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章 缩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俩人趁着老蔫巴出去办年货,就又在家温柔了一次,但是中途牛二忽然口吐白沫在她身上硬挺了,吓得大喜鹊赶紧推开他起来,一看他下边的东西不见了,躺在地上一个劲儿抽搐,吓得赶紧穿上衣服,这要是出了人命可不得了,顾不得羞耻了,赶紧把村医老崔头找来了。

大崔是老崔头的侄子,和牛二媳妇的妹子是朋友,一听说牛二不行了,就赶紧开车去找牛二媳妇过来,但是这种事儿他也不好当时说出来,就一直没说怎么回事儿,先把人找来再说。

大喜鹊一路上慌慌张张的找村医,吸引了不少人跟着过来,到门口都被老崔头挡住了,插上门进去检查一下,老崔头自称是鬼门十三针传人,总拿着一本发黄的针灸书说那是自己祖上传了九辈子的宝典,实际上他那本书是在夜市儿买的,回来自己研究一下而已,根本不正宗,用了几招不见效,就赶紧让大喜鹊打120急救了,他到门口开着门让病人通风,挡着好信儿的人不让进来。

这功夫老蔫巴也回来了,一看就知道咋回事儿了,气得出去蹲墙角抽烟去了。

牛二媳妇进去了,毛日天要进被老崔头挡住了,毛日天一扒拉他:“起开吧,再挡道我把你在夜市儿买书的事儿说出去。”

崔老头吓了一跳,自己在夜市儿买的鬼门十三针的医书没人看见呀!其实当时毛日天就在他身边了,不过毛日天从来没揭穿过他。

毛日天一进去,柳小婵白婧小雯都跟去了,老崔头被毛日天一说,有些魂不守舍,忘了把门了,看热闹的村民就要往屋里挤,这时候忽然有人大吼一声:“都滚犊子,回家看你你妈你爸缩阴缩阳去!”

大伙一愣,只见老蔫巴怒目横眉站在门口挡住了路。老实人发威也很吓人,谁也没见过他这么恐怖的表情,一时还真镇住几个,不过随即大伙的风言风语就来了。

有人说:“和我们急闹个屁呀?有本事把你媳妇揍一顿,都给你带了绿帽子了都不敢动一手指头。”

还有人说:“牛二在你家和你老婆玩的缩了阳,你说这得多大力气呀,我看你还是别要你老婆了,免得哪天把你的玩意也弄没了。”

更有人说:“他老婆多少天都不让他动一下,这是大喜鹊自己亲口说的,说他自己坚持不到一分钟就完了……”

老蔫巴听得七窍生烟,脸色由红到白,又白到红转换了好几次了,心里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发泄一下,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毛日天进了屋,一看牛二还躺在地上,老崔头没让人动他,怕他一下被动弹死了。

只见牛二上身穿这个小背心,下边啥也没有,真的啥也没有,不但裤子内裤没在身上,该有的家伙都不见了,溜平溜平的,大腿根四周扎着几根颤巍巍的银针,显然是崔老头扎上去的鬼门十三针还没拔出来。

白婧一看牛二没穿裤子,赶紧转过去了。柳小婵一看,也不往前去了,唯有小雯觉得好奇,看着牛二裆部问毛日天:“他是男人还是女人?”被白婧一把给扯走了。

牛二媳妇一看牛二的脸像一张白纸似的,呼吸急促,嘴里不住冒沫子,心里不知什么滋味,虽然生气,但是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哭着趴在他身上,哭喊着:“牛二你个犊子,你死了不要紧,扔下我和儿子怎么活呀?”

旁边大喜鹊还劝呢:“嫂子别伤心了,保重身体,我已经打过120了。”

牛二媳妇一个嘴巴打过去:“滚你妈的,你个贱人,你还我男人来!好好的人,咋让你祸害成这个样了?”

大喜鹊捂着脸扇一边去了,嘴里叨咕:“爱死不死,知道他这么没用,我才不碰他呢。”

毛日天看看牛二的状态,知道这就是平时纵欲过度,弄得身体阴阳失调,所以在一激动的时候出现了缩阳的状况,这种毛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治过来就和好人一样,治不过来就容易憋死,和抽风差不多。

根据古典医学理论和历代有关实践,现代中医常将缩阳症多由于肾阳亏损、命方火弱,阴寒内生,因寒性凝滞而收引,其症多突然起病,前阴凉冷,**内缩掣痛,**上窜,**及少腹挛急,甚则周身寒战发冷。

毛日天熟读医书,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儿,说:“这不过是普通的缩阳。不过要是等到120过来,恐怕就来不及了。”

牛二媳妇回头看看毛日天:“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柳小婵说:“现场有个大神医在,你们不求,舍近求远找120,120治不了的都得我们毛神医出马呢!”

“毛神医?你不会是湖山村的毛日天吧?”牛二媳妇还真的听说过毛日天的名头。

毛日天点点头:“我就是毛日天。”

牛二媳妇说:“早就听说湖山村毛日天医术很神奇,人却不怎么着调,又是养鱼又是养猪的,果然不假,你又想开酒厂了?”

毛日天笑到:“你对我的评价还挺高。”

牛二媳妇也觉得话说得冒失了,赶紧说:“小兄弟,你要真的是毛日天就快救救我家男人吧,只要你把我男人就救活了,我的酒厂给你都行!”

毛日天赶紧说:“言重了言重了,嫂子你冷静点说话,我不能白要你的酒厂,不过一百五十万不能再多了!”

牛二媳妇点头:“成,就一百五十万,回头我就和你签合同。”

大崔在一边说:“我看你们还是先救人吧,再聊一会儿牛二哥就没气儿了。”

毛日天说:“这事儿好办,他就是一口气儿没顺过来。”说着毛日天走过去,运起灵气照着牛二的肚皮狠劲儿拍了一巴掌,只听“噗”的一声,一条东西弹了出来,颤巍巍傲立在双腿之间!

紧接着,牛二“我的妈呀!”叫了一声,吐出一口气来,睁开了眼睛。

旁边的人都看傻了,柳小婵说:“敢情这家伙就是欠揍呀,早知道让我踩他一脚不就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