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章 大家的先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说完话就往里走,从毛日天身边挤过去了,刀姐看了毛日天一眼,等着他让路。毛日天根本没有让路的意思,刀姐也从他身边挤了过去,但是她胸脯比戴一龙高了很多,蹭在了毛日天的胳膊上,毛日天动了一下手臂,故意在刀姐的丰胸上一挤一压,气得刀姐差点要动手。

呆小萌一看她大哥来了,站起来说:“你怎么来了?”

戴一龙大马金刀往刚才毛日天坐的地方一坐,说:“我是来喝酒的,不欢迎么?”

没人吭声,二妮儿很不然地笑笑:“欢迎。”声音很低,显然是言不由衷。

呆小萌一捅戴一龙,低声说:“人家好像不是很欢迎你,喝一口就回去吧。”

戴一龙招呼毛日天:“毛兄弟,过来坐,我先和你喝一杯。”大有喧宾夺主之意。

柳小婵问道:“今晚是年三十,你们都没有家么?”

戴一龙看看朱老太太,朱老太太又看看刀姐,几个人相视一笑,说:“我们本就是一家,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戴一龙冲着大贺小贺还有几个工人说:“今天宴会到此结束,都回去吧,我们找小毛他们有些话要说。”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沓子红包,每一个都不薄,让刀姐分发给这些人。

这些人都看着毛日天,等他的意思。

毛日天知道即便是动起手来这些人也只能是累赘,就点头说:“好吧,大家都回家过三十儿吧,明早值班的过来把活干了就行了。”

这些人拿着红包乐颠颠地走了,用手摸也摸出来了,这里边的钱绝对是十张以上。

闲杂人都走了,戴一龙看看狗剩子夫妻俩。

狗剩子说:“我还没有红包呢?”

刀姐过去,给狗剩子和二妮儿每人一个红包,然后说:“走吧。”

狗剩子说:“我是这里主人,走什么走?”

二妮儿也说:“我还等着刷碗呢,我走了你刷碗呀?”说着就开始收拾碗筷,也不给戴一龙他们吃了。

毛日天本就不想让狗剩子和二妮儿参与这些事儿,就让狗剩子和二妮儿一起收拾碗筷,到厨房去收拾,准备晚上包饺子。

狗剩子正好看着戴一龙吓人到怪的,要是一会儿往回要红包就白得了。于是两口子把碗筷收拾到餐车上,推车就回厨房去了。

戴一龙说:“该离开的都离开了,现在都是有关的人了,我们说正题吧!”

毛日天说:“我们在家过年,你到我家来撵客人,过分了吧,红包发完了,你该走了,我们还要包饺子呢!”要不是看在呆小萌面子上,毛日天早就翻脸了。

戴一龙也不在意别人什么态度,看看柳小婵,说:“你是神婆梅姑的后人是吧?”

再看看白婧:“如果我们调查的没有错,你是虫婆婆的后人。”然后伸手到桌子下边一把将小雯拎了出来,说:“孩子,不要怕,虽然你的先人和我们作对,但是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只想请你带我们回你的家去看看!”

毛日天说:“就在今天晚上么?你们是病的不轻呀?大年三十儿跑到我家里来还要绑人,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呀?”

戴一龙冲着毛日天摆摆手,说:“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毛日天坐在戴一龙对面,倒要看看他说什么。

戴一龙对刀姐说:“去里屋把那个探头探脑的老头叫出来,他也应该听听。”

刀姐进了里屋,揪着海老头的后衣领子把他扯了出来,按在椅子上,海老头很恐惧地看看朱老太太,再看看戴一龙,说:“我不要红包。”刚要走,让刀姐又给按住了:“坐好了。”

戴一龙说:“人齐了,朱姐姐,是你说还是我说?”

朱老太太微笑说:“你来说吧。”

卧了个槽,啥时候这两伙变得这么谦逊有礼了?

戴一龙说:“其实我们在座诸位,大多的祖上都是又渊源的,柳小婵的先人,不管是你的师父还是祖宗,总之都称作先人吧,是五毒教的神龙使者。”

柳小婵吐了一下舌头,说:“我还以为多了不起的人物,不过是个使者呀,没有当皇帝的么?”

戴一龙接着说,指了指白婧:“你干妈本人就是五毒教的百足使者。”

白婧默不作声,对于这个,她早就知道。

戴一龙指了一下身边站着的刀姐,说:“这位大家也认识,她叫刀岚,是五毒教天蝎使者的后人。”

柳小婵又一吐舌头,说:“怪不得你的大长腿像一条大尾巴一样,原来是蝎子后人!”

戴一龙再指了指身边坐着的朱老太太:“这位朱姐姐不用问,自然就是天网使者小朱了。”

戴一龙的眼睛像两道灯光一样照过去,落在缩头缩脑的海老头身上,说:“你到底是不是金蟾使者的后人我始终没有弄明白!说你是,你又什么本事没有,说你不是,你的种种迹象,又像足了癞蛤蟆。”

海老头一下跳起来,说:“我才不是癞蛤蟆,我是来自东海……的一个渔民而已。”本来声音挺高,但是在戴一龙犀利的目光下,他声音逐渐变低,又坐了下去。

毛日天问道:“你说这个是癞蛤蟆,哪个是神龙的,请问你是哪位的后人?”

戴一龙呵呵干笑两声,说:“我的父亲是当年崇祯皇上跟前的第一带刀护卫,官封二品,叫做戴天宗!”

呆小萌疑惑地说:“不对呀大哥,你吹牛了,咱们老爸怎么会是几百年前的人?”

戴一龙说:“你别打断,我还没有说完。当年老爸的确是在皇上跟前当差,并且很受皇帝信任,他和国师九煞道人也是十分交好。但是后来九煞道人拿了长生丹,自己不敢服用,皇上也不敢服用,却让老爸和公主试药,老爸从那一刻就明白,在皇帝眼里,没有人是他朋友,每个人都是被他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所以从那天起,老爸就开始留有自己的心眼了。”

毛日天终于听到了不同版本的长生丹说法,这时候静静看着戴一龙等他说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