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章 男人更怕羞/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调侃二妮儿,二妮儿气得给了他一巴掌,毛日天把她抱在怀里,无处可躲,说:“二妮儿你可真是不知好歹,我这么伺候你你还打我,要是哪天我动不了,你伺候我的话,还有我的好么?”

二妮儿笑到:“你要是动不了,最好连嘴也动不了,你不说话,我就不会生气,就不会打你了。”

毛日天说:“嘴动不了,不会嚼东西,岂不是要饿死?”

二妮儿说:“我宁可嚼着喂你。”说到这儿,脸忽然红了,一下低下头不说话了。

毛日天把她放在草垫子上,见她还不抬头,就用大拇指顶着太阳穴,对她用了个读心术,只见二妮儿的脑海中有一副图画,上边是自己,而二妮儿的脸凑过来,正要吻自己,但是看看她的嘴一动一动,在嚼东西,原来是在想像嚼东西像喂小孩一样喂自己吃饭。

毛日天不由一笑,她还当真的了。正要收了读心术,忽然看见二妮儿在想:她一把抱住了毛日天的脖子,两人嘴对着嘴,吻在了一起,相互抚摸着。

毛日天吓了一跳,收了读心术,看见二妮儿的脸更加红了,毛日天惊叫道:“你想要非礼我?”

二妮儿浑身一抖,抓起草棍打过来,骂道:“臭小子,胡说什么?”

毛日天赶紧笑道:“是我在瞎想,我忽然想到你喂我吃饭的场景!”

二妮儿“呸”了一声:“想得美!”

毛日天偷偷低笑,也不敢说自己会用读心术,这种事是万万不能说的,要是说出来会没有人和你做朋友的,都会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你的。谁愿意和一个知道自己每一个想法的人交往呀,谁的内心没有一些隐私,谁的心里没有过比较罪恶的想法,具心理学家统计,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男人幻想过和身边的其他女人做那件事儿,不论这个女人是他的亲戚还是朋友,还是老婆的朋友。百分之九十多的女人幻想过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在一起。这样的想法有时候其实就是一闪而过,自己娱乐一下自己,不代表这个人肯定会出轨,但是在想的时候身边坐着一个会读你想法的人,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儿呀!

毛日天走开了,寻找登山的路径去了。

这几天二妮儿的腿已经不那么疼了,不用给她输入灵气抗击了,灵气基本已经恢复了,原地蹿高都能跳起两米有余了,但是面对光秃秃的峭壁,还是上不去,有一次爬到五十多米高,但是再往上去有全是光面,甚至还是延伸出来的倾斜角度,根本没有办法攀爬,除非肋生双翅,此时毛日天好羡慕小雯,可以凌空飞翔。

第二天,第三天二妮儿根本没有大便,每次都是只撒尿,毛日天都感到奇怪了,和二妮儿说:“姐姐,你可别挑兄弟的理,我平时就是口无遮拦,有口无心的,我就是和你开开玩笑,你可别介意,别往心里去,别闷在心里不说话,有话你就和我说,有屎的话你就拉,可别憋坏了自己。”

二妮儿捂着肚子说:“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味,我是不想上厕所,但是这两天真的没有呀,我的肚子都疼了。”

毛日天说:“那我给你看看吧,你有毛病咋不和我说,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医生了。”

二妮儿说:“这里又没有设备,没有药的,有什么办法!”

毛日天说:“那你就错了,设备我是天生带着的,至于草药这里山谷虽说不全,但是也有很多呀!”

毛日天过来,伸手奔着二妮儿的小肚子去了,二妮儿吓得一躲,但是随即明白毛日天是要给他看病,这才又把肚子挪了回来。

毛日天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用灵气捋顺,捋着捋着,二妮儿忽然说:“别碰我了,你快走开。”但是没等毛日天起身呢,二妮儿已经忍不住了“呯呯”的放了两个响屁,二妮儿的脸就像是涂了油彩一样火红,都不敢看毛日天了,说:“别揉了,你快一边去。”

毛日天说:“好点没有,要不现在去拉一泡?”

二妮儿一推毛日天:“我让你走开些,你听不懂呀?”她自己都闻到屁味了,这个脸谁丢得起呀!

毛日天只好站开一点,说:“你我皆凡人,谁能不放屁,有什么好害羞的!”

二妮儿说:“少说废话,就是不让你在跟前。”

毛日天笑到:“这要是狗剩子在跟前你是不是就不这么害羞了?”

二妮儿说:“人家是女人么,谁会想你们男人一样,不知羞耻。”

毛日天说:“谁告诉你男人不知羞耻了,理论上来讲,男人更加怕羞的,比如说你们女人那个地方痒痒了,马上就会去医院,让医生看来看去的。男人要是那里痒痒了,挠破皮了不愿意去医院。”

“瞎说,要是男医生我们女人也不会让他检查的。”二妮儿说。

“我们男人有毛病,就是医生是男的,也不愿意让他看来看去的。”毛日天说,“心理学家都研究过,男人比女人更注重面子,怕丢面子的。所以男人在一起吃饭都争着买单,而女人这种想法就很低了,很坦然地接受别人买单。”

二妮儿生气地说:“你不用拐弯抹角的了,你的意思就是你比我要脸,我的脸皮厚是不是?”

毛日天赶紧解释:“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好了,我不和你说了,真服了你们女人了,一说不过人家就开始胡搅蛮缠。”

二妮儿生气地说:“你走远一些,我不用你伺候我了。”

毛日天也生气,转身就走,说:“我以后有了老婆也不会让她对我大呼小叫的,你又不是我老婆,我才不伺候你了。”

走出老远,毛日天想一想自己都笑了,可能是在山谷里出不去压力太大了,咋还和一个小孩子一样,耍上小脾气了。二妮儿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又是狗剩子的老婆,哪能和她一般见识。

想一想又害怕二妮儿生气,忙转身回来了,但是还没到跟前,就见二妮儿拖着两条腿,拄着两块石头,用力地朝着那边摞起来的石头爬过去,那两摞石头是她的马桶,奔那里去,一定是又内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