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章 丑老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愣,老实回答说:“是我和狗剩子俩人量的,其实准确滴说是十八点五厘米,但是狗剩子非说是十八厘米。”

二妮儿又说:“狗剩子总说你是吹牛!”

毛日天说:“他是嫉妒,我俩一起量的,他的只有十二厘米。”

等了一会儿,二妮儿没有动静了,发出轻微鼾声,毛日天才知道原来二妮儿是在说梦话。娘的,睡觉都想知道老子鸡牛子有多大,看来当初狗剩子说全村老娘们儿都在讨论自己的鸡鸡有没有十八厘米,看来还真的不是唬自己,连他自己老婆对这个都很感兴趣。

毛日天轻轻拉了一下二妮儿的手,发现她抱得已经不那么紧了,就掰开她的手臂,从她怀抱里钻出来,轻轻走到外边,仰天看看,月朗星稀,深呼吸几下,空气凉爽,渐渐冷静下来,对着草丛撒了一泡尿,清醒多了,暗自赞叹自己又挺过来了,没有乘人之危,去骚扰好朋友的老婆。

早晨二妮儿醒来的时候,毛日天就已经烤好了一条鱼,等着和她来吃呢。

二妮儿揉着眼睛问:“昨晚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咋不知道?”

毛日天笑到:“你睡得那么死,估计把你抬走卖了你都不会醒。”

“是么,我睡觉那么死么?”二妮儿赶紧上下衣服看了一眼,再看看毛日天,意思很明白,自己睡的死,看看有没有被毛日天怎么样。

毛日天白了她一眼,说:“我要是那样的人,还用等你和睡着了么?”

二妮儿“哦”了一声,心里居然感觉有些失望,问道:“小毛,我先问你一件事儿,你如实回答我。”

“好说,尽管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毛日天一边烤鱼一边说。

二妮儿整理一下衣服,拢了拢头发,问道:“小毛,你说我漂不漂亮?”

毛日天回头从头到脚看看二妮儿,又从脚到头看了一遍,二妮儿见他不说话,怒道:“就那么难回答么?”

毛日天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老婆,以前我就知道你是我嫂子,我哪有好好看看你,你这么问我,我就一定要仔细看看了。”

二妮儿见毛日天这么认真对待自己的问题,点点头说:“那你看吧,认真回答我。”

“转个圈看看,对对……嗯,再撅起屁股我看看!”

“滚,我不是和你闹的,说正经的。”

毛日天坐在那,用一只手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二妮儿,说:“说真的嫂子,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还没注意,你真的很漂亮!”

“骗我没有?”二妮儿怀疑地说。

“绝对没有!”毛日天举着一只手对天说,“我发誓,你的长相五官精致,眼大嘴小鼻子俏,你的皮肤光滑白皙没污点,你的身材前凸后翘没毛病,虽然现在衣服破了点,但是如果这样拍一张照片,完全可以掀起一阵穿乞丐服的新潮。”

毛日天一翻夸奖,夸得二妮儿脸都红了,不好意思地笑到:“油嘴滑舌的,难怪哄得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

毛日天一笑,也不分辨,心说,我要是只用嘴哄人,估计也没谁会喜欢我。杨雪,杨咪可都不是听人花言巧语的人,李颖更不是。

俩人这次吃了半条鱼,又把鱼挂在树棍上,然后毛日天拿起鱼骨刀,说:“走吧,我们再去找一些青藤来,绳子做的越长越好。”

二妮儿站起来跟着毛日天走,过了那几棵大树,转过一个山坳,前边就是郁郁葱葱的青藤林木了。

二妮儿刚要过去扯青藤,毛日天一拉她,说:“走,回去!”

“干嘛呀?不弄青藤啦?”

毛日天说:“我还是怀疑有人在暗中窥探我们,故意把那只烤鱼挂的高高的,咱们杀个回马枪,看看有没有人偷吃。”

二妮儿说:“你不是说是掉到地上老鼠叼走了么。”

毛日天说:“这叫缓兵之计,不要打草惊蛇,我本来打算昨晚抓贼,但是昨晚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今天再来个回马枪,看看能不能有收获。”

二妮儿想起在水里看见的那张丑脸,不由打了个冷战,说:“那我也得找个趁手的兵器。”

毛日天拾起一根棍子,用鱼骨刀削成尖形递给二妮儿,说:“用这个扎老鼠足够了。”

两个人悄悄走了回去,在山坳转过去,借着那几棵大树的遮挡,远远地朝着火堆那边看过去。

这一看俩人还真的吓了一跳,果然火堆旁边蹲了一个人,这人看背影身材不高,蹲在那里低着头,肩膀不住地动,估计是在偷吃烤鱼。

毛日天蹑手捏脚地走过去,二妮儿远远跟着他,把手里尖锐的木棍举在胸前,全神贯注盯着那个人影。

毛日天在走到距离那个人影三四十米的时候,那人忽然身子一抖,回过头来,看见毛日天回来了,并没有惊慌,而是咧嘴一笑。

他这一笑,反而把毛日天吓了一跳,这小子长得太丑了,一看就让人有一种想揍他的感觉。

这人一头乱发,一脸的胡茬子,邋里邋遢的一身破衣服,手里端着那条烤鱼,吃的满嘴是油。

二妮儿一扯毛日天说:“我在水里看见的就是他!”

毛日天怒道:“你他妈什么东西,干嘛偷我的鱼?”

毛日天这一开口说话,这个丑老头忽然间吃了一惊,慢慢收了笑容,眯着眼睛弯着腰走过来,像是仔细打量毛日天,一直走到他的跟前,毛日天身高一米七八,这个老头顶多一米六八,他再弯着腰,从下往上看毛日天,就好像孩子仰望大人一样。

毛日天俯视着这张丑脸,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老头并不回答毛日天问话,只是自己自言自语,摇着头说:“太像了,离得远了没看清,真的很像,但是年轻了一些,你的胡子再长一些就更像了。”

毛日天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胡子拉碴的扎手,问道:“你别叨叨咕咕的了,我在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丑老头说:“小伙子,你长得不错,据我观察,你的人品也不错,面对这么肉呼呼的一个小娘们儿,在一起住了好多天,居然并不动心,问世间能有几人!要是换做是我,这女人就是亲爹的媳妇,我也是先上了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