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章 擦屁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手上帮忙,嘴里直叨咕:“真服了你了,就你的屁股金贵,看一眼都不行。”

“就不给你看!”二妮儿说。

“那狗剩子看不看?”毛日天问,

“也不让看!”

“虚伪,谁信呀!”毛日天说。

帮着二妮儿脱完了裤子,毛日天俯身抄着她的腿弯和后腰抱起她,在二妮儿的指挥下往前走了几步。

“往左一点,再往左,好,往下放,行了!”

把她正好放在两摞石头上,毛日天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二妮儿说:“你别站我后边,没有安全感,你到我前边去,站在我能看得见的地方。”

毛日天用脚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二妮儿说:“错了,你越走越远了,再往回来,站我前边。”

毛日天往旁边一迈“噗通”一声跌进水里去了。这湖水边缘就很陡,进去就没影了,吓得二妮儿赶紧大叫,但是苦于自己站不起来。

毛日天身子一落水,马上就踩水游上来了,同时扯开了脑袋上的衣服。

他在水里一露头,二妮儿就放心了,说:“不许偷看,从别的地方上来。”

毛日天本来就浑身乏力,二妮儿还这么难伺候,气得不听她的,就要从二妮儿跟前上岸,二妮儿吓得赶紧俯身捡起石头子来丢他:“走开,快点,不许上来!”

毛日天一看她那紧张样,自己要是真的在这里上岸,她一着急都能跳起来,就转身向别的地方游去。

游出十几米远上岸,毛日天累了个够呛,爬上来趴在地上休息一下,也不敢回头看二妮儿,站起来往一边走去。

二妮儿在身后喊道:“你去哪?别走远了!”

毛日天没好气儿地说:“撒尿去!”

“那你走远点!”二妮儿说。

毛日天拎着二妮儿的衣服往前走,绕过几棵大树,前边离开温泉湖水,就越走越冷了。再往前走出一里多地,毛日天的湿衣服都已经结冰了,毛日天四下看看,两侧还是立陡立崖的悬崖峭壁,最可气的是距离地面的几十米都像刀切的一样光滑,根本上不去,遥遥向前边看去,前边不远就是尽头了,像两边一样,依旧是看不到顶的悬崖。

毛日天当时见到二妮儿落崖,一鼓作气趴下来,现在别说他身上的灵气耗尽了,得需要时间恢复,即便是有灵气在身,这几十米的光滑石壁他也上不去,而且就算上去了,往上爬会不会像下来时候那么幸运,处处都能找准落脚点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毛日天只好往回走,走了不远,就听见二妮儿在大声呼叫自己。

毛日天一惊,怕二妮儿遇到危险,拼尽全力就往回跑,转过大树就看见二妮儿还稳稳当当在石头上坐着呢,日天才松一口气,看看快到跟前的时候,相距十米开外,二妮儿赶紧举起一只手掌说:“停!站在那别动!”

毛日天问:“你要干嘛呀,大呼小叫的?”

“废话,尿完了不得起来么,我还能坐在这里不动呀?”

毛日天说:“好,是不是还得把头包上才能过去?”

“对了,不过还有一点小事儿……”二妮儿弱弱地说。

“啥事儿,有话说,有屁就……说吧。”毛日天本来就心烦,被二妮儿一折腾更不耐烦了。

二妮儿一听毛日天这个态度,也生气了,说:“不用你了,你走远些,我能站起来就站,不能站起来就坐死在这里算了!”

毛日天哪能和她一般见识,只好说:“行了,我的好姐姐,好嫂子,你有啥事儿就和兄弟说,只要兄弟能办到的,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这行不行?”

二妮儿“噗嗤”一乐,说:“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就是……你能不能给我找点纸来?”

“干嘛?”

二妮儿红着脸说:“刚才干等你不回来,我不小心又拉出点屎来,急需一张纸来擦屁股。”

毛日天一听也乐了:“就这么点事儿呀?”

“嗯。”

“可惜,办不到呀!这荒山野岭你让我找石头满地都是,找纸,恐怕比找金子都难!”毛日天双手一摊,作无奈的表情。

二妮儿皱眉头说:“找不到你就想办法呀?我总不能不擦屁股就穿裤子吧?”

毛日天想了一下,拿起手里二妮儿的外罩,“咔嚓”一声撕下一只袖子,说:“用这个吧,质地柔软,纯棉编织,比厕纸更更爽滑!”

二妮儿气得直瞪眼,但是也没办法,自己拉屎,总不能撕人家毛日天的衣服吧。

二妮儿说:“你闭上眼睛走过来递给我吧,不许睁眼呀!”

毛日天低头拾起一块石头子包在袖子里,然后对着二妮儿扔了过去:“接着。”

袖子落在二妮儿跟前,二妮儿俯身捡起来,用右手拿着,抬头看看毛日天:“你先转过去!”

毛日天只好转了过去,用后背对着她。

二妮儿擦完了屁股,用那只破袖子把地上的粑粑盖上,然后才招呼毛日天:“现在你用衣服把眼睛包上,过来抱我过去,我的腿都麻了!”

毛日天一边把脸又蒙上,一边叨叨咕咕:“大姐,你这要是在家,狗剩子肯定不会想我这么有耐心伺候你!”

二妮儿哼了一声,说:“狗剩子比你强多了,每天晚上都强烈要求给我洗脚,他自己的脚都不天天洗!”

毛日天一想也是,狗剩子就是那个贱样。

毛日天试探着往回走,问:“二妮儿,要是掉下来是我摔断了腿,你会不会这么伺候我?”

二妮儿想了一下,说:“我一定会比你伺候我更加细心地伺候你!”

毛日天忽然一交跌倒,说:“完了,我的腿也断了!”

他一摔跤,二妮儿还真吓了一跳,但是他这么一说,二妮儿知道他在开玩笑,一石头子打过来,骂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开玩笑。

毛日天笑着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二妮儿忽然说:“小毛,我咋总感觉这山谷里有人在盯着我们呢?”

毛日天一把扯下蒙脸布,问道:“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