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章 抱在一起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妮儿被毛日天一把抱住,推出了火堆,毛日天自己的脚却被烧得通红,不一会儿就起来一个大水泡。

二妮儿看得心疼,说:“疼不疼呀,再让你闹起来没完!”

毛日天坐在地上,用鱼骨刀挑破水泡,说:“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果然,眼见着那个破皮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好了,皮肤虽然还稍微有些红,不过看上去就好像是好几天了一样。

二妮儿疑惑地说:“怎么回事儿,你的伤怎么好的这么快?”

“抵抗力高。”毛日天说。

二妮儿说:“其实我早就想问你,我记得以前我爸摔断过腿,打石膏打了好多天,然后还瘸了好久的腿。但是我的腿摔断了,被你那么一揉一捏的就不疼了,而且好的这么快,是什么原因呢?”

毛日天笑到:“那还用问,当然是我的医术高了。”

二妮儿疑惑地说:“我见过很多断腿断手的人,哪个也没有好的这么快的,难道你的接骨手法真的很高么?”

毛日天说:“那你以为呢,是你的抵抗力也高么?”

二妮儿点头:“或许吧,我们俩抵抗力都高,要不然这么高摔下来咋都没死呢!”

毛日天说:“大姐,你是摔下来的,我可是为了救你自己爬下来的。”

二妮儿说:“是呀,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是不是想要点人情呀?你说,要我怎么报答你?”

“以身相许……”

“再说一遍!”二妮儿一瞪眼睛。

“以身相许……就不用了,以后我上你家,想吃糖饼的时候,你别烙葱花饼就行。”

二妮儿噗嗤一笑:“就这点要求,可以满足你!”然后托着腮又开始犯愁,我俩倒地啥时候能出去呀!

到了晚上,毛日天用柴禾把火堆的火拢旺盛,回头对二妮儿轻声说:“我也怀疑有人在暗中窥探我们,今晚我在你身边保护你。”

二妮儿被他说得有些发毛,四外看看,除了火堆跟前,漆黑一片,时不时地传来鸟叫虫鸣,显得更加瘆得慌,就点点头说:“好的,但是你不能进山洞。”

毛日天跟着二妮儿到了山洞跟前,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二妮儿进去,睡卧在草垫子中,见毛日天就那么脸朝外坐在洞口石头上,问道:“你不睡么?”

毛日天说:“古有关二爷千里走单骑护送嫂子,今天有我毛十八厘米守夜不睡觉,保护嫂子,你说我伟大不?”

二妮儿笑到:“人家千里走单骑凭的是本事,你要是总不睡觉,多大本事也受不了呀!”

毛日天说:“你睡吧,我在外边守着,困了自然就睡了。”

二妮儿和毛日天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只见毛日天还在洞口坐着,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天气凉的很,一阵阵风吹过,毛日天的衣裳在风中飘动,二妮儿有些不忍心了。

这要是在湖边睡的时候,有着温泉的温度,还不算冷,这时候距离湖边远了,初春的季节,晚上还在零度左右,坐在夜风里不动,要是常人早就不行了,即便是毛日天有神龙珠的灵气护体,也不仅有些寒意。

二妮儿招呼毛日天:“小毛。”

“嗯,醒啦?”

“你进来睡吧,外边冷。”

毛日天此时真的有些困了,一直望着湖边的火堆,这时候火堆都已经变成炭火了,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他也疲倦了。

在二妮儿又招呼了两句之后,毛日天说:“好吧,我就眯一会儿,暖合一下就再出来。”然后进了山洞,就躺在二妮儿的一边,和二妮儿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

毛日天躺在这里,忽然感觉身上一阵凉,打了个哆嗦,说:“娘的,难道感冒了,不会吧,老子抵抗力超高的人呀!”

二妮儿看见毛日天宽厚的后背对着自己,忽然打了两个冷战,知道他这一夜在洞口冻了个够呛,就身子往前出窜了一窜,贴在了毛日天的后背上,手从他腋下穿过去,抱住了毛日天,说:“傻小子,冷坏了吧,别乱动,我帮你暖合一下。”

毛日天只觉得软绵绵肉呼呼的一个身子贴在自己后背上,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同时二妮儿的嘴就在自己脖颈后边,吹气如兰,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年轻气盛火力旺,在这山谷里已经呆了这么多天,白天也就好了,夜晚这么静,忽然有一个女人抱着自己,毛日天哪受得了这个,身子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二妮儿说:“别瞎想,我只是帮你暖合一下,睡吧。”

本来毛日天自己躺一会儿还真能睡着,但是被二妮儿这么一抱,闻着她的体香,哪还有睡觉的心思呀,而且十八厘米悄然抬头了。

毛日天在心里一个劲儿叨咕:“别瞎想,别瞎想,二妮儿是狗剩子媳妇,不应该属于你!”

二妮儿倒是好心,抱着毛日天一开始是帮毛日天取暖,后来毛日天的身子渐渐地比她体温还要高了,俩人算是相互取暖了。

就这样二妮儿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毛日天却没睡着,躺累了转了个身,脸朝上躺着,二妮儿迷迷糊糊的做梦,以为回家了,又是抱着狗剩子睡觉,手自然而然往下移动,竟然放在了毛日天的十八厘米上边。

毛日天一抖,本想把二妮儿的手挪开,但是这种感觉是在是舒服,就没动,过了一会儿,二妮儿的大腿也骑上了毛日天的肚皮,手臂紧紧抱着他,把脸拱在他肩膀上,贴的毫无缝隙。

毛日天终于受不了了,手在二妮儿的大腿上抚摸了几下,但是忽然想到了狗剩子,这要是狗剩子知道自己这么摸他媳妇,一定会和自己拼命!也不一定,说不定找个地方偷偷大哭一场。自己可不能做着不是人的事儿,赶紧起来!

他要往起站,但是二妮儿抱得很紧,根本不松手,毛日天要是硬把她的手掰开,就怕弄醒她,于是又忍受了一会儿,二妮儿被他动了几下,有些半睡半醒的样子,忽然说了一句:“小毛,你的东西真的十八厘米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