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章 不速之客/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要和二妮儿唱知心爱人,狗剩子说不听了可不行,大家一起起哄,二妮儿被柳小婵硬是扯起来推到毛日天跟前,这俩人就在大家掌声中,唱了一首知心爱人。

狗剩子看着一个劲儿摇头:“配合的一点都不好,一看就不是恋人!”

海老头说:“我看挺像。”被狗剩子连打了好几巴掌。

喝酒一直喝到天黑,一年到头难得有这么一天人聚的这么全,而且谁都没有正经事儿要做。

真闹得欢,忽然院子里“叮……当”响起了一声二踢脚的爆竹声,大家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这里距离村里有一段距离,所以村里放鞭炮的声影听着不这么清晰,这两声就在院子里窗户下,谁跑来放爆竹了?

柳小婵蹭第一下跑出去,抓紧一个人来,一声貂皮貂裘绒,笑语嫣然,正是前一段回了云海市的呆小萌。

狗剩子问:“你来就来呗,放炮干嘛?”

呆小萌说:“谁让你们喝酒不叫我了!”

二妮儿说:“谁知道你回来了,前几天不是说回家过年去了么?”

“哎,那是我哥的旨意,非要我回去陪他过年,老大不小了也不找个媳妇陪着他,总是让我回去,这回好了,我把他也拽来了,他说好了陪我到正月十五过完生日再走。”呆小萌说着就入了座,看看身边的一只看着她微笑不语的毛日天,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文明了,见到我也不打个招呼。”

“你好。”毛日天说。

“切”呆小萌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就夹菜,忽然抽了几下鼻子,眼睛盯着毛日天跟前的酒杯,凑过去又闻了一下,问道:“这什么酒?”

“白酒。”

“废话。”呆小萌拿起酒杯,尝了一口,然后又喝了一大口,啧啧两声,说:“好酒呀,真好喝!”

毛日天说:“好喝就多喝点,醉了好耍酒疯,正好大家没有节目看。”

呆小萌眯着月牙眼睛说:“哼,我说你装不了三分钟就漏原形吧!根本就不是斯文人,还硬要假装斯文。”说着,手在毛日天大腿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她打完了,白婧从一边搬了个凳子挤了过来,说:“我把你们隔开就好了,省着他欺负你。”明着是向着呆小萌,实际上是不想呆小萌离毛日天太近了。

大家落座继续喝酒,狗剩子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说:“我再给大家唱首歌吧!”

二妮儿说:“别着急,等大家吃完饭到院子里放鞭炮的时候你再唱。”

“为啥呀?”狗剩子瞪着两只醉眼问道。

“到时候只有鞭炮声,听不见你的声音,免得大家把醉舔杯吐出来!”二妮儿笑着说。

狗剩子很不高兴,:“哪有你这么糟践自己男人的,来,咱俩唱一个知心爱人,我唱的比小毛强多了。”

二妮儿说:“不行,我喝多了,唱不来了,气儿不够用。”

狗剩子又去拽呆小萌,呆小萌连连摇手:“这种老歌我唱不了,新歌还行。”

“那就唱新歌。你说唱啥咱们就唱啥。”

“恋爱达人会么?”

“不会。”

“复刻回忆你会么?”

“也不会。”

“这么老的都不会,我帮不了你了,自己唱去吧。”呆小萌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狗剩子又来拽小雯,小雯“滋溜”就钻桌子下边去了,狗剩子去拽柳小婵,柳小婵一瞪眼:“一边去,踢你呀!”

狗剩子气得插着腰问:“最后问一句,谁能和我唱?”

一个女人声音在门口响起:“知心爱人你会么,我和你唱。”

大家一起朝着门口看过去,一个很拄着拐杖的老女人站在那,一头银发,身形老态龙钟,但是脸上却很光滑,皮肤细腻,杏眼柳眉,倒是个美丽的老太太。

大家都认识,这是朱氏珠宝公司的总裁,再山下租住柱子家的朱老太太。

狗剩子一看,尴尬一笑:“知心爱人呀,嘿嘿,对不起,我不会。”

毛日天站起来,对朱老太说:“你好朱总,这么有空到我们这破地方来?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回家过年去了呢!”

朱老太太颤巍巍走进来,就好像弱不禁风一样,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不是真的,这老太太动起来比年轻人更加灵敏。朱老太太说:“老太太我本来是想回家去过年的,但是路途遥远,就不来回折腾了,让那些小辈的都出去玩了,只剩下我一个老婆子在这里,没有人陪,我就四处溜达,到了这里,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酒香,顿时就被吸引进来。”她说着就做到了毛日天身边,本来刚从桌子底下出来的小雯一看她坐这里,“滋溜”又钻进去了。

白婧坐在毛日天右边,朱老太太坐在毛日天左边,这俩人形成一个鲜明对比,一个年轻稚嫩,一个老态龙钟。

她这一闯进来,顿时就把气氛破坏了,得有一分钟,大家谁也没说话。

朱老太太说:“怎么了,大家不欢迎我么?”

二妮儿是个面子上的人儿,赶紧拿了一套酒杯过来:“哪里哪里,来者就是客,我们村的人都尊老,你就在这儿吃吧。”

毛日天低声说:“老太太,吃过饭就回去吧,你在这里,很多人都不自在。”

朱老太太嘿嘿一笑,说:“你咋这么不好客呢,以后我们还要多亲近呢。”

这时候外边车灯闪烁,有车开进猪场大院。

今天过年,狗剩子没让工人关门,里外挂着大红灯笼,和莲花湖鱼塘边上的灯笼遥遥相对,这样显着喜庆。所以来的车就直接开了进来。

毛日天他们往窗外看去,只见戴一龙个大长腿刀姐从车上下来,走了进来。

这么多不速之客到来,把刚才的喜庆场面都给一扫而光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说话。

毛日天站起来迎到门口,接住戴一龙,说:“戴老板,什么事儿光临寒舍呀,这里可没有大明星让你绑架呀!”

戴一龙阴森森的经典笑容挂在脸上,说:“你和阮氏秋银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和我无关,我是来找我妹子的。至少我妹子还把你当朋友,就不能让我进去喝一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