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章 夫妻情重/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都是小孩子说法,我小时候和村子里的小姑娘玩过家家,叫我老公的人多了,连二妮儿还叫过我老公呢。”

柳小婵瞪他一眼:“那你还真不要脸!”说完就跑了,又出去打雪仗去了。

毛日天拿着手机放大来看,左看右看,隐藏在凤凰展翅的图案中一条条细线果然就是一副地图,但是没有标注地名,根本看不出是哪里。

这几天毛日天把酒厂和猪场都安排的妥当,然后就自己潜心研究柳小婵身上的地图,有时候手机上感觉不是很清晰了,就把柳小婵叫进来再看看。柳小婵后来只要毛日天一招呼她,她进屋就转过去,外衣一脱,小衫往上一撩。撅着屁股弓着腰,等着毛日天来看。

毛日天研究多日,总感觉这幅图不是山里的地图,而是一副迷宫之类的图,有很多地方的标注好像是机关所在,就问柳小婵她师父有几幅地图,柳小婵说:“地图多了去了,但是师傅经常看的就两幅,一幅大的一幅小的。大的是山川河流,后来师父说都记住了,就毁了,然后把小图刺到我身上,把小图也毁了。”

毛日天推断,有可能是那幅大的是九煞道人的位置所在图,这幅小的恐怕就是九煞道人布下的机关图,但是神婆从哪得来的这么详细的图呢?

这段时间戴一龙他们也没有什么动静,戴一龙和刀姐雷豹这几个主要人物都已经走了,留下一些手下整天无所事事,应该就是留下来监视村里动静的。

朱老太太也走了,这里留下的是一个老头,朱老太太的大儿子,朱老大自己在这住着,就好像一个打更老头一样,一天天除了在院子里转转,不怎么出来。

倒是那些小日本,每天还是那么热闹,有时候也进山里去,不过不过夜,都是当天进去当天就回来。

天气一天天转暖,毛日天的酒厂知名度越来越高,杨大虎申请扩建厂房,毛日天也批准了,并且提议让杨雪过来帮着经管一下账目,杨大虎自然乐得合不拢嘴,他这个时候真的希望杨雪和毛日天好了,看着毛日天的生意日进斗金,他眼珠子都红了,这要是毛日天变成自己的姑爷了,这买卖不就和老杨家的儿一样了么!

但是此时的杨雪和毛日天都已经淡定下来了,相互见面也说话,但是不多说,两个人心里彼此惦记,但是谁也不说出来,杨雪还在生毛日天的气,而毛日天有他的想法,现在局势不稳定,要是和杨雪走得太近,很可能她就会变成敌人要挟自己的一个筹码。

所以俩人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杨大虎看着是干着急。

这一天,毛日天闲着没啥事儿,到酒厂溜达完了,又到猪场这边。

虽然叫猪场,但是这个院子里并不养猪,野猪都在煞子沟里边呢,这个院子出了办公室和职工宿舍,再就是磨饲料的厂房。

这段时间抓紧野猪春季配种工作,技术员和狗剩子都在猪场住着呢,二妮儿不愿意自己在家,也在猪场里来住了。

昨晚狗剩子和技术员给一头野猪接了生,几乎一夜没合眼,回到宿舍就睡着了,二妮儿吃过早饭,把账目拢了拢,回头去宿舍招呼狗剩子起来吃早饭。

只见狗剩子光着膀子骑着被子睡的正香,二妮儿想要给他盖被子,过去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狗剩子后背上也起了几个大疙瘩,有小指甲大小,用手一按,里边软乎乎的像是有水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毛日天进来了,二妮儿赶紧招呼毛日天来看。

毛日天过来用手捋着狗剩子的后背,用灵气输入,想要给他消肿化瘀,但是那些疙瘩散去以后,还是有很红的印记,去除不干净,怕是以后还会起来。

二妮儿看着眼泪都下来了,问毛日天:“你说狗剩子会不会真的变成癞蛤蟆呀?他最近总是有意无意的‘咕嘎’一声叫唤。”

毛日天这时候也有些发蒙,狗剩子要是因为吞了癞蛤蟆大怪物的胆汁而中的毒,时间这么久了,那一定是侵入骨髓了,自己可以用灵气帮他暂时增强免疫力,但是能不能痊愈,真的没有把握!

二妮儿见毛日天不说话,转身出去了,站在外屋抹了半天眼泪。

毛日天再次用灵气给狗剩子消肿,狗剩子被电醒了,回头一看毛日天跪在他身后,俩手按在自己光着的脊梁上,吓得翻身就要起来:“小毛你干啥?咋还偷着摸我呢?”

他要往起爬,被毛日天一下按住,趴在炕上,毛日天说:“别乱动,一会就好了。”

狗剩子怒道:“我才不答应你呢,我和你二十年朋友你居然玩我,这么做对得起二妮儿么?我不做对不起二妮儿的事儿!”

毛日天用一条腿压着狗剩子,两手按在他的后背上,说:“少在这胡说八道,我再给你排下毒,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狗剩子说:“排毒也不用这么动硬的吧?你要是捅我后边我可不饶你!”

毛日天说:“我捅你后边干什么,我要捅也是捅二妮儿。”

狗剩子怒道:“你敢动二妮儿咱俩朋友就没得做了,我还要揪断你的十八厘米!”

毛日天说:“我就是打个比方,谁说真的动二妮儿了。”

狗剩子说:“打比方也不行,你这个比方打得对二妮儿很不尊重!”

二妮儿本来已经止住眼泪了,听了屋里俩人的对话,狗剩子时时刻刻护着自己,眼泪又下来了。

毛日天忙活了好半天,狗剩子的后背疙瘩算是消了,只剩下一点点浅浅的红印。

毛日天回到鱼塘宿舍,大贺在这里忙活半天了,河水就快化冻了,要做好开工的准备了。

第二天一早,忽然手机响了,是狗剩子打来的,声音都变了:“小毛,快来,二妮儿进山了!”

毛日天一听,赶紧起来穿了衣服往猪场跑,只见狗剩子穿着个大裤衩子拿着手机满地转悠呢。

毛日天问:“二妮儿哪去了?”

狗剩子把一张纸条递给毛日天,毛日天一看,上边写着“老公,你的毛病我看小毛也治不好了,我去山里找那个有长生丹的老道,好好求求他,或许他会大发慈悲,送给我们一颗。等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