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章 看相/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老太太盯着狗剩子看,说他像当年的金蟾使者,狗剩子问:“金蟾使者是个什么官职,有没有村长大?我妈就说我上辈子一定是当官的投生的,因为我小时候除了吃啥也不想干。”

戴一龙一听朱老太太这么说,站了起来,走到狗剩子跟前,仔细地看。

狗剩子被他定的发毛,说:“大哥,你不用这么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戴一龙忽然伸手去抓狗剩子的手脖子,旁边一只手伸过来挡了一下,狗剩子趁机一出溜就跑一边去了,说:“看看就行了,这咋还动手了呢?”

戴一龙一看是毛日天挡开了自己的手,两个人同时问道:“你要干什么?”

毛日天又说:“说归说,别伤害我朋友。”

戴一龙皱眉说:“我为啥要伤害他,我是想看看他的特异之处,你学过医,我也学过,但是我和你学的不是一个路数,是人是鬼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只要你让我来算你的身世,我可以算出你前生今世。你信么?”

毛日天说:“那你先看看我的前身是谁?”

戴一龙伸出手来,说:“我在麻衣相门呆过二十年,你的手给我看看。”

毛日天犹豫一下,但是觉得这时候退缩到好像是怕了他一样,就把手掌伸了过去。

戴一龙捏着毛日天的手,细看掌纹,然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自己叨咕:“我就知道你天生异相,不是普通人,但是……该不会吧?你的前生,应该是杀人无数的魔头,你脾气火暴异常,甚至影响了今生的脾气,你是不是时不时地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发疯发狂?”

毛日天不由暗自佩服,这个戴一龙果然有两下子,自己确实有过很多次发狂的表现,自己始终不知道为了什么,听他这么一说,难道是自己上辈子戾气太重了,所以到今生还没有消退干净?

这时候一边坐着的朱老太念念叨叨起来:“相有天定,世无预作,人之生也,未可知也。形貌皮肤,质行神心,骨骼气色声音,乃至天命地势人力,焉山翁嗟夫,世人无有能预知者。非神异以秘授,岂尘凡之解推?医、相二术,同源而出,医者有神农尝百草,相者有伏羲辨万人,于是乎,二术各得其道。而欲知相之前定者,非禀赋异常之士不能知,然后秘授以此书者,又岂世俗等下之人所能推解哉?”

毛日天知道这是《义山公录开篇》的一段话,曾经在老爸的书架上看到过这本书,这段话讲的就是世间万物包括人的相,都是天定的,没有一个人的相是他自己预定预知的,所以,万物之相都存在一定的玄机,这里面的玄机,只有那些学识过人、最够聪慧的人才能参悟出来。古时候的医学和相术同源同出,神农尝百草然后才验证了各种草药的功效。而伏羲分辨无数的人,才有了对相术的理解。

朱老太太说这个,大概就是要捧戴一龙几句的意思,不过她像念经一样说出来,除了戴一龙和毛日天看过《义山公录开篇》之外,别人谁也不懂她在干什么。

毛日天说:“你说的情况我还真有过几次,不过你说的太笼统,还能说详细一些么?”

戴一龙说:“我看你双目如炬,脉搏如潮,身体有使用不完的力气,并且你的力气……慢着……”戴一龙脸色变得凝重,说,“看来你真的吃了神龙珠,你不但自身强壮了,能人所不能,还可以输出本身灵气,治病救人,难怪你的医术这么厉害!”

他说到这里,毛日天赶紧把手抽回来,说:“你也太神了吧?”

戴一龙说:“在晚清时候,我曾是嵩山一代麻衣派掌门,我的相术如果不准,怎么能服众。”

柳小婵一听,跳过来伸出小手说:“你来看看我的,上辈子我是不是公主?”

毛日天说:“公主好像不太可能,说公猪差不多,你的食量太大了。”

戴一龙拿着柳小婵的手,左看右看,又用手探她的脉搏,说:“从一个人的相上是看不出上辈子是什么人的,不过可以推算而已,你也是骨骼清奇,绝不是凡类,而且……”戴一龙好像是拍看错了一样,又仔细看看,然后再说:“你有变异的迹象,你身体皮肤纹理和脉搏的变化来看,你和蟒蛇的基因很接近!也难怪,你是神龙使者的后人,说不定有什么机遇就得到了突变的因素。”

听他这么说,毛日天彻底服了,不是服他别的,这人的相术真的不是一般境界了,柳小婵自己已经给她检查过好几次了,但是没有觉得她哪里不对,戴一龙不知道她吞吃神龙,居然看看脸,看看手就能知道她有变异的迹象。

这时候就听屋门“咣当”一声,大家回头看去,窗外海老头撒开小短腿,一路奔着莲花湖跑去。

柳小婵说:“湖面都结冰了,老头这一回要往哪里躲?”

眼见着海老头消失在茫茫白雪中,毛日天知道它是害怕戴一龙看出他是老王八变异的。

这时候戴一龙又看向狗剩子,狗剩子一看戴一龙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而且毛日天也说他看相很准,就把手伸了出来。

毛日天逮住他的手,上下观察了一下,摇头说:“这就是一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手了,朱姐姐你是不是看错了?”

朱老太太说:“我和金蟾使者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在一起那么久,对他的一言一行,都有很深的记忆,这小子如果不是他的传人,也会和他有莫大干系,你再看看。”

戴一龙伸手搭住狗剩子的脉搏,闭着眼睛细品,点头说:“他的脉搏有变化,已经不是人类的脉搏了……”

狗剩子惊异地问:“不是人类了?那我是哪一类了?”

戴一龙双目如电,盯着狗剩子看,把狗剩子看的直发毛,抽回手说:“不用你看了,你看我的眼神咋好像我偷了你媳妇一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