沟的一个小寡妇,外号叫大喜鹊,因为她一嫁到婆家不到一个月丈夫就死了,所以别人都说她是扫把星,老鸹精。大喜鹊气不过,四处说进了他家是自己倒霉,男人没等碰她就死了,那是自己的福分,自己是喜鹊变的。所以后来得了个外号就叫大喜鹊。

大喜鹊对外号称结婚那天自己例假来了,之后又赶上肚子疼打吊针,所以男人没碰她就出车祸死了,以证明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但是她这样的一进门婆家就办丧事,好人家是说什么都不敢要她了,不好的人家他又看不上眼,所以她就一直那么单着,不过可没闲着,谁家有钱的人给她几个钱就可以睡她,她就以此为生了。

后来听说牛尾巴村老蔫巴有钱了,就托人说媒。要是放在以前,老蔫巴根本不在她眼里,老蔫巴自己也不敢想这么漂亮的女人能看中他。但是有钱了腰杆就硬了,在十几张候选人照片中选中了大喜鹊。

大喜鹊进门一开始还可以,和老蔫巴过了一阵子幸福生活,但是后来就有些嫌弃老蔫巴了,老蔫巴自己过光棍日子时间久了,染上了自己解决的恶习,久而久之,他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好用了,每次夫妻生活基本上三分钟就完事儿,还得有两分钟是前戏,基本上是爬上去就下来。

大喜鹊受不了这种折磨,就开始物色以前光顾过她的男人了,其中开酒厂的牛二就是其中一个。

【作者题外话】:昨天上传的时候卡住了,实在不好意思,每天万字更新,不会断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